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藝術先鋒Art pioneers
Vogue 2020/01/20 00:00
吳悅宇 創造無限可能
吳悅宇用十年的時間,從一個完全的新人,到如今讓「TKG+」成為當代藝術的標竿畫廊,過程中起伏與挑戰不斷,她說堅持除了需要熱情,還要有責任與使命感。

當我驀然驚覺「TKG+」十年的時候,我自己也被這個數字嚇到了,這麼快,十年了,回首當初我為自己所設定的目標,有的已經達成,有的還在努力,而其中最讓我開心的是,曾經我期望把「TKG+」打造成只要是關注台灣當代藝術的人就會知道的平台,這一點,我做到了。
做為台灣現代藝術的開拓者「耿畫廊」主理人耿桂英的女兒,吳悅宇從小就浸淫在藝術的環境裡,身邊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幾乎都是藝術圈的一份子,耳濡目染間,她對自己未來的想像,也是和藝術有關,「可是很奇怪,之前我把整個圈子都想過一遍,就是沒想過要當一個畫廊的廊主」,她大笑。她想過要當創作人,大學選讀廣告設計,雄心壯志的夢想著要用自己的專業與創意,幫別人完成他們沒有辦法完成的事情。然而在這些想法逐一因為各種原因幻滅時,她一度開始懷疑人生,逃避式的想說乾脆在紐約繼續念研究所好了,媽媽說話了,回來吧,先在畫廊蹲個一段時間再說,這一蹲,就是兩年。「這兩年,我驚喜的發現,這根本就是我想做,以及我應該要做的事」,幫藝術家完成展覽的規劃、爭取好的展出機會、設計製作好的出版品記錄……,「然後越接觸越發現,台灣在拍賣市場上,已經缺席太久了,心裡突然間就萌生了一種我應該要去做點什麼的使命感」,於是她創立了「TKG+」,有別於「耿畫廊」以前輩藝術家為主,她將視角放在當代的新銳藝術家,取名叫TKG+,除了有傳承的意涵,更以「+」(plus)來揭示無限可能性的企圖,就像從草創至今,始終保有的「TKG plus project」展場,她說「在專業與經驗的累積下,永遠都要繼續保有實驗性的精神,然後你才會有動力繼續開拓、開發」。
「TKG+」十年了,吳悅宇站在台灣的基礎上,放眼下一個十年,她說,「這裡是超越我們想像的空間,我希望我永遠不要想像到這個品牌的終點站。」

撰文 許麗玉
PHOTOGRAPHED BY LEE SHOU CHIH, HAIR DANZ, MAKEUP CLAIRE
林珮鈺 走在當代藝術前線
「就在藝術空間Project Fulfill Art Space」林珮鈺走在當代前線,勇於發掘新生代的當代藝術家,同時積極引進國外藝術家作品來台展出,就這樣走過了10個年頭。

從線上藝術平台到實體藝廊空間,「就在藝術空間Project Fulfill Art Space」藝術總監林珮鈺將她這場藝術大長征走得漂亮且精彩,「藝廊編制小,做決定和方向快,責任也都是自己承擔。找誰展覽,檔期的節奏怎麼安排?常常需要討論的對象。還好身邊有很多好的合作夥伴、藝術家和前輩諮詢,這些過程對我都很有幫助。」畢業於紐約大學視覺藝術行政非營利領域碩士,林珮鈺謙稱自己半途出家,沒有畫廊背景。她配合每檔展覽舉辦座談會,邀請相關領域學者參加,累積資料與人脈,也邀請國外藝術家來台辦展,逐步打開空間的知名度。最重要的,是扶植更多本土的優秀的新生代藝術家,從平面繪畫、錄像到裝置藝術,持續開拓更多展覽空間的可能性。
林珮鈺形容自己看藝術的方式很任性,喜歡「簡單不複雜,可以把一件事情講出來。」的作品。她認為創作就是不要繞圈圈,直接到點的溝通。目前藝廊一年約舉辦8檔展覽,其中搭配1-2檔國外藝術家展覽。提到自己最適合經營藝廊的特質?「夠Open-Minded吧,願意放手讓藝術家做任何嘗試,彈性也夠大。很多人都說,我是理想性的藝廊老闆,但我遇到問題時能很快去修正和反應,也很負責任,出了狀況一定會出面處理,能夠保護藝術家和藏家雙方。」
曾入圍金馬獎的藝術家張徐展將家族祖傳的百年紙紮藝術,結合電腦定格動畫,將充滿手感溫度的紙紮融入新生命;現地製作的裝置藝術家陳松志利用生活中的尋常之物,創作出超越視覺感官的詩意,都是林珮鈺欣賞的新銳藝術家。即將在2020年1月登場的當代藝術博覽會,就在藝術也將帶著畫家陳建榮、謝牧岐、王璽安,及機械動力裝置藝術家毛利悠子的作品參與。
就在藝術去年慶祝成立10週年,林珮鈺認為,整理合作計畫,找到對的藝術家合作,是接下來5到10年的重要目標。韓國的重要策展人之一金宣庭去年幫她策了藝廊10週年的展覽「《你會在那兒嗎?》Will You Be There? Loom 02 創作計劃」。這是就在藝術空間的第一檔韓國展覽,「我非常感謝他,帶了很多新的韓國當代藝術家來到這裡。」問她什麼是過去10年中,感覺特別驕傲的事?她答得輕巧,但又舉重若輕:「Staying Alive,也還能繼續去做些有趣的東西。」

