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Karl Lagerfeld 1933-2019
Vogue 2019/03/10 00:00
我的座右銘是不要留戀過去,你做過什麼都不會生出利息來。一次的成功不算什麼,你得一次一次地超越它,最好還能有所不同。-Karl Lagerfeld

從老牌女演員Catherine Deneuve到星二代Willow Smith,從媽媽Vanessa Paradis到女兒Lily Rose Depp,跨世紀明星好友讓他能一直懂得每個年代的女性需要什麼。

Karl Lagerfeld離世!在時尚圈工作了近70年從不言退,他在Fendi要辦秀的前夕,在巴黎塞納河畔的醫院因胰腺癌病逝,享年85歲。

曾經有人問過他是否打算退休,他說:「我的合約是終生制。」聽說,他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還在為米蘭的Fendi大秀給予指示。

Karl Lagerfeld 1933年出生於德國漢堡的富裕家庭,14歲搬到巴黎完成學業,1954年21歲就拿到國際羊毛大賽大衣獎,同年,19歲的Yves Saint Laurent贏得了雞尾酒禮服獎,兩人成為莫逆交。1955年被Pierre Balmain選為助理學徒,1958年25歲就當上Jean Patou首席設計師。1964年,成為Chloe設計師,1965年,Fendi提拔當時32歲還是新銳的他擔綱設計總監。1983年,接掌Chanel成功使品牌復活,把斜紋軟呢、珍珠、金扣、菱格紋、雙色鞋、雙C logo變成了拜物教一般的經典,令香奈兒成為世上最賺錢的時裝品牌之一,建立了一座數十億歐元的奢侈品帝國。

卡爾說,他從小就知道自己要成為一個傳奇。他一直與眾不同,他從來不滿足只做一份工作,或每天做一樣的事,「我很容易感到無聊,一生不斷重複同一個主題對我而言,簡直就是一場噩夢」,所以他身兼Chanel、Fendi、Karl Lagerfeld三個品牌的創意總監,一年要設計超過20個系列男女服裝、拍廣告、作秀,即使在晚年,他的工作量仍是十分巨大,每天工作超過16個小時,熟練地在3種語言的工作團隊之間穿梭,重點是,他完全樂在其中!因為他認為那是興趣,不是工作。

他的活力與腦力,不僅運用在服裝設計的時尚領域,一路以來跟各品類的設計做crossover合作,堪稱跨界的祖師爺與品項最多紀錄保持人,從可口可樂、Steiff金耳扣泰迪熊、Steinway史坦威鋼琴、彩妝品、美術工具箱、芭比娃娃、Tokidoki公仔、到保險箱,還為劇場設計戲服,出版了20多部攝影集,2004年就率先跟平價快時尚H&M聯名,創啟至今仍熱的風潮。他蒐遍歐洲收集老家具和18世紀油畫及現代藝術作品,花了12年重修了一棟在法國Brittany的城堡,也設計了眾多豪宅、酒店、髮型沙龍、遊艇、汽車、直升機,甚至在杜拜打造了一座Isla Moda時尚之島。閱讀狂熱的他還擁有一家書店圖書館,以及一隻連人類都羨慕的好命伯曼貓Choupette。
設計師必須是一座有天線的建築,你捕捉正在發生的所有圖像,把它錄下來,然後忘記它」,1984年接受美國版《Vogue》採訪。
他留給時尚圈太多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創舉:在世界七大奇觀中國長城上演Fendi時裝秀,邀請Zaha Hadid創造了一座Mobile Art飛碟巡迴世界展覽,他執導拍電影,讓Coco Chanel復活,他季季把巴黎大皇宮變身成夢幻園地,一再挑戰時裝秀能達到的極致境界,他把法國將要失傳的工坊技藝,用時裝秀系列重振起來,甚至讓Chanel買下他們,接其他品牌的訂單,創立學校,用實質的生意把服裝工藝美學傳承下去,而不是將他們納進服裝歷史博物館。

他從不掩飾自己對美的偏執,「體面的外表可以讓人們對你的靈魂更感興趣」,為了穿下Dior Homme的西裝,在年近70之際,還花了13個月減重42公斤,因此出版的《The Karl Lagerfeld Diet》減重書,還登上國際暢銷榜。

他身邊的謬思娘子軍陣容一直相當漂亮,從80年代初,他的第一任謬思Ines de la Fressange受邀進入他工作室的核心創意團隊,還成了這個法國品牌的第一任官方品牌大使開始,Lady Amanda、Anna Piaggi、Linda Evangelista、Claudia Schiffer、Kate Moss、Julianne Moore、Tilda Swinton、Rihanna、Cara Delevingne、Keira Knightley、Kristen Stewart,所有當代最有獨立個性的代表女性都跟在他麾下直至今日,你可以發現她們幾乎外型都很不同,每個人有自己獨特之美,「她們賦予我的作品”情緒”」。

在時尚圈70年,屈指可數的一場德國回顧展,他的好友謬思Amanda Harlech說Karl Lagerfeld告訴她:「聯邦藝術展覽館是德國最棒的博物館」,然後就丟下她和Gerhard Steidl的博物館團隊,完全不再過問展覽的事,「這場展覽可能引起其他人的興趣,但是絕對不會是我,我對它毫不在意。」Karl Lagerfeld說道:「不是我不往回看,但你知道往事不可追,我更喜歡如今的生活,比追憶過去好得多。」

Karl Lagerfeld說:「我不會退休,不會參加我的作品回顧展,不會創立基金會,不會寫自傳,我也不喜歡葬禮,任何人都不要來。我只想活在當下,轟轟烈烈每一天。」

撰文 婁彥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