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無限鄧紫棋The start of something
Vogue 2019/10/10 00:00
曾經,她強迫自己去成為別人眼中的自己,努力演著那個被塑造出來的「人設」,然後有一天,她再也受不了,再也不想裝了,才發現,原來,並不完美的自己,也是可以被喜歡的。

Photographed by Lee Shou Chih
STYLIST DAVID LAI, HAIR COONEY LAI, MAKEUP DORA CHAN

在思考著該如何落筆鄧紫棋的時候,腦海裡浮現起她說的一段又一段讓人深思的話。
每個人的一天都只有24小時,人的精力也就這麼多,所以你必須要很清晰的知道你要拿這些精力、這些注意力去做什麼,要懂得分配先後順序,要有所選擇,要知道什麼才是真正重要的,如果在選擇時候,你覺得什麼都重要,到最後就會變成,你什麼都做不到。

什麼是最重要的,會因為不同的事情而有不同的答案,如果以做音樂為例,好聽是必須的,內容是必須的,對我來說這兩個是最基本的核心,是最重要的,也唯有在這兩個都做好的前提下,你才可以去想別的,比方Marketing,比方包裝,比方MV怎麼拍等等,而如果這兩個做不好,其他的部分即使做得再好,就會像是一個外賣盒很好看,但卻不好吃的那種感覺。越忙越亂的時候,你的腦筋越要清楚的知道,什麼才是重要的。

如果你的創作純粹是用來表達自己,那麼你可以隨心所欲的,不用去在乎別人懂不懂,但你把它留在家裡就好了,因為你的觀眾就是你自己。而如果,你渴望和世界產生連結,那麼你就得知道你的觀眾是誰,你就不能夠太過自我,但因此就必須去迎合大眾嗎?不,迎合大眾其實會有反效果,因為你一昧迎合他們的話,代表你是跟著他們喜歡什麼而去做什麼,是跟著他們走,那大家沒必要要聽你的啊。迎合大眾注定只能做到一個程度,注定就無法超越,我覺得必定是同時能夠滿足並打動他們的心,又擁有讓人意想不到的獨特自我,才能夠真正的被很多人喜歡。

人的天性都是喜歡分享的,如果有人長期百分之一百的時間都喜歡獨處喜歡寂寞,那他肯定曾經有過不愉快的經驗,才會變成這樣子。我喜歡表演,因為我喜歡音樂;我喜歡音樂,因為當讓人聽到我花心思所做的歌時,讓我覺得我與他們之間就產生了連結。我喜歡分享,音樂與表演是我分享的途徑,是我把自己,說出來的方式。

不只是娛樂圈,任何一個領域其實都一樣,人在謀生的過程中,就是會對對你有威脅的人特別有敵意,然後為了生存,也可能會做出一些不對的事情,曾經我對這種現象覺得非常失望,但慢慢越來越清楚的明白,你不需要把這個世界想的太美好,但是,也永遠不要失去希望。
黑色綴珠鍊洋裝(Burberry)
我不認為當你跌倒時候,就要逼自己馬上堅強的站起來,不想站起來就好好的坐著休息啊,也許就是要在那樣的一個情況中,你才會發現自己擁有什麼。我相信人生中所遭遇的一切
都不會是無緣無故的,都是有意義的,或許你現在不明白,但有一天,你會知道。
F字母斜肩洋裝、銀色外套(Fendi)
迷彩抽繩洋裝(Miu Miu)
音樂的奇妙在於,當你在一個很絕望的狀態裡時,如果有人說出了你的絕望,你突然就會覺得,你是被理解的,我自己也曾經經歷過一段瀕臨崩潰邊緣的時候,也在那邊徘徊過,我知道那種感受,於是我能做的,就是為他們寫歌,如果剛好遇到了那些人,就算不能成為他們的希望,也能成為他們的出口。
仿皮草上衣、紅色長褲(Burberry)
未滿25歲便完成了100場個人演唱會;曾經登上福布斯中國百大名人權力榜兩次;福布斯2016年「30 under 30」全球三十歲以下,最具潛質音樂人中,她是唯一在榜的亞洲音樂人;她的「光年之外」,在You Tube頻道上,達到2億次的觀看次數;而大大小小的獎項,更是羅列在她一路的過程中。

傲人的成績像是閃耀的星芒,妝點著她的音樂之路,然後璀璨背後,卻其實有著一個又一個心緒的起伏,問鄧紫棋對自己最大的自豪是什麼,她說:我沒有放棄,我仍舊在這裡。
笑言不知大家對她打哪來的叛逆印象,她說自己從小到大都其實是一個很乖的人,唸書時候除了因為貪睡遲到之外,沒有因為任何其他的事情被學校處罰過。她會堅持她認為對的事,但如果,比方和媽媽爭吵,兩人各持己見都認為自己是對的時候,她會屈服。因為我很乖啊。她大笑。