撰文 Faith Su蘇瑜棻
黃亞紀 藝廊品牌經營學
藝術家出身的黃亞紀也是撰寫藝評、翻譯著作的高手。這讓她在策展和培育當代藝術家新銳時有著不同的高度,彷彿能從藝術洪流中掬出耀眼金沙。

走進亞紀畫廊,《吳美琪:YXX-The Flares》作品衝擊著視覺神經,而《植田正治逝世20年紀念回顧展》也即將在1月18日於臺北華山開展,交錯出經營者黃亞紀對於培植台灣在地藝壇新銳以及聚焦亞洲戰後和當代藝術的兩大軸心。
黃亞紀最早以藝術家身份出道,作品曾在美術館參展,後來開始寫藝評以及在移居加拿大期間開始從事翻譯,使她既能策展又能論述、累積了多重面向的功力。在接手翻譯期間她暗自期許能把心中尊敬的日本攝影大師:杉本博司,森山大道,荒木經惟和中平卓馬的著作都翻譯一遍,因為這樣的關係也開啟了她與大師的合作之門,再加上在亦安畫廊台北的經驗積累,表面上看來「Each Modern亞紀畫廊」成立時間不長,背後卻有著近十五年耕耘、深厚紮實的功底。亞紀表示:「過程中雖有很多的轉折和經驗,反而讓我對於現在的經營有非常充分的準備跟理解」。
亞紀表示:畫廊產業看似門檻不高:只要有空間能掛藝術品就可以了,但怎麼經營出自己的特色和品牌:讓買的人覺得不吃虧,未來還會有漲值的空間,甚至怎麼透過藝廊經營進一步去發揮國際影響力:比如中平卓馬在台灣以外的地域展出也會詢問參考她的意見,或是因為亞紀藝廊的關係,甚至啟動了藝術家李元佳在泰德美術館的展覽,都是讓她覺得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把畫廊當品牌經營,除了需要藝術眼光和人際EQ,在經營方面更是從談判技巧、成本控制、展覽策劃的脈絡,如何將藝術家跟國際去做定位和比對,有太多策略性的事情需要思考,跟經營一個企業沒有區別:「就是如何讓你的產品(藝術作品)被大家接受並且理解,還必須具有一個金融性,有許多市場上必須把握的部分」,必須是一個全面且縝密的經營。
面對現在藝術市場雖火熱,卻有商業炒作的傾象,亞紀堅定地說,「其實越是這樣我們反而更要堅持下去,包括堅持自己的路線,或是去發掘未來能在藝術史上留下來的好的作品。」如果要對想進入收藏的入門者給點建議呢?她說,還是必須了解基本的藝術史,要研究但不要忘了藝術的樂趣和感動。我曾經用Beatles的〈I Wanna Hold Your Hand〉這首歌來舉例,你一定要找到你忍不住要牽藝術之手的”something”。

撰文 September
PHOTOGRAPHED BY LEE SHOU CHIH, HAIR MIA CHEN,MAKEUP KEI LIU
陳品妤 陳品伶與她們的Hiro Hiro
個性互補的陳品妤、陳品伶從小被藝術品環繞著長大,她們對網路世代的年輕藝術家、藏家觀察敏銳,也表示各種藝博的確帶動了年輕藏家崛起。

