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好女時代2019 Wonder women
Vogue 2019/03/10 00:00
胡盈禎 找自己才能愛自己

從胡瓜的女兒到胡小禎,尋找自己,是一條漫長的路。在父女關係這條路上摸索跌撞,才終於在愛中,完整了自己。

在小禎成長的過程中,爸爸胡瓜不常出現,卻像是影子一般的存在,即使她想要小心翼翼地藏起來不讓同學知道,卻還是無時無刻地被牽動影響著。
「我出生的時候,恰好是爸媽秀場最忙的時候,直到六歲我爸媽才把我從阿嬤身邊接回來,那時我還經常拿安全被被和包包想要偷跑。有次我在樓上聽到爸爸回來,他叫了聲我的名字,然後我就哭了。爸爸也很手足無措,說:妳幹嘛哭啊,我只是想幫妳簽聯絡簿啊……」
一直以為自己跟家人的羈絆不深,直到高二去瑞士念書,小禎才真的發現自己真的很想念家人。有次生病發燒,躺在病床上打點滴,她突然好想家。「但我聽到爸爸一說:『喂』我就掛斷,打了好幾次,一接起來就啜泣,那陣子我爸還以為家裡鬧鬼。」
進了演藝圈,小禎曾經迷失過自我。別人找不找她、收視率好不好,她都疑心:一定因為她是胡瓜的女兒。這曾經讓她陷入低潮與糾結。「後來我才發現,其實是我太愛爸爸了,所以太想在他面前證明自己,好讓他愛我。」
或許是生了小孩,也許是父親老了,如今小禎跟爸爸的距離終於更靠近,從一開始需要藉由酒精才能跟爸爸說「我愛你」,到現在隨時可以跟他說「想你」,約他吃飯、出去走走。或許是從小與家人一起的畫面不夠完整,家庭圓滿,始終是小禎想要給女兒的禮物。於是當她得知自己罹患多囊性卵巢症候群,看著小孩在病床旁寫功課,她終於下定決心,為了健康、為小孩,衝一波!。
從前為了減肥試過各種奇方妙法,這次她回到最簡單的少吃多動,終於瘦到自己覺得健康、開心的樣子。那無關世俗審美觀,無關胖瘦。「健康就是愛自己、對自己好的最棒方式,投資率最高。」走過漫長的尋找自我旅程,小禎終於找到與自己相處,最舒服的姿態。

在年輕的時候找不到自我定位是正常的,人生價值、自我形象的建立,要經過長年累月的磨練累積。在這段旅程裡,會發生的事都是好事。只要你能夠把這些事情淬鍊成美好就是好事,然後再幫助、啟發別人,那你就是最完美的。
紅白色高領衫(Prada)、雙色雪紡洋裝(Diane von Furstenberg)、黑色亮片軍靴(All Saints)。

企畫蔡宜芳 撰文 YI CHUN
PHOTOS:LAN CHI SHENG
REALIZATION:YVONNETSAI TXAT:YI CHUN STYLIST:SLASH MAKEUP&HAIR:CHIU HSIIU YU
郭書瑤 自產後天正能量
   
瑤瑤以性感形象出道,卻在2013年以電影《志氣》拿下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獎。2017年演出《通靈少女》在亞洲創造收視熱潮,她總是鼓起勇氣更上高峰。

