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next gen
Vogue 2019/09/10 00:00
簡國彥Bob Jian 任性走不一樣的路

PHOTOGRAHED BY PUZZLEMAN LEUNG
REALIZATION ANNY TING
MAKEUP ZOE HAIR WEI LI REN ( FLUX)
SET DESIGNER SHOCK LIN,PHOTOGRAPHER ASSISTANT HAO、WUZ、ISAAC CHEN

採訪簡國彥當天,正巧遇上「台北好時尚」開幕式,而簡國彥正是因為參加「台北好時尚」的「台北Top時裝設計大賞」而備受注目的設計師之一。

簡國彥說自己幾乎每年都參加比賽,直到2017年才拿下冠軍,而這並不是他第一次被看見 ,早在2011年他參加電視實境節目「超級設計師」時,便以精湛的創作實力嶄露頭角,因此和藝文圈及演藝圈有了接觸,慢慢以接案的方式為藝人及各式表演團體量身訂製各式造型。
「我從一開始就想做訂製服。」簡國彥形容自己是個挺任性的設計師,做衣服全憑感覺,從當下的心情、對布料的感受到色彩,只要心情有了悸動、有創作的慾望,就會一股腦把衣服做出來,而做出來也不賣,最多就是和熟識的髮型師與化妝師合作拍攝作品集,很隨緣地等待造型師或藝人看見。
簡國彥成立品牌不是為了打造光環,純粹是想幫這些設計取個名字,做衣服也不是為販售,因為這些風格或華麗或澎湃、做工繁複的設計,根本不符合大眾市場的期待。「訂製服的市場或許很小,但就是會有這樣的需求。」他回憶曾經以造型師的身分接了個案子,客戶要的只是需一件非常簡單的衣服,他找遍各大品牌卻找不著,最後只能自己動手做,「能滿足這種需求,是我的強項,也是訂製服的真義。」
一件件欣賞簡國彥的設計,是很享受的事,儘管大多是禮服,但風格卻十分多元,有線條簡單、氣質優雅的絲緞長洋裝,有兼具性感與華麗氣息的水晶連身衣和透視網紗裙的搭配,也有以穗花棋盤腳為靈感的浪漫新作,而這些設計從靈感、選定布料、打版、剪裁、車縫、刺繡、鑲嵌、細節處理等所有過程,全由簡國彥一手包辦、獨自完成,基本功扎實的他一邊自豪地說沒有幾個設計師有能力親手做衣服,一邊害羞地說經常因此被同行笑資源少、沒有設計師該有的態度,「但是,我喜歡做衣服啊,那份創作的樂趣讓我很著迷。」
在設計上任性,在經營品牌路上卻務實而理性,不喜歡用風格框架去侷限創意的簡國彥,唯一堅持的是:美。他開玩笑地說總是以「這件衣服我會想穿」的心情製作每一件服裝,而讓穿上這些禮服的女人看起來像女神般出眾美麗,正是他的信念。從2010年迄今,簡國彥的訂製服已經站穩腳步,現在的他開始思考如何讓Bob Jian以更具完整概念的系列呈現,進行中的設計也朝著品牌化的方向前進,從訂製服設計到訂製服品牌,這條路或許走得比較緩慢,但Bob Jian的新篇章仍是令人期待。
企劃 丁妮
採訪撰文Daisy Hsiao
「Bob Jian不是消費品牌,而是曝光品牌。」任性的簡國彥很清楚自己走的是一條和其他時裝設計師不太一樣的路,成立品牌不是為了打造光環,純粹是想幫這些設計取個名字,做衣服也不是為販售,因為這些風格或華麗或澎湃、做工繁複的設計,根本不符合大眾市場的期待。但能滿足客戶的各種需求,是我的強項,也是訂製服的真義。」
JENN LEE 大膽說出女人心底話