聆聽經營Hiro Hiro Art Space的陳品妤與陳品伶談到藝術行政從運輸到稅務到每個環節的繁瑣,以及為了布展的日以繼夜,腦中不禁浮現出《她的私生活》劇中的成德美影像,但劇中只演出策展時辛苦的冰山一角,如非對藝術充滿熱愛絕對無法甘之如飴。品妤與品伶這對年輕的姐妹拍檔,從小在喜好藝術收藏的父親薰陶下,承繼並培養出對藝術的好眼光。童年記憶裡就被前衛藝術品環繞著長大,讓她們的眼光超前,不走藝術名牌的安全路線。「能夠找到有潛力的未來之星,把他培養起來,這個過程是相當有趣的。」但是要能從這麼多創作者中發掘出誰是明日之星,相對也考驗藝廊經營者的眼力和功力,「我們的標準是:創作者的個人風格是否能強烈的被人記住,不用看名字就知道他是誰。有個人風格才可能在藝術史上被安插一個位子。你有什麼藝術論述是別人所沒有的,才會在藝術史上被書寫出來,我們希望能找到的正是這樣的藝術家。」品妤提起成立Hiro Hiro Art Space的契機,原本在藝廊工作的她,眼看著蠻多喜歡的藝術家和企劃受限於條件不合,不斷被錯過,毅然辭職決定自己經營藝廊實現夢想,同時找來也在藝廊實習過的妹妹一起打拼。「我們的個性蠻互補的,」姊妹笑著說,讀文科的品妤和數學很好唸理工科的品伶,一個敏銳感性一個擅長分析,完全是最佳拍檔,姐妹倆花了半年時間才找到現在Hiro Hiro Art Space這個被植物覆蓋、獨棟的挑高空間。
目前她們展出的,都是自己喜歡也納入收藏的作品,例如09年底展出的佐藤誠高,也培養出信任她們眼光的藏家,如同時尚精品買手店,跟著她們的眼光,聆聽她們的建議多半不會錯。她們對年輕藝術家和藏家的觀察都很敏銳:例如社群網路的發達,年輕人易受同儕效應的影響,有些藝術家也開始用限量複數品先打開知名度和收藏廣度,再帶動單一作品價格的現象。
對於藝術投資入門者,品妤建議:喜歡絕對是最重要的,其實作品本身並沒有任何改變,改變的是因為時間而改變的價錢,如果五萬塊的時候你不想買,十萬塊的時候你也不一定想買,到五百萬的時候,你為什麼反而會想買它呢?一針見血指出盲點。Hiro Hiro有如綠洲,為渴望認識更多當代藝術的人存在。

撰文 September
PHOTOGRAPHED BY LEE SHOU CHIH, HAIR MIA CHEN,MAKEUP KEI LIU
江馨玲 畫廊是一生的事業
浸淫在藝術領域中的江馨玲說,如今已不單純是從視覺享受來看待藝術,而是期待藝術可以提供一種新的思考方式和社會關照,這是對創作者的一大考驗,也讓藝術領域變得更加精彩。

「高潮低谷不就是人生常態嗎」,香港馬凌畫廊的Lorraine江馨玲說,「那就平靜對待,重新來過。」
Lorraine出生於香港,父母是台灣人和上海人,她從小就喜歡藝術,愛逛美術館,大學在美國修讀藝術史和經濟,曾經在紐約The Met與Guggenheim美術館實習,之後在佳士得Christie's拍賣行工作了四年。四年之後她有點乏了,想要做一些新的嘗試,剛好遇到打算在香港開畫廊的Edouard,也是她後來的先生,就這麼轉換跑道,創立了馬凌畫廊(Edouard Malingue Gallery)。
得力於Edouard的父親Daniel Malingue在巴黎經營現代藝術畫廊已有五十多年的經歷,馬凌畫廊2010年的開業展,舉辦了香港畫廊界歷年來最大型的畢卡索展引起大眾關注,然而一方面因為現代藝術的作品不好找,一方面Lorraine一直想做當代藝術,於是改變方向,開始將觸角探入當代藝術的領域,初期以歐美藝術家為主,然後逐步將目光投向亞洲,關注亞洲藝術的發展,如今已成為以代理中國大陸、台灣、香港,及東南亞藝術家為主力的當代藝術畫廊。持續擴大視角,前兩年除了將馬凌畫廊進駐上海之外,更積極的促成,將國際上新興的Condo概念帶到上海,透過畫廊之間聯手合作的展覽,展現更多精彩作品,目前已舉辦了兩屆。
每一個腳步都伴隨著機會與挑戰,Lorraine說藝術領域對女性經營者應該是比較友好的,「女性天生的敏感、細膩,以及豐富的情感,都是藝術行業需要的特質」,然而相對的辛苦,是如何平衡工作與家庭的關係。家裡的三個小朋友年紀都還很小,正是最需要媽媽陪伴和參與成長的時候,然而她的工作,卻常常需要全世界到處飛,這是最讓她苦惱的,幸好夫妻一起經營畫廊,可以協調輪流飛,以爭取更多親子相處的時間。
而就像是一種共同的成長,「很多我們合作的藝術家,都和我的年紀相仿,所以我們其實是一起走過事業的各個階段,共同經歷著人生的成長」;「而讓那些打動我的藝術作品,通過畫廊的工作被更多的人看到,然後去打動更多的人,是我們的目標,也是讓我們真正開心的。」
「這是一生的事業」,Lorraine說,這一生的事業,伴隨的是永遠的責任與始終旺盛的熱情。在持續前進的未來裡,高潮與低谷勢必會不斷發生,就像人生一樣,而她要做的,就是從容以對。


撰文 許麗玉
PHOTOGRAPHED BY NATALIE DU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