最近剛拍完《通靈少女》第二季的瑤瑤,隨著通靈的火紅,讓影迷非常期待新一季的演出。而演藝事業不斷更上一層樓的她,沒有一絲傲氣,依然保有剛出道時鄰家女孩的親和力,不同的是,她變得更臻成熟,也對自己多了自信!
其實她從未想過自己在表演之路會走得如此深遠,出道純粹是為了賺錢改善家中的經濟,以性感好身材形象走紅的她,卻也成為在演藝圈的阻力,飽受輿論批評,她回想這段最低潮的時光:「覺得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在罵我,或許他們的謾罵蠻實在,當時我的確什麼都不會。被罵的時候很無力,覺得你們都不了解我、也不認識我,怎麼會有這麼多輿論?不知道該怎麼做?」她笑稱自己是「後天正能量」,因為接受過太多的負能量,才學會調適心態:「只要在意身邊愛我的人就好了,不愛我的人,我也不用特別去在意。」
2013年,她拿下金馬獎最佳新人獎,在台上激動落淚的模樣歷歷在目。《志氣》這部電影成為她演藝生涯的轉捩點,也打破了大家對她的刻板印象。回想當時,不會拔河的她,每天都很累、手很痛,身上有傷真的很辛苦,靠意志力「撐」過整個拍戲的過程,「我不會演戲,就把它當真的!」當把演戲當真,大家就覺得她真的會演戲!
她的潛力被大家看見了,再加上她認真的態度與好人緣,戲約不斷。「我常常覺得自己就像通靈少女裡的謝雅真:『我就是帶天命!』我也常常問老天爺為什麼讓我當演員,說實在演藝圈裡比我努力、條件比我好的人大有人在,為什麼是我?我還在找答案。」巨蟹座AB型的瑤瑤,內心經常跟自己拔河,或許正是因為她有著AB型的多重人格,讓她在表演上一次次帶給大家驚艷。
瑤瑤鼓勵想要走演藝圈的年輕女性:「不管做任何工作,都應該多嘗試,勇敢跳脫舒適圈!培養自己的能力讓眼界變得更寬,才會知道真正最熱愛的事情是什麼。」她希望女生們不要因為社會對女性的既定印象,阻礙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一直以來非常喜歡蔡依林的瑤瑤,看到Jolin不斷超越自己,做到別人認為她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讓瑤瑤心生嚮往,希望自己的人生也能像自己最喜歡的Jolin一樣,不斷往前進步再進步!

「憑著《志氣》拿到金馬獎之前,我一直覺得自己是什麼都不會的人,但是拿到最佳新人獎之後,並不表示我有多會演戲、多了不起,而是當這群專業的人都評斷我可以做到的時候,我不能再否定自己做不到!所以更努力的想去為戲劇付出,也對表演更有興趣、很喜歡,是我人生很大的轉捩點。」
白色小立領襯衫(Tory Burch)、條紋西裝外套(3.1 Phillip Lim)、綠色荷葉襬短裙、黃色織紋高跟鞋(Prada)。

企畫蔡宜芳 撰文 JUNE
REALIZATION: YVONNE TSAI, TEXT: JUNE, STYLIST: SLASH, MAKEUP: JIMY WU (BSCKSTAGE), HAIR: ARES by 80’S STUDIO
鍾瑶 新世代姊的力量

實踐服裝設計畢業後,意外踏入模特兒行業,拍攝廣告、MV,之後正式轉型為演員。2018演出電視劇《姊的時代》,喚醒現代女性獨立自主意識。

最近剛殺青on檔戲《艾蜜麗的五件事》,鍾瑶神清氣爽地現身在攝影棚,她談到新戲:「雖然這是偶像劇,但是角色的情緒轉折、起伏跟成長的過程,必須很集中在四個月拍完,雖然身心俱疲,但是演起來很過癮,哭得很用力、笑得很大聲、氣得很火爆,是一個很極端情緒的角色。」這就是演戲吸引鍾瑶的地方,過癮!
回想過去的作品,哪一齣戲對她而言最重要?她不假思索回答《姊的時代》,「能夠代表現代女性是莫大的榮幸,原來一個角色可以讓這麼多女生喜歡,不只是因為她漂亮,而是她讓女性當下的人生得到幫助啟發。」鍾瑶認為《姊的時代》提供一個新女性主義的觀點,不只影響許多女性的拋棄舊思維,也影響自己很多,包括對姊弟戀的看法,「以前我不能接受,但是吳思賢講了一句話很有道理:『這個世界上人這麼多,妳知道能遇到彼此相愛有多困難嗎?』如果年紀不會讓兩人之間的價值觀差太遙遠,不應該成為刪除對方的條件。」
如果有超能力,鍾瑶最希望改變什麼事?她果決回答:「希望世界上的塑膠瞬間變不見,地球回到幾十年前一樣pure(純淨)!」喜歡潛水的鍾瑶,談到一次搶救海龜的經驗:「有一次我看到一隻好大的海龜在遠方石頭中間跟塑膠袋玩,牠以為是水母想要咬下去,我就趕緊把塑膠袋帶走。這其實是個悲劇,因為海龜分不清是塑膠袋還是水母,這是我們人類要檢討的。」她也經常帶領粉絲一起去淨灘,希望大家看到在海邊撿到什麼垃圾,以後走進便利商店要買寶特瓶、或要丟掉一個塑膠袋時都能夠三思,很可能變成海龜肚子裡的食物,以自身的行動力影響更多人減少塑膠垃圾。
鍾瑶冷豔而強大的氣場下,包裹著一顆炙熱的心。熱愛世界的她,對生活也充滿了熱情。不拍戲的時候,她也不但熱衷收藏歐美古董家具,未來希望開第二家店,有更大的空間放置自己的收藏。永遠忙不完的她,認為身為演員不拍戲一定要有自己的興趣及不斷學習的精神,才能對每種來的不同角色都有一點底子,這是當演員很必要的事。最後鍾瑶鼓勵現代女性:「勇於去挑戰自己沒有挑戰過的事物,但是千萬不要勉強自己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姊的力量,完美詮釋女力新世代!

