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許魏洲 生了一張叫時尚的臉
GQ雜誌 2018/11/30 12:00
張愛玲說過:「成名要趁早。來得太晚的話,快樂也不那麼痛快。」許魏洲高中就組了兩個Band,更是國標舞高手,青春毫不虛度,而憑《上癮》紅遍兩岸三地時才21歲。但他成名早卻未必痛快,因為是同志題材而被當局限制曝光,整起事件只用了24天,他才發了光就被裹上隔熱紙,當時沒人能預測許魏洲下一步往哪裡走。不過他正如西方諺語所言:「是金子,就會發亮!」
這次我們飛到北京採訪許魏洲。在蓬勃的中國娛樂產業下催生出的一眾小鮮肉裡,許魏洲未必是最紅的一個,卻有本事頻獲高奢品牌招手。官方邀請出國看秀、當代言人,演唱會上各家服裝一套套換、雜誌封面一本本拍,時尚資源多到滿出來。如果你還不認識他,請快點跟上。
「小鮮肉」是近年流行起來的新詞彙,在近年的中國,被公認的「小鮮肉」的男星成為國際時尚大牌搶進中國市場的關鍵角色。23歲的許魏洲,毫無疑問的青春無敵,是這片欣欣向榮的小鮮肉群裡頗具代表性的一位,Louis Vuitton、Givenchy、Dunhill 等大咖品牌邀他飛到巴黎、米蘭看秀,同時是Fendi的推廣大使,Coach中國區代言人。出道兩年,影劇與音樂作品不算多,時尚履歷已洋洋灑灑,一張帥臉去年被刊登在至少22本時尚雜誌的封面上,即使擺弄的姿態各異,每張直視鏡頭的無畏表情都昭示著:他不只生對了臉,更生對了時代。

標:真實 最無敵的利器
2017年至少有20個時尚品牌宣布了中國大使或代言人,許魏洲在今年1月拿下Coach首位男士產品全系列中國區代言人。有人把許魏洲開外掛般的時尚資源,歸因於有個人脈豐沛的經紀人。經紀人李昊說的直接:「說真的,關係我搭好了,品牌不喜歡你也是白搭。」他認為許魏洲的魅力主要來自性格真實,接地氣。「不會裝,他像大男孩一樣地跟你聊,說錯了也好,挺真實的。包括採訪,不會說要先看提綱再想好怎麼回答,就是真實的第一時間反應。」於是問許魏洲有沒有特別喜歡的品牌?他說:「Coach啊。」是在試卷的空格裡填上標準答案的意思,「沒法說別的,」一副好孩子的語氣。這答案無論是否真實,起碼道德。
翻開這個才23歲小鮮肉進影壇前的履歷,高中就組過搖滾與重金屬兩個樂團,主司吉他,能唱能作曲,再在此之前,還練過10年以上拉丁舞,可見高顏值背後還是玩真材實料的。
問許魏洲覺得自己為什麼受到粉絲喜愛?他說:「因為帥啊!」然後一臉萌的笑起來,完全不需要謙虛,青春就是最大的資本。他簡單穿著T恤搭牛仔褲出現在拍攝現場,看上去隨意而輕鬆,說自己就是個普通男孩,穿著大方得體就行了。「早上比較著急來,我隨便一穿就來了。」
我們原本預計先到場做準備,讓他晚點到,但他還是準時前來,理所當然的語氣說:「應該的。」這讓人想起關於他的一個事跡。那是他參加一場音樂頒獎禮,6個小時下來接近尾聲時,台下其他明星的座位基本都空了,只有許魏洲還端坐在位子上。神情看上去有點像坐在教室裡聽課的學生,而這堂課是他特別有興趣的科目一樣。

標:踩煞車 反而能看清自己
許魏洲離開校園才是去年的事。2016年演出網路劇《上癮》將他推上風口浪尖時,他還只是中國戲曲學院裡一個熱愛搖滾樂的學生,喜歡Linkin Park,夢想是畢業後找份工作,休閒時能持續練團。「當時接這個戲就覺得是個機會,沒想那麼多,給我劇本時什麼都不懂,當作一個實踐學習的過程吧。」後來《上癮》掀起熱潮,首播日就創下千萬人次點擊,沒人預料到一部新人擔綱的校園同志劇能收獲如此巨大的成功。但這部現象級熱劇卻在24天後,因題材敏感遭官方勒令下架,並限制因戲爆紅的演員們出現在螢幕上。做為男主角的許魏洲首當其衝,人生宴席上少年得志的滋味還沒嘗夠已換了一道菜,叫世事無常。
「我覺得有坎坷是好事,對一個藝人來說,如果只是一味爆紅,周圍的人會捧著你,無論是什麼人,他都會膨脹。所以一個人盡早地認識自己愈好。有一個這樣的自我認知,才能夠把事情做好,走得更遠,不然遲早翻船。」演戲的路暫時走不通了,他索性專心音樂事業。前後發了兩張專輯,開過兩次巡迴演唱會,憑藉《上癮》打開的海外知名度,從北京、上海、深圳,一路唱到曼谷跟首爾。在出席一場音樂獎時,許魏洲說過一段話:「有人說,許魏洲能唱歌嗎?我就發布了我的專輯。有人說,許魏洲能唱好歌嗎?我就開始了我的亞洲巡迴演唱會。有人說,許魏洲在國外開演唱會票能賣出去?我就在首爾、曼谷開了幾千人的演唱會。」
如今許魏洲在時尚領域攻城掠地,但唱歌和演戲還是他最熱衷的事情。他聊起了河正宇。這位韓國影帝級人物是他最欣賞的演員,《與神同行》應該是他最為人熟知的作品,但許魏洲能從他10年前的作品往下數。「他演技好,有感染力就不說了,公認的。但我看到他做為演員的那股執著,跟自己較真的那股勁,特別欣賞。因為他演戲的時候是在跟自己抗爭,一個演員能做到這點,去逼著自己去完成演戲上的目標,是非常有毅力的。」

