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他們的衣物老伴
GQ雜誌 2019/01/20 12:00
男人購物習慣已經算是保守,很少會買脫離自己舒適圈的物件,但在這個時尚跑得比噴射機還快的年代,品牌一波又一波地誘惑消費者,難免會追求當下的流行或今日的潮流。 然而,許多時候今年當紅的樣貌,過了兩三年後,會讓許多主人覺得「天啊,當時怎麼會穿成那個鬼樣子」。相對的,有一群人很清楚知道自己穿著的特色,也知道某些Timeless設計可以穿很久,遠遠勝過稍閃即逝的商業市場炒作,這些可以保留很久的經典,成為他們穿搭中最忠實的伴侶。在男裝變化如此大又如此豐富的現今,讓我們聽聽到底是哪些服飾,能陪伴這些男人這麼多年,還依然時髦? 朱平 肯夢創辦人
農夫也可以很有型
城市人對田園的想像可能是詩和遠方。朱平不囉嗦的直接在台東買下一塊地,蓋了房子,每個月在那裏當上幾天農夫。
戴著黑框眼鏡,頂著招牌白髮,69歲的朱平看起來精神奕奕。西裝外套是Issey Miyake,香港買的,價格忘了,總之不便宜。但他計算著已經穿了10年,等於除上3,600天,一天頂多幾塊錢。「好東西值得付多一點錢。」購物不太考慮價格,因為知道自己不會買很貴的東西。「我沒有買Maserati,等於我有了三百多萬可以支配,所以根本不要考慮其他了。」他想,男人總需要一件黑色西裝外套,就不會過於正式的,只要懂得搭配合適襯衫,就足夠應付各種場合。但比起這件西裝,如今朱平更常穿的是他務農時的褲子。
他拿出一條Boss的綠色休閒褲,上面幾處有明顯補丁,朱平在台東時就穿著它下田工作。褲子其實買了很久,早於他決定去台東種稻,更早於他認識女友Ming 之前。他算了算,至少20年。當時褲子表面有層特殊塗料,看上去有種油亮質感,吸引朱平買下了它。「有人問我說什麼叫Style?我會說,你每買一樣東西,都要有一個原因去買,這就是風格。」多年後,當Ming從朱平的衣櫥裡再挖出這條褲子時,外面的潮流已經容不下這類寬大的褲型。Ming幫他拿去修改得合身一點,朱平才又開始穿。直到十多年前在台東買了地,他發現褲子布料上的特殊處理「因為塗了油料,所以在農地裡鋤草、走路,不會再被咬人草這類植物沾上,而其他類褲子總被黏得一塌糊塗。
朱平樂得從此只穿它,卻也因此經常破損。幾經縫補,褲子看上去像個功勳彪炳,卻又傷痕累累的人。「也不是捨不得它,只是目前找不到這種材質的了。」
朱平給我們看了一張他在田裡的照片,背景一望無際的綠,朱平的綠色Boss長褲塞在Hunter墨綠長筒雨鞋裡,長袖上衣是飽和的藍色。即使在無人拘束的地方,朱平仍然堅持打扮自己。「德國工人多有型,義大利警察制服多漂亮,台灣的Professional也可以有風格。裝扮好會更有自信,工作上就更有熱情。」
葉裕清 空間設計師
用時間淘洗出經典
1994年葉裕清結束一段婚姻,為此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減重,從100減到80公斤,然後告訴自己:「我要去買Prada。」
Prada店裡人聲鼎沸,葉裕清形容就像是「菜市場」。等有人過來招呼時,他手上已拿了10件衣服,試穿後毫無猶豫地說:「我通通要。」每件都穿得下這事讓他開心,還當場買了個包,好裝入那些衣服。店員問,需不需要把衣服送到入住酒店?他說:「不用,我現在要去機場。因為我就是飛來買衣服的。」
那是葉裕清最奢侈的一次旅行,剛恢復單身,擁有了理想體型,不介意飛一趟米蘭犒賞自己。他指著身上黑色V領毛衣,就是當年的戰利品,其他幾件至今也常穿,完全沒有過時的問題。「那時代的Prada,為什麼能設計出這麼多沒有流行概念的東西?」而不流行的東西,浸泡過時間後還能用,對葉裕清而言就是經典。
他喜歡時間的痕跡。包括毛衣上蟲咬的破洞,牛仔褲的補丁,以及原本是杏白色,如今則難以定義的愛馬仕牛皮包。該款包出了大、小兩種尺寸,他都買,小的送給女兒。18年來,葉裕清只用這個牛皮包。「我覺得太好用,也沒看到更想買的,所以它一直跟著我。」帆布製的肩背帶已經換過兩次,估計很快需要換第三次。他「愛」物卻未必「惜」物,有些人對待包包小心翼翼,葉裕清隨手就丟在地上。「我不希望它被很保護地用,不管是什麼東西,用壞了就修理,我的衣服補丁的太多了,不只有牛仔褲。」
牛仔褲葉裕清只穿Levi’s 501,並且要是1972年前生產的,嫌後來改款的不對味。小時候家裡一個美國大兵的房客,離開台灣前留下衣物,其中包括一條啟蒙他的501牛仔褲。「小學時拿到它,當我能穿已經初中了。」直到大學他才知道有二手專賣店,買到了夢寐以求的老Levi’s,也從此回不了頭。前年Levi’s宣布找到世界僅存一條30年代為女性設計的最老牛仔褲401。他寫信告訴對方說:「我這也有,而且狀況更好。」這也是葉裕清迄今收藏最昂貴的牛仔褲。至於多貴?他說:「不要問,太貴了。」並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 葉裕清 空間設計師
用時間淘洗出經典

