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分手需要練習,親愛的,有一天妳會好起來的!安慰失戀的六個建議
女人幫滔客誌 2019/03/11 23:12

(100).jpg

 

連假的其中一天,正當我放下手機準備躺平時,電話響了。

 

是R,她在家把自己灌醉了,打來找我ㄎㄧ揪笑。我心想反正放假,就由著她,沒想到我掛上電話時,已經將近凌晨三點。

 

隔天下午,我擔心她的狀況,傳訊息問她還好嗎?

這小妞整個斷片,完全不記得自己打電話給我,更忘了自己說過什麼!

 

我沒再追問,因為我知道,有時候,醉酒的人說的話其實更清醒、更坦白;我是她壓抑許久後的一個宣洩出口,確定她平安沒事後,我們就結束對話。

 

沒多久,她又傳來訊息:「妳是我找的第二個人。」翻譯馬來糕:『第一個,是他。』

 

看著訊息,我笑了,卻也心疼著。我們都在愛裡受過傷,對於這幾個字,自然了然於心。

 

親愛的,我們都失戀過,也看過別人失戀,當妳身邊有剛失戀的朋友,妳都怎麼幫助她走出失戀?其實我們能做的,不外乎就是「傾聽」與「陪伴」;只是要怎麼把這兩件事做好,我有一些些建議:

 

『傾聽』

 

1.聽她說話

不要相信她在這個時期所說的「我很好」、「我沒事」、「妳放心」這三句話。沒有人在失戀時會很好;就像R在那晚的電話中,不斷重覆跳針『我好難過,妳知道嗎?』親愛的,我知道妳難過,雖然說失去的不能重來,但妳放心,我們都知道,56不能亡。

 

2.讓她哭訴

親愛的,當妳失戀時,如果有人勸妳不要哭,妳是什麼心情?這就好比有人親喪,我們硬要叫人家「節哀」一樣,怎麼可以這麼殘忍!明明都痛得快要死掉了,為什麼不能哭?為什麼還要壓抑?為什麼要逼人家「抑制哀痛」?己所不欲,怎麼可以還施於人?真是壞透了!

 

3.陪她回憶

其實台下的觀眾就我一個,其實我也看出她有點不捨。這時候的她,想找個人陪她一起回憶過去那些美好,因為另一個當事人已經領便當去隔壁棚當別人的男主角了;我們就不妨當個好聽眾,聽她說著那些過去。

 

『陪伴』

 

1.推她出去曬太陽

別笑!我是認真的。帶她出門,別讓她總是一個人獨處待在一個空間裡胡思亂想。如果妳怕帶她去看海會有危險,怕她一時想不開,妳可以陪她到附近公園,然後幻想,這城市喧嘩的街,變成,無人美麗的海岸…盡我們所能的給予陪伴,讓她知道,她並不孤單。

 

2.陪她做些能暫時忘記痛苦的事

要一個剛失戀的人馬上放下情傷,是『不可能的事』;但可以暫時用別的事情轉移她的注意力,別讓她一直想著失戀的傷痛。看電影、逛街、夜唱…怎樣都好;畢竟,分手是需要練習的,等時間久了會變勇敢的。

 

就像R買醉,也是暫時忘記痛苦的一個方式,雖然她選擇一個人在家灌醉自己,但至少她是處在一個安全的環境。要買醉可以,可是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在外面喝到不省人事被撿屍。失戀已經很痛苦了,還被撿屍,搞得失戀又失身,豈不得不償失?就算是想找人取暖,也要在清醒的時候,他開心她樂意,才划得來,是不?

 

如果妳朋友還是堅持要一個人在外面買醉,妳就從她後腦勺巴蕊,反正都是要求個不醒人事來忘掉痛苦,不如就一掌給她個痛快。

 

3.音樂也是一種陪伴

聽誰的歌治療情傷比較好?

 

淡然轉身可以聽「我能體諒」;趁洗澡時大哭,可以挑戰「失戀無罪」;假裝忘記了,可以聽「我很忙」;想麻痺自己時,可以聽「寂寞不痛」;想看于晏老公止痛的,可以來首「分手需要練習的」…一定會有一首A-lin,是她。

 

不過,被男朋友跟閨蜜同時背叛的R,有一首歌不需要聽:「好朋友的祝福」

啊是要祝福什麼?沒有造口業詛咒他們已經是拎揍罵的最大仁慈。

 

親愛的,我期待妳滿血復活的那一天。

(資料來源:女人幫滔客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