傳遞女性自覺的設計師很多,而JENN LEE設計師李維錚大概是其中最無畏世俗眼光、敢直指慾望核心的一個,這些另類獨特的思考,是JENN LEE獨樹一格的原因。

對話一開始,維錚便滔滔不絕跟我們分享進行中的2020春夏系列,「有一次去參加了一個藝術品拍賣展,遠遠看到一幅很典雅的山水畫十分吸引我,走近一看,天啊,竟然是各式動物雜交組成的畫作!」既震驚又覺得有趣的維錚因此做了許多相關主題的研究,啟發把「野性」作為創作主題的靈感。
「女人經常被傳統束縛,被許多有形或無形的規範要求要成為什麼樣的人,要溫馴、要乖巧,但其實女人也可以有很多野性的情感。」將情色藝術轉化成野性女人的美,於是成了新系列的創作概念,有趣的是,維錚將概念落實到具體創作的原型竟然是螳螂!「當時我研究了許多母性社會的動物,其中螳螂是最暴力的,牠們在作愛的時候會把對方的頭咬掉…。」她把螳螂的形貌拆解,用剪裁、輪廓、線條和細節抽象呈現,也與插畫家合作一系列微色情的前衛插畫,然後用細膩的刺繡工藝表現,維錚提到做這主題並非想聚焦暴力與性愛,而是希望透過戲謔的方式喚醒女人心底最深處充滿力道的野性、慾望與愛,激發女人潛藏的熱情、直覺與創造力。
打從開始創作以來,JENN LEE的服裝主題總是離不開女人對於自身的思考,妳以為維錚天生是個女權主義者,殊不知她從小夢想當個花瓶,日子也過得渾渾噩噩,大學念的視覺傳達科系,也是隨便填的志願,直到一次因緣際會參加了英國教育博覽會,恍然大悟世界上竟然有服裝設計這回事兒並且深深被倫敦藝術大學吸引,茅塞頓開的她立刻休學,花了一年的時間準備作品集的同時,也重拾喜愛的畫畫,甚至找了老師學打版、剪裁等基本功,最後,成功帶著滿腔熱情飛往倫敦念書、追夢。
嗯,是個勵志故事沒錯,不禁世事的少女成了備受矚目的新稅服裝設計師,而品牌的核心價值:女性意識與女人自覺,說的正是維錚自個兒的故事,「女人的內在力量很強大,只要妳願意相信自己。」聊起天來什麼都敢說的維錚認為女人就該大膽地說出想要的,不要害怕不一樣,因為那點不一樣,往往才是最美的。透過自身經歷與創作,讓更多女人勇於發掘並看見自己的強大,是維錚對於JENN LEE的期待。至於對新世代設計師的期待?她則說:不要遵循傳統的模式、也不要給自己設限太多,大膽地、瘋狂地去做更突破性的事情,顛覆思維才能讓創作更自由。
企劃 丁妮
採訪撰文Daisy Hsiao

作品充滿女性主義思考的李維錚,在談到2020靈感時說「女人經常被傳統束縛,被許多有形或無形的規範要求要成為什麼樣的人,要溫馴、要乖巧,但其實女人也可以有很多野性的情感。」將情色藝術轉化成野性女人的美,於是成了新系列的創作概念。
Allen Ko 有溫度的科幻風

去年第一次參加台北好時尚「台北Top時裝設計大賞」便得了金獎,讓Allen Ko設計師柯瑋倫成為備受矚目的設計新星,低調害羞的他,想說的,都在設計裡了。

Allen Ko的展示空間可能是坐落於永樂市場四樓的「T Fashion 時尚實驗基地」中,最有態度的一個,純白和淺灰組合成的小空間,僅以幾座金屬衣架裝點,冷冽的白光穿透大片玻璃,向經過的人們透露著冷調、科幻的訊息,而這也是Allen Ko的風格。
人生第一次拿大獎的作品是「都會奧德賽」,Urban Odyssey,靈感來自Stanley Kubrick於1968年推出的經典《2001: A Space Odyssey》,熟悉這部電影的人聽了絕對會心一笑,因為只要細細品味柯瑋倫的創作,便懂得為什麼他可以在競爭激烈的競賽中奪冠,老實說這是一部乍看之下非常無聊、難懂的電影,但也因為看不懂而讓許多人一看再看,就想探究箇中奧秘,年輕的柯瑋倫想必聰明透頂,竟能輕易參透電影傳遞的訊息:人類文明與宇宙演變的連結、人性與科技的關係,都不是偶然發生的存在,而是一場無止境的思考與對話,熱愛科幻電影的柯瑋倫把這些重要的概念轉化成設計,以機能服的形貌重新詮釋,恰如其分。「人們對於科幻、機能這些字眼的思考太平面了,我希望能透過設計去改變這些既定印象,好比用人體肌肉的輪廓切入,利用線條、幾何壓紋、衍縫等方式去呈現,再於布料上反覆塗層,創造出斑駁的質地。」透過形式的轉換與手作技法,讓冰冷的科技與溫暖的情感有了對話,顛覆機能服只為了某些特殊目的性而存在的定義。
靦腆、說起話來慢條斯理的柯瑋倫,對於創作很有自己的一套邏輯,甚至有副老靈魂,認為創品牌、做設計是必須帶點社會使命的,好比以另一部經典《銀翼殺手》為發想的新系列,便大量拼接帶點衝突感的元素如純天然的棉麻結合機能面料、黑色與橘色混搭等,詮釋電影裡探討的複製人與人類之間複雜難解的關係,他說:希望每個系列都能拋出一個可以讓人思考的議題。然而,更重要的實穿性,Allen Ko也兼顧了,簡約俐落的剪裁加上中性輪廓,款式不浮誇、不做作,倒也像拉近了人類與科技之間的距離,多了溫度與彩度。
剛起步就有好成績,柯瑋倫期待的是更廣義的創作型態,結合不同的創作領域的好友組一個創意工作室,將能量發揮到最大,而現在就是他的準備期。「大家都說我們要走向國際,但我認為新世代的設計師,無論哪個領域,要走出去之前得先把自己100%準備好,那樣才會有意義,才能讓國際真正認識我們。」
企劃 丁妮
採訪撰文Daisy Hsiao