1994年葉裕清結束一段婚姻,為此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減重,從100減到80公斤,然後告訴自己:「我要去買Prada。」
Prada店裡人聲鼎沸,葉裕清形容就像是「菜市場」。等有人過來招呼時,他手上已拿了10件衣服,試穿後毫無猶豫地說:「我通通要。」每件都穿得下這事讓他開心,還當場買了個包,好裝入那些衣服。店員問,需不需要把衣服送到入住酒店?他說:「不用,我現在要去機場。因為我就是飛來買衣服的。」
那是葉裕清最奢侈的一次旅行,剛恢復單身,擁有了理想體型,不介意飛一趟米蘭犒賞自己。他指著身上黑色V領毛衣,就是當年的戰利品,其他幾件至今也常穿,完全沒有過時的問題。「那時代的Prada,為什麼能設計出這麼多沒有流行概念的東西?」而不流行的東西,浸泡過時間後還能用,對葉裕清而言就是經典。
他喜歡時間的痕跡。包括毛衣上蟲咬的破洞,牛仔褲的補丁,以及原本是杏白色,如今則難以定義的愛馬仕牛皮包。該款包出了大、小兩種尺寸,他都買,小的送給女兒。18年來,葉裕清只用這個牛皮包。「我覺得太好用,也沒看到更想買的,所以它一直跟著我。」帆布製的肩背帶已經換過兩次,估計很快需要換第三次。他「愛」物卻未必「惜」物,有些人對待包包小心翼翼,葉裕清隨手就丟在地上。「我不希望它被很保護地用,不管是什麼東西,用壞了就修理,我的衣服補丁的太多了,不只有牛仔褲。」
牛仔褲葉裕清只穿Levi’s 501,並且要是1972年前生產的,嫌後來改款的不對味。小時候家裡一個美國大兵的房客,離開台灣前留下衣物,其中包括一條啟蒙他的501牛仔褲。「小學時拿到它,當我能穿已經初中了。」直到大學他才知道有二手專賣店,買到了夢寐以求的老Levi’s,也從此回不了頭。前年Levi’s宣布找到世界僅存一條30年代為女性設計的最老牛仔褲401。他寫信告訴對方說:「我這也有,而且狀況更好。」這也是葉裕清迄今收藏最昂貴的牛仔褲。至於多貴?他說:「不要問,太貴了。」並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
詹仁雄 鬼才製作人
男人的穿著,其實就是時間的積累
初見詹仁雄,就像《康熙來了》主持人給他的暱稱「雅痞詹」般,無論是身上的Prada皮衣、Jil Sander喀什米爾圍巾,還是腳下那雙伴他走過高原與荒漠的Visvim 帆船鞋,每一項都是大有來頭的經典單品。

