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嶄新時代A new dawn
Vogue 2019/03/20 00:00
Riccardo Tisci接掌Burberry的首個系列,每個面向都充滿嶄新創意,如同一個新時代從幽微中破曉,新鮮、振奮,又令人對接下來的發展充滿期待。

攝影:Willy Vanderperre 
HAIR ANTHONY TURNER;COLOURIST AMY FISH;MAKEUP LYNSEY ALEXANDER;NAILS JENNY LONGWORTH;SET DESIGN EMMA ROACH;PRODUCTION RAGI DHOLAKIA PRODUCTIONS;DIGITAL ARTWORK TRIPLELUTZ;MODELS ANOK YAI,STELLA TENANT, KATE MOSS


Riccardo Tisci發表他在Burberry的首個服裝系列的那一天,是個清爽陽光高照的秋日。我們這些觀眾走進燈光昏暗的廢棄郵務中心裡,屏氣凝神等待著。
九月的時尚週一開幕,時尚界的每個人都在議論紛紛,不知道這位前Givenchy時尚總監Tisci如何將自己的歌德式浪漫風格和義大利美學,融入這個屬於傳統英式菁英氣氛與歷史濃厚的品牌?
除了秀場舒適的桌椅與掛在每張沙發椅上的絲綢商標印花布,整個呈現工業風的暗黑氣氛似乎更傾向Tisci的個人喜好,而不太像英式布爾喬亞風。但接下來,全場熄燈,天花板敞開:遮掩屋頂的布簾突然降下,展露出頭頂上一片清澈藍天,也讓伸展台上全新的Burberry服裝系列大放光芒;所有觀眾名符其實地體驗在黑暗中看見了光亮。
「這是一個新時代的黎明,一個新的啟程,對我和對Burberry來說,也是一個新篇章的開始。」新系列發表的幾個月後,Tisci坐在Burberry雄偉的總部內微笑著說。「我希望大家看了會想說:『喔,他的暗黑又復出了。』但其實這也是一種重新出發。」在Burberry重新出發,可以說是一項極大的成就。
對於把秀場包住再啟動機制將布幕打開,讓秀場重現光明。Riccardo表示,他想讓大家覺得「他從黑暗中復出了」,但其實又象徵一個新的開始。
黑色服裝、金屬腰鍊、紅色帽子、高跟鞋(all by Burberry)