設計師Allen Ko柯瑋倫的風格非常未來感,笑說自己是電影《銀翼殺手》的粉絲,設計的服裝也很想藉由制服感反諷未來人越來越像生化人的寓意,他說:做設計是必須帶點社會使命的,希望每個系列都能拋出一個可以讓人思考的議題。
WooLeeX 多元文化的服裝藝術

WooLeeX工作室正在製作的衣服旁邊有顏料、有水彩筆、有麥克筆,原來設計師謝宇農愛在衣服上隨手塗鴉的創作,100%全手繪,衣服在他手中也是藝術創作。

工作室不大,卻有一種創作能量十分飽滿的氛圍,謝宇農的Partner正聚精會神地繪製新的印花圖騰,如火如荼地為即將到來的溫哥華時裝周做準備,謝宇農說這是WooLeeX第一次參加正式的時裝周,要上秀的那種,「接到邀請時很開心,因為作品竟然可以被外國人喜歡,最近除了趕製衣服,想的都是到時要去哪裡玩。」一派輕鬆的他笑著說自己就愛到處玩,而仔細欣賞他的每一件作品,才發現他的設計就跟他的人一樣,好玩、有趣。
創立品牌是2014年的事,最初只是想在作品上留下自己創作的紀錄,便以朋友對他的暱稱WooLeeX作標記,「那時候還在念書,創作比現在更瘋狂,有時候甚至不只是我們刻板印象中的衣服,媒材也不只是布料,而是結合空間、視覺、藝術型態與各式素材的主題呈現。」或許是這樣的訓練加上天生愛玩的性格,讓WooLeeX的作品流露吸引人的藝術氣息,有些underground、不太規矩的那種。
在創作過程中不斷修正方向是每個年輕設計師必經的路,謝宇農也是,從學生時代的純藝術創作到真正的時裝設計,他花了4年,直到2018年WooLeeX才完全具體化,國外生活過一陣子也經常到處旅行的謝雨農,把長年來在海外吸收到的人文素養與自身的興趣如饒舌音樂、街頭風格、美式刺青、日本文化等結合,加上很台灣味的關公圖騰、舞龍舞獅群像、繁複刺繡等元素,東方傳統情調與西方當代流行的純熟混搭,型塑WooLeeX既衝突又有趣的獨特個性。
謝宇農說這是他的策略之一,透過辨識度高、視覺效果強烈的設計,讓WooLeeX被更多人看見,「希望穿上WooLeeX的男生都很酷、很帥。」而這些很酷、很帥的衣服,即將在十月前往溫哥華、被國際時尚迷看見。「新系列會以很純粹的顏色作為創作主題,透過紅色、藍色、綠色、彩色這四個方向各自發展出不同的服裝,並把細節做到最滿、最精緻。」有趣的是這回謝宇農顛覆了前幾季的設計邏輯,他提到之前的設計是在西方基底上加入很多東方元素,這一次則是以東方元素為基底,好比以台灣錦緞作主要面料,並在錦緞上賦予很西方色彩的塗鴉、手繪圖案等創作,此外,他也開始製作女裝,工作室裡一件以中式旗袍為發想的錦緞塗鴉洋裝,儘管只完成了一半,從剪裁、顏色、款式到細節,已經美得讓人驚豔,令人格外期待WooLeeX的新作品。
企劃 丁妮
採訪撰文Daisy Hsiao