16歲出道,人生的第一個職業就是當歌手,做為一個新人除了愛音樂、喜歡唱歌之外,其他所有的一切眉眉角角,完全都不懂。於是每當想要堅持些什麼,想要反抗時,只要有人對她說你不懂啦,她就真的覺得是因為自己不懂,於是繼續做乖乖聽話的那個人。
活在別人的眼光中,她看待自己的標準,就是別人給她的標準,而在別人的標準下,她挫敗的發現自己竟然是不及格的。「你知道我從來在學校的成績都是很好的,於是走到社會裡,有人說你某方面不及格的時候,那個打擊是非常巨大的。」

強迫自己成為別人眼中的自己,在「人設」的概念中,面對明明自己也沒特別喜歡的造型,卻要擺出一副我就喜歡這樣穿的態度;明明自己心裡虛的要命,處處卻又要演得很自信;然後說她胖,說藝人是不能胖的,於是努力減肥,於是少油少鹽沒味精,餐餐不是水煮西蘭花,就是玉米或番茄,最瘋狂時候,一天吃了16顆番茄,而要是哪天吃了一口飯,心裡就充滿了罪惡感……。然後被諸多誤解,有口難言……。彷彿光鮮,卻活得很累很累很累。

這些狀況周而復始的發生著,直到兩年前,她再也受不了,再也不想裝了,一種豁出去的放棄心情想著,反正我都胖成這個樣子了,反正我都跟公司吵架吵到這個樣子了,反正大家都已經這樣看我了,反正都已經怎麼怎麼樣了,還可以怎樣。她不想要再逼自己了。

那時候的她正在做《Queen Of Hearts》的世界巡演,演唱會上,她開始和大家分享她真實的心裡感受,說著說著,她哭了,然後在慢慢卸下防備的過程中,她突然發現,原來大家沒有要看她裝耶,原來大家是可以接受她的軟弱的,原來當情緒激動而唱到破音,沒有辦法做到最完美的演唱時,大家仍舊願意用尖叫來表達他們的喜歡、鼓勵與支持;原來我……。「原來,我可以放鬆一點。」

「如果不是因為我有信仰,我想我早就得情緒病了」。鄧紫棋突然說。那些台面上大家知道,或者台面下大家所不知道的,她經歷了太多太多。而因為堅信著萬事都互相效力,堅信上帝不會讓你遭遇你無法承受的挑戰,於是始終往前邁開步伐。她說,你不需要把這個世界想得太過美好,但是永遠不要失去希望。

學會放鬆之後,別人心寬體胖,她卻慢慢瘦了下來,正常吃,不忌口,但是懂得適可而止,飽了就停;過往每每情緒震盪時候,她就寫歌,就像是一個出口,釋放著她鬱積在心底的感受,如今音樂仍舊是她與世界溝通的管道,然而心的視野擴大了。
她說,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的我,沒有任何的背景,單純只是一個喜歡音樂的女孩,然後慢慢我擁有了自己的舞台,擁有了一群聽眾,我很想讓大家看到的,是一個希望,是如果我可以,大家都可以。

她說至今11年的過程裡,嘗試過攀登高峰,達到了自己想要的高度,也試過去到谷底,看盡人世百態,然而不管是成就的掌聲,或者抵過了一些謾罵,對她而言都是已經經歷過,都已經是曾經了,現在她更在乎的事情,是做有意義的事。

她說上帝讓我擁有了影響力,不可能只是為了讓我在舞台上唱得爽,祂在我身上一定有一個目的性,一個意義性,是能夠帶給人力量的,如果我所經歷的一切困局,能夠轉化成一種鼓勵,那麼我所曾經受過的痛,也是值得的了。
她說,以前我曾經說,音樂是我的生命,但我現在覺得,音樂不是我的生命,我的生命大於音樂。

她說鄧紫棋於我的意義,等於無限。

十支手指有長短,樹木有高低,沒有一個人應該被一種標準所定義,而自信這件事情,是當你真的懂得去接受自己的本相,當你不再要求自己一定要像別人的形狀,當你懂得看你自己有些什麼,懂得怎麼去擁抱自己的一切時,你就自然而然會擁有的,然後,你也可以真正的變得美麗。
膠片流蘇西裝式洋裝(Nicole)

撰文 許麗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