過往時代都是男性在掌權,但是現在能夠獨立的女性越來越多,賦予社會不一樣的觀點,也開啟所謂的「女力時代」。女人說話的份量比男性有說服力,因為女生可以比男生更細心,更有進化能力,適應環境的能力比男生更強,遇到困難的時候總是有很多方法,不像男生只有直線思考,這是為什麼可以信賴女性掌控世界的原因。
綠色緞面高領衫(Prada)、PVC黃色花朵長裙(Maje)、棕色厚底涼鞋(Michael Kors)

企畫執行:蔡宜芳 撰文:JUNE
PHOTOS:LAN CHI SHENG
REALIZATION: YVONNE TSAI, TEXT: JUNE, STYLIST: SLASH, MAKEUP &HAIR: SHIFTY
林辰唏 愛的烏托邦

成為母親後,林辰唏開始思考她想要給孩子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她在花蓮,建立了一個屬於她與孩子,小小的烏托邦,那裡有自然美景,還有更純粹的愛。

生了小孩之後,林辰唏生活愈趨簡單,她把臉書關了,跟兒子一起住到花蓮面山背海的大碉堡,每天洗衣、煮飯、 種菜,小孩在旁邊裸體跑步,偶爾到朋友家串門子,晚上早早上床睡覺。當世界慢了下來,她真的能體會, 過日子 ,是什麼樣的感覺。
「有小孩對我來說最大的改變,就是我的世界觀突然間就不一樣了! 我更深入地去思考,生命本質是什麼?我想要給他怎麼樣的生活?我們生活的土地已經太多開發,我不希望我的小孩未來只能從超市認識水果,我希望他能去感受四季、自然,我想帶他經歷許多事情:蛇摸起來是什麼感覺?青蛙叫聲是怎麼樣?蚊子幾點會出現…… 那就是活著的感覺。非常真實,無法被取代。我想要創造這樣的環境。」
林辰唏的「家庭」很非典型,裡頭住的不只有家人,還有幾個好朋友一起,前院偶爾還有樂團來表演。母子倆平時一起做飯、散步、畫畫。儘管那畫面並不像想像中的那麼浪漫…….吃飯時她還是得狼狽地追著孩子跑,撿地上的菜,畫畫時孩子把顏料塗在臉上、吃進嘴裡,她才發現,清理牙齒上的顏料有多困難……但這才是真實人生,不是嗎?
真實的人生還是有柴米油鹽的。如今的林辰唏,還是想要好好當個女演員,接她覺得有趣的戲。「我從來沒有覺得,生了孩子,就是我人生的全部。他有他的人生,我也有想努力的事情、想過的日子,我們有彼此尊重的界線。我跟我男友都是這樣教他。我們要有自己的追求,那我們的孩子,才能勇敢地追求想要的東西。」這當然這不是說:掰掰!我去上班囉!衣服奶粉在那邊。你自理囉!林辰唏還是安排好好的,也會在拍戲的時候每天跟他視訊。然而前陣子在大陸拍戲三個月,她一回家還是覺得:孩子變好大了哦……有點可惜。
「但人生就是有捨有得啊! 我告訴自己不要計較這些分開的時間,告訴小孩,接下來的日子,我都會陪你一起去經歷。有時候各自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讓我們此時此刻更加重視。」
這樣的生活當然有點分裂,「回到台北時,我都不知道路人在趕什麼,看著衣櫥那些漂亮衣服,也覺得根本就穿不到。」但她很滿意這樣的平衡,就這麼小心翼翼地,在女演員與母親、大自然與都市、夢想與現實間,找到交集。