謝宇農作品中有很濃厚的塗鴉藝術、東方圖騰色彩,也在作品中常常可以看到他個人心情抒發、流露非常真實的自我情感,也是他設計中很重要的元素之一。他把長年來在海外吸收到的人文素養與自身的興趣如饒舌音樂、街頭風格、美式刺青、日本文化等結合,加上東方傳統情調與西方當代流行的純熟混搭,型塑WooLeeX既衝突又有趣的獨特個性。
Sabrina Hsieh 用設計傳達快樂

謝怡君運用大量繽紛的印花及圖騰,打造出強烈的視覺感,設計師Sabrina也是個古靈精怪、挺有個性女孩,她的設計就像她的人,直率做自己。

畢業於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畢業前曾經獲得到Jason Wu工作室實習的機會,負責研究布料與設計,畢業後則陸續在外銷成衣品牌擔任設計師,多面向的產業經驗讓她對創立品牌有了嚮往,直到她把自己的畢業作品拿去參加「時裝設計新人獎」並得了優勝、獲得注目,才真正萌起自創品牌的念頭,開啟了 Sabrina Hsieh的新篇章。
那個讓她建立起自信的畢業作品是「旅行的藝術」,創作靈感來自於一趟紐約的旅行,她將在布魯克林威廉斯堡街頭看到的塗鴉、海報、斑駁的牆、有趣的裝扮以大膽的印花解構、重現,透過誇張的服裝輪廓,傳遞新世代時尚迷的創意美學。而這個初試啼聲的系列,也成了 Sabrina Hsieh最具標誌性的風格----印花,第二個完整系列「老街的溫度」來自於成長的記憶,湖口老家街上隨處可見的30年代馬約利卡花磚、傳統客家花布及充滿歷史感的巴洛克日式建築,全被轉化成面料上鮮明的印花和圖騰。
Sabrina Hsieh的設計線條簡單但有時會用上誇張的輪廓和剪裁,色彩運用也很大膽、不受限,最多的是張狂的明亮色系,加上充滿奇想的搭配與天馬行空的印花,很容易讓人一眼就愛上,從小便對藝術充滿熱情的Sabrina說視覺藝術或影像的刺激是最重要的靈感來源,電影、影集、畫作、甚至旅行時的所見所聞經常成為創作主題,特別是有點搞怪、充滿奇想的類型,最對她的味,好比今年秋冬系列「怪誕的青春」是重看電影《希德姐妹幫》時興起的靈感,大量80年代經典元素構成的印花和細節,讓人重溫那個精力充沛的年代,日前參加上海時裝周時也贏得許多好評。
進行中的新系列,則是許多影迷都熟悉的《艾蜜莉的異想世界》,原來看起來冷冷酷酷的Sabrina其實有顆少女心,直說想把這部喜愛的電影做成系列很久了,主題設定為:幻奇的愛戀,風格則是十九世紀初期浪漫主義,「唯美、浪漫、巴黎,有很多粉紅泡泡的想像。」從2017年開始第一個時裝系列迄今,在忠於印花設計的DNA下, Sabrina Hsieh透過多元主題、設計風格與穿搭方式,展現新世代的世界觀與價值觀,Sabrina說不喜歡為自己的作品設定成某一種風格,唯一堅持的是希望透過設計傳達快樂、積極、正向的能量。
企劃 丁妮
採訪撰文Daisy Hsiao

設計師謝怡君的風格是帶點甜美帶點奇異的怪怪美少女,從她充滿粉紅色的
工作室空間中,可以看出她的浪漫少女心,Sabrina說不喜歡為自己的作品設定成某一種風格,唯一堅持的是希望透過設計傳達快樂、積極、正向的能量。
C JEAN將感動的瞬間化為創作

