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吳映潔 三十依然鬼鬼
GQ雜誌 2019/09/20 12:00
頭頂的太陽再辣,辣不過鬼鬼吳映潔,等拍攝的空檔,助理忙上前替她遮擋陽光,她霸氣說:「不用,我不怕曬黑。」沒什麼好怕的,出道14年,一路即使不算曲折,多少也跨過幾個坎。新聞台輪播她跨年表演走音不算什麼,曾經為等待戲約上門,苦熬兩年沒工作。前年也風光簽約韓國公司,卻在一年後和平分手。現在自組工作室當起老闆更沒本錢怕,還得帶頭衝。拍照時她隨意擺弄幾個姿勢就引起現場騷動,一旁有人出聲讚她好美,她樂得收下,還加碼秀出長腿,然後又是一陣驚呼。長大不是一夜之間的事,但既然花了時間讓自己愈來愈美,我們當然沒打算讓她藏私。文-Leo Chen
編輯-詹慧中
攝影-robinserious
執行、服裝造型-Cloud Chen
吳映潔8月推出新單曲,選在生日當天發布。30歲,聽起來是個應該鄭重其事的數字,本人倒沒什麼特別感覺。沒有忐忑、沒有焦慮,風平浪靜地跨過那條線。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分淡定也是近兩年才學會。遇到一些事一些人,包括她說的「牛鬼蛇神一堆」,見識一多,人也就淡定了。「有什麼招來我就怎麼接,當然還是會有煩惱的時候,但事情來總得面對,而且一定有很多路可走。我可以面對每個挑戰,現在的我已經可以這樣了。」

自己的舞台自己搭
16歲時就加入當時火紅的《我愛黑澀會》節目,沒有懷抱星夢,沒有大紅大紫的野心,只當作一種度過青春的方式,雖然總處在眾目睽睽的情況下,但她有超強的抗壓性,這來自更早的訓練。「我國小轉過五所學校,所以我的適應能力算是滿強的。」在瞬息萬變的演藝圈一待14年,感想是:「我能活到現在很不錯啊!」她露出甜美笑容,表示真心滿意,沒半點自我嘲諷。「我其實只做過藝人,沒做過別的工作,也會思考我到底能做什麼?但真的想不到。」不算苦惱,比較像是告訴自己:「既然沒退路,不如就心無旁騖地走下去。」

當初入行只覺得好玩,一路沒想太多,真正對表演上心也是這兩年的事。「所以為什麼現在要發單曲,因為我想表演。」關鍵在2017年簽約韓國經紀公司,並發行首張個人EP,本來已經踏上戲劇之路,就這樣突然被命運之手遞上麥克風。「我拍了五年的戲,中間也一直想唱歌但苦無機會,然後那張單曲成了一個契機。」雖然後來與韓國公司沒有繼續合作下去,但火苗點燃了,她不想吹熄,索性自己的舞台自己搭,成立個人工作室,自己既是老闆也是產品,壓力大不大?「壓力來自於如何不讓員工對你有很多抱怨。」不想當慣老闆,所以對待員工像家人。「我是一個需要被說服的人,幸運地碰到了一群很能說服我的夥伴,從執行、宣傳,到平面、MV,大家都是企劃裡的一分子,不是只有我而已。」現在公司經營得頗順利,日後是否考慮增加新產品?「不會。」她斬釘截鐵地說:「要做好一個產品不容易,光處理我的事就忙不完,不會想要去做另一個,我的能耐沒有那麼大。」

關於「可愛」以外的樣貌
可能不是沒能耐,只是想多留點餘地給自己,跟許多力爭上游的女明星不同,鬼鬼認為生活與工作要並重,偶爾給點挑戰可以,但沒必要赴湯蹈火。「工作與生活不能一個多一個少,我還是要我的生活。」話雖這麼說,新單曲還是全力以赴,自己寫詞不說,MV裡化身霸氣黑道女王,又躺棺材又殺熊玩偶,豁出去使壞,宣告長大的意味濃厚。「這次想給自己不一樣的感覺,一種成熟的甜美吧,也剛好送自己一個30歲的生日禮物。」

30歲,鬼鬼一點不避諱年紀,可能因為還年輕,根本不覺得威脅。那40歲呢?「怕!」秒回。「如果35還好,40可能會有點忐忑。」但她想在事業上再拚個十年,到時會是什麼樣子?想也沒用,且戰且走,至少感覺現階段很好,她想了想,應該有八十分左右的那種好。
出道時一臉古靈精怪與天馬行空的吳映潔,取了「鬼鬼」這藝名,現在30歲這樣叫會不會嫌太稚氣?「完全沒影響,就像羅志祥也是『小豬』一樣,大家會知道我是吳映潔─—鬼鬼,是一種親近的稱呼。所以不管是30歲才認識我或以前認識我的人,將會看到這名字不只跟可愛畫上等號,也可以是漂亮、性感等很多種可能。」


Profolio
吳映潔 鬼鬼
生日:1989/08/11
身高:163cm
用幾個形容詞形容自己:勇敢、無畏無懼、歡樂
近期有感的一句話:學習任何事都不簡單
最近讓你感到幸福的瞬間:逗大家開心的時候
心情不好的時候會做什麼:找姐妹說話
近期作品:單曲〈啦咪啦咪〉

抽言一:
這次發單曲想給自己不一樣的感覺,一種成熟的甜美吧,也剛好送自己一個30歲的生日禮物。
抽言二:
「鬼鬼」這名字不只跟可愛畫上等號,也可以是漂亮、性感等很多種可能。

想看更多鬼鬼可愛性感的拍攝現場?請看GQ 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