這跟Tisci在2005年時接任Givenchy這個較低調的高級女裝品牌不同,Burberry是世界級大型品牌,而且Burberry也深植於英國文化中,因此當宣布由Tisci接手時尚總監時(前任總監為約克夏出身的Christopher Bailey,任職17年),時尚界掀起了不小的旋風。這個以性感風格著稱的設計師,能理解英國那低調的精緻優雅文化嗎?但Burberry的著名商品可不是只有風衣外套而已,從凱特・摩斯(Kate Moss)到女王都穿過他們的衣服;Burberry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為英國士兵設計外套,喬治・馬洛里George Mallory登上聖母峰時,歐內斯特・沙克頓Ernest Shackleton前往南極時,也是穿Burberry的外套。Burberry不僅在商業上具有強大的實力,甚至還代表了英國本身的定位。
而選擇一個出身自南義大利,向來以性感晚禮服與街頭風格而聞名的設計師,來重塑這個國家的美學風格,或許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但似乎也有些道理。在即將面臨脫歐的氛圍中,英國的國家定位呈現緊繃狀態,對國家的幻滅感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點,Tisci的局外人觀點反而更顯得樂觀。「對我來說,英國特質就是一種態度,一種力量,也是一種自信與自由。」Tisci說。這個國家曾給予了年輕的Tisci許多機會,並讓這個義大利小鎮出身的年輕人成為世界知名人士。
Tisci的成名致富故事實在是美好到讓人不敢相信是真的。他的父母親成長於塔蘭托Taranto的海岸城市普利亞Puglia,母親Elmerinda出身自一個富裕家庭,父親Francesco的家族雖蓬勃但有些惡名。兩人在城市廣場第一次見面就一見鍾情,家人自然是禁止兩人在一起,不過他們私下偷偷連繫。Francesco每天晚上躲在Elmerinda家浴室的窗外,兩人就透過鐵格窗悄聲交談。不久之後,兩人便籌謀私奔計畫:Francesco用他存下的錢買了一張前往米蘭的單程車票,當年17歲的Elmerinda依照他縝密的計畫,預計搭乘這班火車出發,並在米蘭等待Francesco的到來。某天早上,Elmerinda悄悄地離家,而Francesco因為沒錢再買第2張車票,便花了數週的時間走了600哩的路去米蘭見他心愛的女人。兩人會合後搬至科莫Como,在那裡蓋房子並成立一個家庭。Elmerinda生了7個女兒後,終於第8胎是他們期盼已久的兒子——Riccardo。
但又過了4年,悲劇發生:Francesco過世,這個家庭陷入了貧窮狀態。收入並不足以供應每個人食物,因此8個孩子都得工作養自己。Tisci在9歲時,白天去當水泥工,晚上幫媽媽做論件計酬的家庭代工。他在學校時很孤立——他是個南方出身的孩子,在北義大利城市生活,每天穿黑色的衣服,用walkman聽The Cure的歌。「我那時可是很歌德風的。」他回憶道:「不過90年代的義大利到處都是Versace,Armani;這些品牌都是給有錢人穿的。」Tisci當時與這些品牌無緣,他每個週末晚上都會去巡遊米蘭的工業風俱樂部。他在其中一個俱樂部遇見了傑克・查普曼Jake Chapman,這位年輕藝術家當年是到這裡來找藝術經紀人。「他真的很酷……他畫了倫敦的畫,告訴我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還有自由的氣氛。」Tisci當時一句英文都不會說,也沒有錢,單憑著在俱樂部裡認識的朋友的指引下,就前往英國了。「我一抵達英國就愛上這裡了,」他說:「我知道這就是屬於我的地方。」
這個年輕人在90年代的倫敦獲得了解放,Tisci可以說是如魚得水。白天他在旅館當清潔員,在MK One當警衛,在Accessorize做收銀員,之後還當上了Monsoon的經理。晚上他去位在Heaven的Fruit Machine,或是去查令十字路的Hippodrome。「這些地方真是太棒了!」他說:「我在那裡遇見了Leigh Boewry,Rifat Ozbek,凱特・摩斯,Vivienne Westwood……以前我只能在雜誌上看到這些人,現在卻能親眼看到!」
Tisci有一次偶然在《The Big Issue》上看到倫敦時尚學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有一個2年的課程,他去申請,接著通過了。學院裡的人很快就認識到Tisci的才能,並推薦他去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Central Saint Martin進修時尚設計課程。他不僅拿到獎學金,英國政府還支助他的生活費。「這完全改變了我的人生。」他說:「我開始了解究竟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這一切都讓我充滿自信。我真的很喜歡做設計。」
Tisci的畢業設計取得空前成功;他的母親特地飛來英國看他的服裝秀(此後從沒錯過任何一場),他設計的服飾還被前衛品牌Kokon To Zai給買下來(Tisci和家人手工製作每一套訂製的服飾)。早期的設計已經透露出Tisci引人注目的性感風格,因此這些衣服也很快就登上《Vogue》的版面,有不少名人如碧玉Bjork、凱特摩斯、珍娜傑克森都穿上他的衣服。沒過多久,Givenchy的執行長Marco Gobbetti前來邀請他擔任這個品牌的時尚總監。Tisci用這筆收入幫母親買了房子,接下來幾年他則全心投入工作中,將這個瀕臨破產邊緣的品牌,改造成時尚業界的先驅,並展現出多樣化的美學(Tisci是第一個在伸展台上呈現包容各族群的設計師),不過每場服裝秀還是有前排名人,例如他的友人瑪丹娜和金卡達姍Kim Kardashian。
Riccardo不打算只滿足新世代的口味,因為消費群本來就是多元化的。「仍然有很多想把自己打扮得經典、卻又時髦的女性。」
拼接伸縮材質袖管外套、背心、及膝裙、高跟皮革長靴(all by Burberry)

