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碧昂絲 親口跟你說 beyonce in her own word
Vogue 2018/10/20 00:00
編輯 孫心怡
文字整理 Clover Hope 翻譯 顏慧儀
FASHION EDITOR TONNE GOODMAN, HAIR NEAL FARINAH, MAKEUP SIR JOHN FOR MARC JACOBS BEAUTY, SET DESIGN DAVID WHITE

誕下龍鳳胎的心路歷程、對外在形象的釋然與接受、對孩子們的期許、為黑人族群發聲的殷切,還有誰比碧昂絲本人更適合講述碧昂絲的故事?

懷孕&接受自己的身體
我生完第一胎後,相信當時社會大眾對我的身體的觀感是正確的。我給自己壓力,要在3個月內瘦回懷孕前的體重,而且還規劃了一個小型巡迴演唱會,來督促自己達成目標,現在想來還真是瘋狂。後來雙胞胎出生以後,我的想法就改變了。
生下露米和西爾時,我的體重是218磅。之前我因為患了妊娠毒血症,超過一個月的時間都躺在床上安胎。後來我和孩子的狀況有些危急,因此緊急做了剖腹手術。接下來好幾週,我們都待在新生兒重症病房。我先生真的是像軍人一樣強悍,對我來說也是很強大的支柱。看到他展現了毅力並成長為真正的男人,也成為我的好友以及孩子的父親,真是令我驕傲。當時我一直都很忙亂,直到幾個月後才安定下來;所以我可以理解所有有過相同經歷的父母親的心情。
經歷過剖腹手術以後,我覺得我的身體變得有點不太一樣。那是一個大型手術—不知道我這麼說大家是否能理解,但這手術就是必須把我的內臟都移位,再移回去,因此我需要一段時間讓身體復原。在恢復期間,我很關愛且照顧自己的身體,開始覺得身體變成這樣的曲線其實也是挺不錯的,也接受身體的狀態。6個月後,我開始為科切拉音樂節做準備。有段期間我只吃蔬食,戒了咖啡、酒精和果汁飲品。我耐心等待身體的變化,也很喜歡身體的豐滿線條,當然我先生和孩子們也都很喜歡。
我覺得不管是男性還是女性,都應該正視並欣賞自己身體的自然美。這就是為什麼這一次拍攝照片時,我除去了假髮和接髮,僅上少許妝就上鏡。
目前我的手臂、肩膀、胸部、大腿的線條還是頗豐滿。我的小腹有點突出,但我也不急著把它消除掉;我覺得這樣其實還蠻自然的。等我想要練出6塊肌時,我就會開始瘋狂健身,順便消除掉我的大屁股。不過現在,即使小腹有點突出,我也還是覺得挺自在的。

開啟一扇門
我們總是透過狹小的窗口去看這個世界的模樣,但其實我們應該接受更具種族多元色彩的不同觀點。這就是為什麼我指定這一次拍攝的攝影師是這位23歲、天賦異稟的Tyler Mitchell。
21年前我投入演藝事業時,人們告訴我,我不可能登上雜誌封面,因為黑人當封面的話通常都不好賣。但很明顯的,那根本就是個迷思。我不僅達成非裔美人登上Vogue雜誌封面,還是有史以來第一個由非裔美人攝影師拍攝的封面照。
我很想要替那些年輕的藝術工作者開啟一扇門。對他們來說,進入這個行業時會遇到太多文化跟社會上的阻礙,而我希望可以為這個領域帶來一些變化,也希望替那些覺得自己的意見不受重視的人們,提供一個新的觀點。
如果那些掌權者始終只雇用或啟用長得跟自己一樣,歌聲跟自己一樣,出身於自己生長區域的人們的話,他們永遠也無法理解跟自己完全不同的體驗。他們會持續雇用同一批模特兒,製作的也是同一種類型的藝術品,啟用同一批演員,而我們所有人都會失去更多的可能性。社群媒體最美好的地方就是在於民主的一面。每個人都可以發言。每個人的聲音都可以被聽到,而每個人也都可以用自己的觀點來改變這個世界。
碧昂絲摘掉接髮,頭頂手作鮮花頭飾拍攝Vogue美國版九月號封面大片,掌鏡這組照片的攝影師是年僅23歲的Tyler Michell,他也是Vogue美國版創刊126年以來,首位拍攝封面的非籍美人攝影師。
花冠頭飾(Phil John Perry for Rebel Rebel)
耳環(Erickson Beamon)
項鍊(Lynn B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