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華語原創新華流 driving force
Vogue 2019/09/10 00:00
Netflix連續三部華語自製原創影集,邀集當代幕前幕後的一時之選,不僅陣容堅強,更以新鮮的題材與嚴謹製作,創造華語原創新華流。

STYLIST DAVID LAI
採訪撰文 許麗玉、呂靜雯

罪夢者

郭子乾不對稱拼接T恤、中式開襟短外套、拼接褲(DE HOMME),許光漢毛質前挖空針織衫、不規則領口針織衫、皮質褲、中筒靴(Bottega Veneta), 陸一龍拼接黑襯衫、直筒9分寬褲、羊毛大衣(DE HOMME), 張孝全毛質不規則針織上衣、編織感皮質褲(Bottega Veneta), 王柏傑毛質短版西套裝、皮質鞋(Prada),章立衡皮質西裝上衣(Berluti)、黑襯衫、西裝褲(Fendi), 周洺甫黑色皮革拼接大衣、高領針織衫、絲質白襯衫、黑長褲、中筒靴(Bottega Veneta)
極道千金

劉以豪V領前開襟針織衫、印花短袖衫、條紋褲(Prada),白色休閒鞋(Bottega Veneta), 劉奕兒拼貼印花長袖衫、拼貼花卉白裙、長軍靴(Prada), 曹佑寧高領衫、駝色褲、印花風衣、白色休閒鞋(Fendi), 製片Rita絲質皇家藍襯衫(Uuin), 導演吳子雲圖案短袖白T恤、幾何圖紋印花西上衣、藏青色褲(Boss)
彼岸之嫁

田士廣駝色西套裝、高領挖空毛衣、白色襯衫(Bottega Veneta),咖啡皮靴(Fendi), 黃姵嘉光澤感絲緞混紡短花苞洋裝(Prada), 吳慷仁高領橫紋針織衫、酒紅絲絨背心、酒紅絲絨西上衣、燈心絨駝色褲(B.Cucinelli), Janet紅色花苞感設計長禮服(Moschino), 林路迪長袖拚色針織衫、駝色褲、白色休閒鞋(BOSS), 導演郭修篆紅色連帽外套、紅色拼接剪裁褲(DOUCHANGLEE)
黑幫兄弟情、浪漫愛情喜劇,或者超現實的奇幻世界,不同的題材創造出不同的影像視野,然而說的終究都是,人的故事。

《罪夢者》。
當一群女人湊在一起嘰嘰喳喳時,空氣中飄散的字眼叫吵,而當幾個大男生和在一起瞎打屁,那場面,就叫做鬧。張孝全、王柏傑、章立衡各自出現時,三大型男,然而當他們湊在一起時,立刻變身成為三大活寶,你一言我一語的插科打諢,正經話夾雜在滿天飛的垃圾話中,讓人哭笑不得。
這三人是因為拍攝《罪夢者》才變得這麼buddy buddy的,在這齣奠基於黑幫社會的劇集中,他們三人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熱血、講義氣,但與黑幫團體格格不入,是做不了壞人的壞人。因為被捲入一個黑吃黑的事件,他們變成替死鬼入獄,鬼哥章立衡逃過了,但他的弟弟福星周洺甫明明什麼也沒做,卻被牽連著一同入獄,於是就像是一種交換,鬼哥在外面照顧阿全張孝全的兒子跟老婆,而阿全則在監獄裡照顧福星。
他們原以為餘生就是在獄中等待死刑的漫漫長日裡度過,阿全的兒子被綁架了,為了救兒子保護家人,阿全企畫越獄,卻發現自己身陷更危險的計謀中,過程裡他不時會陷入半夢半醒之間,罪與夢,在眾多人物與因果間相互交錯。
整齣劇很大膽的採用順拍的方式拍攝,於是演員們基本上就等於是活在角色這十幾年的經歷中,導演陳映蓉玩笑的說,我覺得在綠幕前演戲是全世界最可憐的一件事,我們做戲的人,無非就是渴望要身歷其境嘛,所以不要剝奪我們這小小的樂趣吧。而也因是順拍,順著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故事走,陳映蓉說對她而言,《罪夢者》這個江湖是真實存在的世界,「我只是經過,然後把它們拍下來」。就像是一個記錄者。「過程中我常常都會覺得,哇,好屌,感覺它有它自己的生命跟世界,不斷的在往前發生著,而我就像是一個非常開放的通道,唯一要做的,就是挺住去接收這一切,然後,讓它被看見,讓它流出來。」
黑幫中外都有,而江湖卻非常中式,老外的黑幫有很多說的是人性,而中國人的世界觀中,「人情」是永遠的基調,所有的「情」都是從「人情」開始,然後產生了愛恨情仇,然後人與人之間交疊再交疊,一個人勾著一個人,一個無心之過勾著另外一個無心之過,然後千絲萬縷。
在成為兄弟之前,他們有著各自的背景與故事,結為兄弟之後,他們各自原本的人生也被串連在一起,范曉萱飾演著黑道大哥的女人,但在她心裡的那個人,是由王柏傑所飾演的瀟灑;賈靜雯和劇中和張孝全是一對夫妻,她的人生原本單純而美好,阿全入獄十年加上綁架事件,直接掉進谷底,又與郭子乾飾演的警察產生關連,而獄中的許光漢,又其實肩負著某種任務……。
「你以為你是一個人,但你永遠不可能是一個人」,陳映蓉說,「仇根愛一樣扣在一起,愛是共享的,而恨,同時也是共享」,於是這當中只有一件事:「人是一起的,所有的生命都是一起的。」