2017年,Tisci覺得身心俱疲。他休了一個長假,和母親以及幾個外甥、外甥女一起環遊世界,這段期間他不是在看Netflix就是在睡覺——「我就是一直睡。」他說。「我覺得自己被淨化,可以重新做為一個人了。」不過還是有不少工作的邀約,在他休假期間,業界一直不斷出現各種他即將接任哪個品牌的謠言,直到Burberry的現任執行長Gobbetti出面遊說,才讓Tisci考慮回去工作。
畢竟,「Marco是發掘我的人,對我來說他就像我父親一樣。也是他讓我下定決心,他真的是一個很棒的領導者;他很誠懇,也很有野心。」
這份野心讓兩人聯合起來推動了Givenchy的成功,更讓Tisci決心重新給予Burberry新的品牌定位,並在接下時尚總監工作到第一場服裝秀的5個月內設計出134套服飾。
接下這工作不過數週,Tisci聘請Peter Saville做了新的Logo與商標圖案的設計,甚至邀請他最推崇的Vivienne Westwood設計聯名膠囊系列。「我想跟這些最頂尖的英國設計師合作,因為是他們造就了這個國家現在的模樣——美學、前衛設計,還有真正的個人主義。」
這個出發點看來成果顯著——與其說Tisci是從Burberry過去的作品,不如說是從這些人物身上,汲取了2019春夏的設計靈感。服裝系列標題為Kingdom,反映出各種組成英國文化的次文化元素——布爾喬亞、龐克、街頭風格、city boys——並將這些元素融合,呈現在伸展台上,因為「這就是時尚該有的樣子:呈現出所有年齡層的需求、所有文化面向、所有生活方式。」Tisci在後台這麼說。設計中表現出Tisci在年輕時所感受到的折衷主義的自由風氣,設計概念並分為3個主題(優雅、休閒、晚宴),代表了這個社會的3種面向。「這是典型的英國風格,你可以看到一個母親穿得很具貴族氣質但非常非常時髦,而她的女兒卻是會穿上任何她想要穿的瘋狂風格。」
時尚界有時候會過度注重設計,而忘了真正要穿這些衣服的女性需求,但Tisci在「優雅」主題的設計卻帶來了一股新風氣:絲質蝴蝶結女用襯衫、俐落剪裁駝色洋裝、太妃糖色短外套、緊身百褶裙。「我是將街頭風帶入時尚界的其中一個先驅,」他說:「但我們不能忽略時尚的基礎是什麼,現在沒有人能欣賞真正的設計了。我們的客層並不僅只有年輕人,還有想要經典基本款卻時髦的女性。」這個主題的服飾完全是為了這個族群而設計的。不僅只是古典端莊,還融入了Tisci最擅長的悖德風格:皮裙緊得性感;鱷魚紋風衣外套美得令人垂涎。
Tisci的DNA中一定有著熱情洋溢的性感基因。「我的姐姐們都是豔光四射的美人。她們都很性感,喜歡化妝還有穿緊身衣物,不過就某方面來說,她們可是很有男子氣概的。」他笑著說:「在家裡穿著睡衣看電視的時候,她們都甜美可人,可是一到了外頭就跟戰士一樣強悍。長大後,我母親常常教我們,不需要去在意別人的看法。我想大概就是因為這樣,我概念中的女性都很強大。別忘了,我們可是義大利南方人。」
除了帶著顛覆意味的優雅設計以外,其餘就是Tisci較為人熟悉的設計風格了。「休閒」主題參雜了有金屬環的龐克風衣外套、緊身衣搭配寬鬆襯衫、蕾絲邊洋裝綴著小啞鈴飾品。而做為Tisci代表風格之一的維多利亞風,則可以從牛仔褲和造型T恤的印花看到;還有手提包上印著莎士比亞的經典名句(「我怎麼能不喜歡。我重新站在我的國土上,快樂得要流下淚來。」真是一句適合當作Tisci回歸時尚界的宣言)。
做為第一個在奢華時尚品牌推出運動衫的設計師,Tisci可以說是最適合替古典傳統品牌帶來年輕新風潮的人物了。Burberry多年來一直渴望吸引更多年輕族群,Tisci也替這個品牌帶來了新的改變;而這個改變已經看到成果:每個月17日都會推出新的限定商品,這些商品全都已銷售一空。「我希望能維持Burberry的傳統,但也希望這個品牌可以與時並進。」「我希望人們來Burberry時,可以買漂亮的風衣外套、漂亮的短大衣、漂亮的套裝、漂亮的晚禮服、漂亮的運動衫。主力商品不只有一種,我想要推出更多元的商品。」這個滿足多元需求的策略,在商業上可是相當見效,而Tisci對各不同族群的需求的理解——各個種族、身材、喜好的男性和女性——讓他足以成為帶領這個英國品牌開啟新時代的最佳人選。
目前Tisci正在小憩當中——採訪時他正蝸居在梅費爾酒店(Mayfair Hotel)裡,試圖想探索這座自從他離開後改變極大的城市,同時考慮很多事情,不過他心中已經充滿了對下一階段的期待了。在這段期間,他覺得倫敦似乎比以前安靜了點。「我試著重新發現新生代對自由的表現。現在人們都還在等待著,因為他們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不管之後做了什麼決定,一定會同時伴隨著好事跟壞事,」他說:「但也一定會帶來一股踏實感。別忘了,危機過後一定會是最光明的時刻……我相信自由會再度出現在這塊土地上。」這是他過去對這個王國的看法,但也是對未來的遠見。
「對我來說,英國特質就是一種態度、一種力量,也是一種自信與自由。」
拼接絲巾風衣外套、襯衫、T-shirt、丹寧褲、手提袋、露趾高跟鞋(all by Burberry)
「當我一踏上英國,我就立刻愛上它了。」Riccardo提到年輕時隻身到英國打拼的感動,「我感到我屬於這裡,我希望我手中的Burberry不僅傳承傳統,也能與時俱進。」
束腰風衣、絲質襯衫、小鹿腿骨耳環(all by Burberry)
絲質襯衫、毛料長褲、高跟鞋(all by Burberry)

Text by Olivia Singer
譯寫 顏慧儀 編輯 Septem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