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新聞

巷仔內/倒果為因痛批國產車 高嘉瑜質詢前請先做好功課
NOWnews 2020/03/28 14:34
DSC04054
民進黨立委高嘉瑜。(圖/記者呂炯昌攝)
昨日新科民進黨籍立法委員高嘉瑜在立法院質詢時,痛批政府長年用關稅保護國產車廠,未來當台灣加入CPTPP時,才能讓國人擁有合理價格購車。聽完高嘉瑜的質詢全文後,忍不住想說,高嘉瑜委員真的應該在質詢前多做點功課,否則會被國產車廠及其相關供應鏈30萬就業人口感動的淚水給淹死。

高嘉瑜認為,2000c.c.以上的進口車要課徵60.4%的各式稅負,超過新台幣300萬元以上的車款,還要加徵10%的奢侈稅,但在這種情況下,行政院各部會首長,除教育部長外,均選擇進口車,顯示政府不該再繼續用高關稅保護國產車業者。

對此,經濟部長沈榮津表示,進口車的性價比較高,希望國產車業者應再努力。對此,高嘉瑜怒批:「這句話聽了50年了!」並指出,裕隆近五年來外銷數量是零,近年國產車市占率更節節下滑,與進口車形成死亡交叉,顯示民眾寧願購買進口車,因此政府該檢討汽車關稅,俾便台灣加入CPTPP時,不會形成障礙。

其實聽完高嘉瑜的質詢後,可以發覺她重視的根本不是普羅大眾能或不能用合理的價格,買到自己屬意的車款,明確地說,其實是一腳踢開她認為台灣加入CPTPP的最大障礙──國產車業者。

暫且先不談全台灣國產車業者再加上其相關供應鏈的就業人口達30萬人左右,若真如高嘉瑜所說,可能造成這30萬人失業;也假裝不知道她「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的那個部分。

就單純談談國產車市占率「死亡交叉」這件事情好了。事實上,若以平價車來相比,國產車與進口車之間稅負的差別,看似僅在17.5%的關稅這件事情上,但很多人不知道的事情是,台灣各國產車廠都有其技術母廠,由於台灣汽車市場的經濟規模不夠,因此關鍵零組件的價格也一直居高不下,更別提許多零組件的進口關稅也同樣居高不下。

舉例來說,約占汽車製造成本兩成左右的引擎,進口關稅就和成車一模一樣,都是17.5%。在這樣的情況下,隨著技術母廠不斷調升零件價格,台灣汽車的價格怎麼可能不上漲?而長此以往,台灣國產車又怎麼可能有市場競爭力?

再者,造成台灣車價高居不下的原因,其實根本不在於關稅,而是在於貨物稅。簡單來說,消費者所購買的每一部國產車中,其中有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是在支付貨物稅。若高嘉瑜真的想要為民喉舌,為什麼不提出取消徵收或乾脆廢除貨物稅?如此一來,不管進口車也好、國產車也罷,就算是最便宜的小車,都能立馬降價超過新台幣10萬元以上。

回過頭來講關稅好了,質詢中提到香港、日本、美國的汽車幾乎都是零關稅或低關稅,就算中國大陸的汽車關稅都比台灣來得低。但為什麼不說,日本、美國、中國大陸都有著非常成熟、遠超過經濟規模的汽車市場與汽車產業?事實上,與其他開發中國家相較下,台灣17.5%的關稅根本不算高,如印度的關稅是60%、巴西是35%、泰國是70%。

當然,相信很多人會說,台灣國產車業既然長不大,那麼為什麼不乾脆進口就好了?那麼,你一定沒聽過「汽車是火車頭工業」這句話。開發中國家發展汽車業的目的不單純是因為它能賺錢,或是供應本地的汽車需求,更重要的功能帶動相關產業的供應鏈的成長。另一方面,隨著汽車產業的升級,更能帶動新技術的成長。舉例來說,汽車零組件股中的東陽、堤維西都已經切進世界級車廠的全球供應鏈之中,另外,電動車相關零組件的能元、台達電、致茂、正葳、亞光、和大、群創等業者,都有機會走向世界,這才是國產汽車產業對台灣的真正存在價值。

更別提國產汽車產業及其供應鏈,正供養著全台灣30萬人,換言之有30萬個家庭正仰賴這個產業生活。

當然,如果台灣能夠加入CPTPP,對整體台灣產業來說都是好事,但對於汽車產業來說,政府該做的是什麼?政府該做的事情是增強國產車體質,使得國內的業者更能夠與國外的技術母廠形成整合戰力,切進技術母廠的供應鏈。在此同時,也要降低台灣汽車無端墊高的成本,如貨物稅等,才能讓台灣的汽車業,形成具有良性互動的競爭力。接著鼓勵台灣具有研發能力的廠商,如華創車電,在強化國產車體質的同時,共同協助台灣的國產車業者形成對外輸出的競爭力,才能在加入CPTPP後,形成正向循環。

我們期待,新科立委在爆料或質詢之前,都針對所要談的產業做詳盡的瞭解,多做點功課、多一點訪察,讓國會殿堂的質詢與討論更有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