《極道千金》。
請三位主要演員介紹自己的角色,劉以豪說:極度厭倦自己演藝工作的巨星;曹佑寧:沈穩、貼心、自信的黑道太子;劉奕兒;我我我…,我還沒有想好,等我一下,嗯……,無法無天,義氣爆棚,然後瘋狂愛著劉以豪演的徐逸帆的一個,瘋子千金吧。就這角色太奇怪了,完全開啟了我內心黑暗的潛能。
都會愛情喜劇,吳子雲執導,以藤井樹為筆名出版過不少著作的他,說起愛情故事,當然駕輕就熟。黑道大哥的女兒安琪,長相甜美卻個性剽悍,因為愛上當紅巨星徐逸帆,為了有機會能夠近距離接觸偶像,不顧父親反對,決定成為與徐逸帆傳出緋聞的女星凌雲的貼身保鏢,而同樣成長於黑道家庭的曹佑寧,是她的青梅竹馬…..,吳子雲藉由不同背景不同性格相互碰撞形成衝突,為愛情賦予了戲劇性的起伏與張力,而形容自己始終幼稚的性格,則非常接地氣的,加入許多他自己都覺得好好笑的「北爛」情節,緩和了衝突的銳利,轉化成為生活化的喜感。
劇裡的安琪非常直線,要就是要,不要就是不要,愛就去愛,要打就直接打,勇敢到讓劉奕兒咋舌,「跟真實我根本就是兩種人,真實的我非常在意別人的看法跟感受,不要說去追愛了,連告白都不敢,很膽小的,怕失去、怕被拒絕,怕這怕那的,所以坦白說有點羨慕安琪,覺得她活得好輕鬆哦」;劉以豪一樣在角色中感受到一種「爽」,以自我的感受為出發,廠商說你什麼直接回嘴,還會反嗆人家的商品爛,不想幹就走人,管它後面有多少爛攤子,反正經紀人去處理,現實生活中呢?「當然不敢啊」,劉以豪大笑,「你會覺得有工作就是一件很感謝的事情了,而且你和工作人員之間,事實上是緊密連結的團隊,當然不能夠因為個人情緒或什麼的,影響到大家」。至於曹佑寧,戲裡的角色主動,但真實的自己習慣默默守護。
不同的成長背景,會讓人長成不一樣的人,然而在面對愛的時候,吳子雲說,卻其實都是一樣的,以前覺得愛情是兩個人一起開心,兩個人一起難過,然後慢慢慢慢在生活的體驗中,對於愛情有了更多不同的感受,「現在的我,覺得愛情是把路變窄的過程,走到後來,那個路真的是超窄的,窄到只能容得下你們兩個人,只剩下你們兩個人」;「而也因為就是這麼窄,你們彼此一點點好的情緒或者不好的情緒,都會直接影響到對方,所以怎麼樣把那個很窄很窄的世界變大,是愛情是否能夠持續的另外一個挑戰」;「我覺得愛情就是兩個人怎麼樣在很窄的生活圈裡,把自己活得很開心。」
於是戲裡的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走到最窄的那段,又變寬了嗎?吳子雲擺出一臉的神秘,大笑著說,這才是第一季耶,你怎麼知道他們後來會發生些什麼事情呢?

《彼岸之嫁》。
故事設定在1890年殖民時期的麻六甲,林氏旺族意欲替過世的兒子與麗蘭舉行冥婚,若麗蘭不願將後半輩子交給鬼魂,她的家族就可能被龐大的債務壓垮。麗蘭一心想逃離這陰魂不散的婚約,卻發現自己被捲入一樁神秘謀殺,以及陰陽兩界層層難解,超乎她想像的事件中……。
改編自旅美華裔作家朱洋熹的暢銷小說《鬼新娘》,由馬來西亞導演郭修篆與何宇恆共同執導,吳慷仁、黃姵嘉、林路迪、田士廣與Janet領銜演出,跨走在陽間、陰間與中間地帶,吳慷仁飾演的二郎是神,嘻皮笑臉中其實是為了贖罪;黃姵嘉所飾演的麗蘭,是一個努力想要活出自己的前衛女生;林路迪則是「有足不知足,有愛不知愛,後來就太遲了」;田士廣的角色很妙:邪惡、非人類、前衛,曾經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讓他無法接受自己突然離世,於是滿懷著憤怒任性的隨心所欲;Janet的角色沒有死,也不算活的,失去女兒和家人的她,待在陰陽兩界的中間,而在這個灰色地帶中,很多事情都可能發生。
交錯在古代與現代,虛構與真實、人間、陰間、天界以及不陰不陽間,就好像怪奇世界一樣,可以任由戲劇化的想像無限延伸,愛情可以三角戀或者四角戀,愛情的對象不一定是人,也會跟非人,或者某種虛幻,非典型的愛情故事,讓《彼岸之嫁》無限放大出一個超現實的奇幻世界。
「小的時候我們會充滿妄想的說,我要去環遊世界,我想當太空人,或者我要怎麼怎麼樣的」,導演郭修篆說,「然後長大踏入社會以後,我們被工作、被生活,被種種種種的原因給綁住,慢慢忘記了童年時候想要去探索世界的妄想」;「所以透過這齣戲,我很想要鼓勵大家不要忘記那種心情與那種精神,不要被別人或者社會的想法給限制住了。」
「而不管是在那個『界』,每個人都面臨著一些社會告訴你你應該要負的責任,以及你心裡面真正想要追求的一些東西,他們有時候是衝突的,而你應該要怎麼去選擇、去解決」,林路迪說。「對的選擇、錯的選擇,還有世俗的觀念等等,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原罪,也都是從自己的視角去看事情」,吳慷仁進一部補充。於是不同的人會看見不同的結局,不同的人,在某個剎那,會以不同的方式豁達或釋懷,然而這個豁達就是一種結束嗎?或者,它其實是一個新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