無意間看了碧娜鮑許的表演影片,促使C JEAN的設計師簡君嫄埋下自創設計師品牌的種子,她認為設計最深的意義就是可以表達情感、讓這個世界更美好。

父親是室內設計師、家族起源於大稻埕、伯母甚至在永樂市場做生意,幫許多製衣師傅做衣服,簡君嫄從小在設計與美學的環境中長大,創作對她而言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我是一個極具好奇心的人,尤其對於把一個原料物質轉換成有趣的東西很感興趣,而服裝正是一種創作跟轉換的媒介,只是在創作的過程中將商業納入思考,讓這些作品可以更融入生活、同樣能保有自己創作的那個部分。」高中念的是純美術,大學學國際行銷管理及服裝設計,研究所則在英國倫敦藝術大學---倫敦時尚學院專攻女裝服裝設計,期間還曾經在Alexander McQueen及HUSSEIN CHALAYAN實習,畢業後則分別在台灣、上海、紐約擔任新銳及知名服裝設計師品牌設計師長達十年之久,洋洋灑灑的設計資歷,可以看出簡君嫄的設計底子可說是相當札實,由於始終忘不了創作帶來的感動瞬間,以及心底的Maker魂,2017年並以創作者身份在300多人選中入選進駐台北松山文創園區-創作者工廠,成為18位松山文創園區輔導創作者之一,並於2018年10月正式發表第一季2019春夏作品Movement-In the Moment。
創立迄今不到一年,非常年輕的C JEAN卻有一幅老靈魂,而這大概也源自於簡君媛的熱愛思考的個人特質,她說自己喜歡大自然,創作靈感經常是來自於自然萬物帶給她的驚奇與感動,「大自然擁有各種型態,就像一個龐大的資料庫,具有變化萬千的顏色、細節,通過對生活和自然的體悟,總能讓我有很多新的發現與想像。」創作是透過觀察對人、對社會以及對這個時代的思考,將這些經驗轉化為動人的故事作為設計創作的靈感,簡君嫄認為作為一個設計師,就該有責任透過創作發揮影響力,好比2019秋冬系列「Break-零」傳達的便是對極圈環境變化的反思,透過多元布料變化、剪裁、色彩與結構,展現冰河裂縫、冰川融化等狀態,間接倡議永續與環保議題。
以自然為題,用服裝做工具,發人深省,是C JEAN的靈魂。進行中的2020春夏系列「Full Fathom Five(五噚深處)」則以莎士比亞名作《暴風雨》中那場驚天動地的暴風雨為靈感,傳達任何風雨最後都會成為重生與覺悟的序曲的思考。有趣的是,這一季簡君嫄在作品中加入更多傳統元素,如Jackson Pollock滴畫的去形式化技法結合中國潑墨畫及書法,透過中國傳統工藝蘇繡、植物染與西方藝術美學表現海變,凸顯手工技藝之美。
企劃 丁妮
採訪撰文Daisy Hsiao

出身大稻埕世家的簡君嫄,不但有非常完整的服裝創作資歷,從小生活在布市的她,對於面料的材質、花色還有再生布料開發上情有獨鍾,她可以為了尋找植物染工廠或可再生纖維走遍東南亞,只為了開發心目中最高品質的面料。
Story Wear 做有故事的衣服

永續,對許多台灣消費者來說仍是陌生的,讓關注永續議題的陳冠百Kuan成立了Story Wear,以「零廢棄」為概念,設計出好看、實穿、有故事的衣服。

故事開始於Kuan 2013年到英國念碩士,指導教授課程裡一再灌輸產業永續發展的觀念,讓Kuan開始對於「時尚」有的新的思考,「地球最大的汙染源除了石油,就是時尚了,時尚製造的污染除了生產過程中的資源浪費、對環境的傷害,還有垃圾。」這讓有十多年時尚及廣告產業經驗的Kuan既震驚又汗顏,回國後便致力於永續議題的推廣,她架設部落格,從原料、製程到銷售各面向,透過深度文章傳遞消費者正確的消費觀與時尚態度,直到越來越多讀者發信問她很實際的消費問題如:「想買有機棉該到哪裡買?」「想支持對地球友善的品牌,有哪些可以選擇?」她才決定將理想具體化,創立Story Wear。
Story Wear以「零廢棄時尚品牌」為概念,根據報導台灣每年丟棄的衣物高達7萬多千噸,換算下來我們每分鐘丟掉483件衣服,而這些衣服,如果可以被重新被利用、賦予生命,就不會成為垃圾,基於這樣的理念,Kuan找來曾經一起在國產女裝打拼的陳敏芬擔任設計師,藉助她扎實的服裝設計功力,讓別人手中的垃圾,成為其他人眼中的時尚。
從架構生產線到去年10月開始販售,Story Wear耗時一年多,期間,Kuan與敏芬走訪了全台灣無數回收廠、尋找原料,再拜訪了許多社會福利機構與婦女關懷組織,建構生產線。「盡可能用回收布料與廢棄原料,透過幫助弱勢的方式,在製造時尚的同時也回饋在地。」而由於回收原料中,最大宗、也最能被再使用的多是牛仔褲,丹寧便成了Story Wear的主要設計,她們的設計流程是這樣,根據蒐集到的回收牛仔褲或原料進行研究與拆解,哪些結構可以保留、哪些部分必須重新處理,都得靠敏芬多年的設計經驗,接著再根據當季的設計主題進行設計、打版,再讓合作的社福機構裡的媽媽們車縫、完成製作。Kuan提到能讓許多二度就業或者家裡有腦性麻痺孩子的媽媽,因為工作重新有了生活目標、甚至改善經濟,也是永續議題很重要、也是她很堅持的一環。
隨著社群效應、積極參加各式有趣的展售會、開設pop up store等方式,越來越多人開始Story Wear,問Kuan對於品牌的期望,她的回答讓人感動:堅持初衷,「繼續推廣永續時尚的理念,教育消費者什麼是對環境好的時尚,證明社會企業是可以被量產、甚至規模化,是可以讓整個經濟體有良好的循環的。最重要的是,不要再製造更多垃圾了!」
企劃 丁妮
採訪撰文Daisy Hsiao