小時候想要去展現自己,去樹立一個你想要的樣子給別人看,但現在我寧可多花一點時間去真實的生活,回歸簡單。
針織短版背心、粉紅色長褲(Sandro)、橘紅色格紋西裝外套(Michael Kors)、紅色高跟鞋(Roger Vivier)

企畫:蔡宜芳 撰文:YI CHUN
PHOTOS:LAN CHI SHENG
REALIZATION: YVONNETSAI, TEXT: YI CHUN, STYLIST: SLASH, HAIR & MAKEUP: CHANF WEI TING
連俞涵 走在夢想的叉路上

夢想是一條路,但這中間還會看到無數岔路,連俞涵說,走就對了!那些經歷過的觸動都是你的,誰也偷不走。前方的驚喜,還未知呢!

去年春天,連俞涵為了拍攝圖文書《一邊夢遊,一邊鎌倉》又回到她四年前最愛的地方。這個小鄉鎮,有著小津安二郎電影的鬆散情調。「在這裡,可以專心走路看風景,晚上拿小毛巾撐著雨傘,跟民宿主人說:我去附近的澡堂囉! 看著每個人光是洗腳趾頭就可以洗很久,洗澡變成一個儀式、一件享受的事。跟著她們把衣服放進澡堂的櫃子裡,然後在身體很熱的時候喝一杯涼涼的飲料,我好像也慢慢地融入她們的生活文化。時間一慢下來,感受就會打開來了。」
連俞涵最喜歡的旅行時刻,就是因為迷路,而看到了沒有預期的風景。這很像她看待「演戲」這件事的感受。「我很享受演戲這件事。但是好的角色可遇而不可求。做演員,等待是磨人的,但我們不能因為沒有機會,就放棄整個人生,真實人生要過得好,才能迎接好的機會啊。所以如果沒有好角色上門,我就先去做別的事,即便是沒那麼有興趣的角色,我也願意去嘗試,就像旅行一樣 ,走叉路也許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發現:怎麼這麼好玩!想太多反而會令夢想破滅。」
剛從戲劇系畢業的時候,連俞涵也曾經歷過令人挫敗的試鏡過程。「那麼多人想要脫穎而出,我長得並不特別,就像隔壁妹妹的臉,走在路上也不會有人特別回頭看我。但既然如此,我就特別認真地準備試鏡,失敗了也沒關係,反正這些準備的收穫,都是我的。」
大家不是都說,在好萊塢,隨便問個端盤子的,她們都會說自己是個演員嗎?連俞涵為了能隨時空出時間給劇組,也曾做過書店店員、閒暇時就去做手工、陶藝,想辦法去填補生活裡的不安與空白。反正,一定要找方法讓自己在戲棚子下堅持站下去。
「這些經歷都是我的經驗,即使沒戲演,我也把生活當作做演員的功課。」她說。
於是她用力生活,累積著生命中的體驗。她寫詩、寫散文,把情感萃取成文字,在讀者手中揮發出不同的氣味;她在IG上分享自己的膠囊衣櫥,把同一件衣服連續穿30天。她在外婆、媽媽的衣櫃裡挖寶,珍惜生活中的每一個物件。
「就像植物,有時候你蹲下來看,就是一花一世界。」也許就是這樣的善於感受的靈魂,才能讓連俞涵成為一個好演員吧!

我是個工作狂,閒不下來,但是演員是個需要善於等待的工作,等待是磨人的。但我不會讓等待消磨了自己。找許多有趣的事情做,也許,這些都是我未來演戲的養分。
亮片印花洋裝、印花厚底靴(Michael Kors)

企畫:蔡宜芳 撰文:YI CHUN
PHOTOS:LAN CHI SHENG
REALIZATION: YVONNETSAI, TEXT: YI CHUN, STYLIST: SLASH, HAIR & MAKEUP: MEGAN L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