時尚

可口男孩 Eye candy
Vogue 2018/10/10 00:00
撰文 許麗玉
Photographed by Lee Shou Chih
STYLIST DAVID LAI, HAIR TIM, MAKEUP JIA WEI

漂亮的臉孔,鮮明的特質,他們的身上一半是男孩,一半是男人,新世代的可口男孩們,各自用不同方式,表述著自我的色彩,他們所創造的,不僅是屬於自己的舞台,同時是屬於這個時代特有的印記。

畢書盡
曾經在最低潮的時候,他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裡,因為堅持,到如今慢慢站穩腳步,畢書盡想以自己親身經歷告訴大家,不要被自己打敗,有目標、有夢想,就勇敢的去做,不管結果如何,至少盡心盡性。

畢書盡會開始唱歌是因為爸爸,爸爸一直在台灣、大陸、日本、香港等地工作,所以爸爸很少出現在他小時候的記憶裡,有一天,距離上次見面隔了三、四年吧,爸爸來到韓國,帶著媽媽、弟弟和他,一家四個人第一次去KTV唱歌,那時候的他一直聽爸爸唱歌,一直看著爸爸唱歌,小小心靈中萌生出一個念頭:我要像爸爸,他希望聽到人家說你像爸爸,於是他決定了要學習爸爸的唱歌。從這個想法開始,唱歌慢慢變成了自己的喜歡,從國一開始,一切靠自學,在床上用籃球打自己的肚子,然後就啊啊啊這樣的發聲,早上起來打開窗戶就對著外面大尖叫,叫完之後才準備上學,然後一個禮拜進KTV八次,不斷不斷的去練習唱歌。高中時候在學校組團,擔任主唱,和朋友一起玩音樂、寫歌創作,然後他來到了台灣。問他除了父親的原因之外,為什麼喜歡音樂、喜歡唱歌,他說因為我是一個不太會用語言表達自己的人,而唱歌,可以把我的想法、我的心情,說出來,可以用唱歌來感動人,可以讓人開心,也讓自己開心。
畢書盡性格有點自閉,不怎麼愛笑,尤其到了一個比較陌生的地方時,就會選擇安靜,安靜到讓人覺得這人是不是有憂鬱症,他專注的時候常常面無表情,有時粉絲們就會默默的去問他說,你今天心情不好啊,是不是在生氣,他楞了下,沒有啊,我只是不笑而已;很多人看到他的鏡頭時會覺得說,不能笑一下嗎?為什麼都是臭臉。真的是因為沒有什麼好笑的啊。他有點無辜的說。
現在其實已經比之前幾年好了太多太多,剛來台灣那時,才剛開始學中文,不僅沒辦法貼切的表達自己,也常常聽不懂別人說的話,害怕說錯話,乾脆就不說話,至今總算中文有了跨越式的進步,慢慢有了自信,人也變得比較鬆了。
遇到挫折時候就沮喪,會把自己埋進負面的情緒裡,然而性格中那種一旦開始,總要繼續往前走的堅持,不斷的給他力量,他從零開始,一步步走到現在,他想用親身的經驗告訴大家,不要害怕,有夢想、有目標就勇敢去做。


畢書盡的藝名是Bii,兩個i意味著
兩個我,畢書盡形容自己是個
神經病,對很多事情總是會比較
矛盾的去看,想得很多,常常弄得
自己很累。他的全人充滿矛盾,
AB型、巨蟹座,左手吃飯左手畫畫,
寫字卻是用右手;在熟悉的環境中
很愛聊天,愛開玩笑,一旦碰觸
陌生,就安靜的讓人覺得這人是不是
有憂鬱症,舞台上舞台下是兩個他,
而這兩個他,都是畢書盡。
印花上衣、駝色大衣(Vers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