標:做音樂 隨心所欲是夢想
音樂上呢?他說Linkin Park,去年在上海的演唱會上特別唱了樂團的歌〈One More Light〉向已故的主唱Chester致敬。「因為從做樂隊開始就是聽他們的歌,然後看了現場演出,覺得音樂做到這個樣子太厲害了,特別牛逼。」
一般容易以為許魏洲這樣的偶像明星,音樂不過充作宣傳的媒介與成名的途徑,但許魏洲私底下玩的音樂有點硬,屬於旋律死亡金屬,高中時就開始組樂隊,後來校園演出已經不能滿足他了,就唱到上海的地下酒吧。當然,如今要求一個偶像歌手表演這樣類型的歌,確實強人所難了些,於是你會在MV裡看見他十足暖男地唱著:「你麥芽糖般的笑容,連哭都像雨後的彩虹。」或在舞台上煞有其事的樂隊編制排場下,一身紅皮衣,昂揚唱著:「我要的力量,我要的夢想,腳下的路一直在遠方。」描繪的世界太甜美而安全,似乎離他嚮往的音樂有段距離。但他仍願意在主流規格的音樂裡偷渡一點搖滾的思想。「不是說每首歌都要做得特別搖滾,只不過我想向大家傳遞正能量的音樂,讓大家感受到積極向上的東西。」我們舉了《GQ》上一期的封面人物蕭敬騰為例,能在個人發展之外,仍組了樂隊表達另一種音樂理想。
他同意:「我覺得像蕭敬騰這樣是非常好的狀態,可以不顧一切玩自己想玩的。其實他已經做到『我做我自己喜歡的音樂,你愛聽不聽。喜歡的話,我也喜歡正好,你要不喜歡,不聽無所謂,我自己喜歡就好。』到這種狀態是我嚮往的。我覺得以後吧,可以到達這樣隨心所欲做自己音樂的程度就OK了。」

標:每一個轉折 都是寶貴人生經驗
對許多人來說,23歲才正要開始尋找人生向上的階梯,許魏洲卻已經攀過第一個高峰,他自認如今心態很老成,碰到很多事情不再像以前一樣情緒波動太大,淡定許多。
「比方剛開始出道的時候,演唱會前特別緊張,手也不知道放哪裡,渾身都難受。在北京第一次簽唱會,上台一個小時,下台根本不記得剛才講了些什麼,大腦一片空白。之後開了幾次演唱會,去了首爾、曼谷,還有深圳、上海,一下子就熟練了,不再那麼緊張,也就更能放開自己,享受舞台了。」
舞台下呢?公眾視野裡的許魏洲跟私底下有何不同?他像是被撩撥起來,頗富興味地反問:「你認為我是怎麼樣的呢?」我們現場感受到的,還是比較陽光、積極的樣子。他說很多人第一次見他都覺得他特別高冷,或許是時尚雜誌上都把他拍得比較酷。「我還是挺隨意的人,沒偶像包袱。覺得把工作做好最重要,別的都是次要。工作需要就另當別論,私底下就做自己吧。」而私底下的自己最享受的事情是工作完回到家裡,靜靜洗澡的時候。「就靜靜的洗,一直沖水,放空自己。」
那討厭的事情呢?他想了一下,「其實我也沒怎麼討厭的事情。」無憂無慮的少年就是值得羨慕。但如果回看人生至今,覺得影響最大的事件或時刻?原以為他會回答是演出《上癮》,但他認真想了後,輕輕跳過什麼似地說:「其實很多這樣的瞬間,比方說我從初中到高中,當時報考了上海戲劇學院附屬中學,才開始接觸藝術方面的東西,日後才會報考戲曲學院,繼續學表演,然後接演戲劇。所以每個轉折點其實又互有關聯,但最終把握在自己手裡。」
那後悔過什麼決定嗎?「從來不會。基本上目前都是好的,雖然我是天秤座很猶豫,搖擺不定,但在大的事情上我做好決定就不會更改。我覺得人生轉折點對每個人來說都是特別重要的,一定要好好斟酌。」


許魏洲 Profile
英文名:Timmy Xu
暱稱:洲洲、洲喵
生日:1994年10月20日
星座:天秤座
身高:185cm
體重:60kg
專輯:《光 Light 》《THE TIME》
網劇:《上癮》
電視:《愛情進化論》
電影:《電競也瘋狂》《素人特工》
品牌代言:Coach區中國代言人

想看更多許魏洲玩心大發的現場反應,請上GQ 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