但如果要說到與物件之間的故事,詹仁雄告訴我們非手上的這支腕錶莫屬。這支腕表與詹仁雄同年誕生,是他十幾年前在ebay上偶然找到的。「男人會在某個時間點突然上愛上買錶,我觀察這通常會在老婆懷孕的時候,因為那時的男人很迷惘,對人生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從購物中排遣空虛。」明年即將屆滿半百的詹仁雄說,其實很多品牌的經典系列像是勞力士的Daytona,也都差不多跟他同個年紀,「換句話說,通常這些和我同年分的錶款其實都蠻有型的(笑)。」而天生浪漫的詹仁雄,為了延續這個有趣的詹家傳統,也費心地再替兒子鐵弟找了一支2005年製造的同款腕錶,「但說真的,我兒子其實是個時尚災難,好希望他能夠早日開竅。」詹仁雄笑笑地搖搖頭。

會這麼說,其實是因為詹仁雄早在14歲的時候,就能一次花掉兩個月的打工薪水,一擲千金在萬年買一件三千多塊的外套。「三千多塊乍聽下來好像沒什麼,但那是三十幾年前,你知道嗎?當時就連仁愛路的房子也只要二十幾萬。」理所當然地,踏入電視圈後的詹仁雄,隨著收入漸豐,衣櫃中的行頭也開始愈來愈多。「我認為男人的穿著、打扮與消費習慣,其實都是一個長時間的積累,同時也會根據收入與人生歷程產生變化。」而現在的詹仁雄其實更偏好日本品牌,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比起過往,現在的他對「自己」比任何時候更專注,所以「品牌」好像就不再是那麼重要的一回事了。「就像前陣子朋友跟我介紹一個日牌叫White Mountaineering,我看了滿喜歡就在網上搜尋一下,結果發現我在幾年前早就買過他們家的包款了。」在流行這檔事打滾數十年之後,詹仁雄告訴《GQ》他的個人體悟:「其實面對時尚,最好的因應之道就是誠實地面對自己,穿適合你的衣服,因為只有這樣的你,才會是最好看的。」
齊振涵 Wisdom創意總監
都是球鞋惹的禍
「喂?我到你們公司樓下了。」人群中要認出小齊哥並不難,雖然他總是低調地穿著深色素面服飾,但獨特的衣服輪廓從老遠處就能判辨與眾不同,就像當天的深藍色大衣,一看就是Wisdom的。他就是那位關於衣著品味與堅持都深不可測、具有親和力又帶點神祕感的Wisdom創意總監齊振涵。

身穿黑褲、黑襪、全黑Nike Air Vapormax Plus,帶來的「十年單品」是一雙Nike Air Force 1,也是黑色。「我一直以來穿衣服都不喜歡太複雜的東西。」但往往簡單的穿搭又要能透露出個人特色,絕對比複雜還要難,而齊振涵從何培養穿著品味?他說:「一切都從國中開始。」

齊振涵國中時期的 90年代是球鞋文化突飛猛進的時期。「那是一個無法取代、無法被超越的年代,以往被認為只能在球場上穿的這些鞋款走入了街頭潮流文化,徹底顛覆傳統思維」Nike、New Balance與Reebok等運動品牌也在當時創造出充滿未來感的設計,引起全球轟動。當年開始注重自己外表與穿著的齊振涵,就這麼被球鞋文化所吸引。

到了高中時期每天下課後就跑士林,看看尚智或摩曼頓有什麼新鞋,而周末主要戰場不外乎是西門町,除了必逛的「阿綠的店」之外,「當年還會跟朋友到萬年徹夜排Nike SB,幾百個人在排!」但當時的球鞋文化跟現在有些不同,「現在的人很多是『他有,那我也要有!』的心態,以前則是整天想著要怎麼跟別人不一樣」

經歷過這麼多的潮流演變、限量鞋款以及大學時期熱愛的裏原宿之後,齊振涵所帶來的「十年單品」卻不是某一年的限量或聯名商品,反而是一雙基本到不行的黑色Nike Air Force 1。「我購買東西時,就跟我在設計Wisdom服飾一樣,都會希望它可以陪伴主人很長一段時間,不會隨意丟棄它,而比起一雙穿出門總要小心翼翼的聯名款,我知道這雙更可以每天穿、穿更久。」

雖然大學時期購入這雙Air Force 1並沒料到它會在自己身邊長達10年之久,但也證明「經典才是王道」的概念早已不自覺地流在齊振涵的血液裡。今年Wisdom將邁入品牌第十年,未來又會有多少Wisdom服飾陪伴多少男人度過下個10年呢?肯定不在少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