曾經在時尚產業工作10多年的陳冠百,對於社會環境充滿使命感,進而從汙染最大宗的丹寧布開始,倡導零廢棄時尚的概念,走訪了全台灣無數回收廠、尋找原料,再拜訪了許多社會福利機構與婦女關懷組織,建構生產線。「盡可能用回收布料與廢棄原料,透過幫助弱勢的方式,在製造時尚的同時也回饋在地。」
Seivson 創作與商業的完美平衡

翻轉兩個法文單字Nos(我們)、Vies(靈感)組合成的Seivson是由韓國女星宋米秦和台灣新銳設計師申子芹Jill共同創立的品牌,傳遞新時代女人該有的時尚態度。

2017年底創立Seivson,沒想到第一季作品2018春夏系列甫發表便受到日本權威時尚媒體《Fashionsnap》的青睞,讓Seivson迅速打開知名度,四季下來,無論在日本、台灣或中國,從創作口碑到商業銷售都累積出不錯的成績。
鮮少有新創品牌能在初期就奠定銷售上的穩定基礎,Jill說這得歸功於經驗累積,原來在創立Seivson之前,她是頗有名氣的新銳男生時裝品牌(A)crypsis的設計師之一,帶著品牌前往日本闖蕩已有多年經驗,借助(A)crypsis奠定的良好關係與基礎為Seivson加持,正是她的策略。
「選擇日本市場與東京時裝周是一條很艱辛的路,畢竟設計與時尚是日本人的強項,加上天生要求完美的民族性,每一次到日本參展、辦秀壓力都特別大。」Jill說儘管每一季的作品都備受好評,但也經常有「這裡還需要加」、「那些不夠完整」的建議,也或許是因為一次次嚴苛的指教與磨練,Seivson的作品顯得格外成熟、具有商業性。
回想起創立Seivson的過程,Jill提到當初單純是想帶給台灣女裝市場新的想法,「我們的理念很簡單:生活中的時裝,每一件設計都兼顧市場性與實穿性,但同時也必須是有故事的,是可以賦予女人魅力與力量的。」從第一季到正在進行中的2020春夏系列,Jill細數每一季想傳達的意涵,好比2019春夏系列「魔鏡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以女人出門前總愛對著鏡子東照西照的經驗,展現女人從女孩到成熟的每個階段,心境上的各種蛻變。。2019秋冬則以外太空為主題,企圖傳遞女人安靜無聲的巨大力量,而大量的灰色調、銀河圖案、解構與不對稱剪裁、異材質拼接與大量羽絨的運用,讓作品顯得很獨特、有張力。
對許多新稅設計師品牌來說,創意展現與商業模式像是天秤的兩端,因為很難取得平衡,於是在「生存」這條路上走得小心翼翼,Jill則與眾不同,務實的她認為品牌最大的武器是把衣服做到最好,而作為品牌創辦人,最大的責任絕對是市場,沒有人買單,一切都只是空談,而這是新世代設計師的都該懂的生存之道。
企劃 丁妮
採訪撰文Daisy Hsiao

看起來就像模特兒的申子芹,其實是對流行時尚非常敏銳的服裝設計師,她和宋米秦共同創立的品牌Seivson,不只概念性強,版型搭上流行韓風熱潮,傳遞新時代女人該有的時尚態度,銷售上在日韓也屢創佳績,今年更進軍東京時裝周,十足國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