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觀點投書:當世界為他喝采,台灣呢?
風傳媒 2017/08/13 06:00

一切的故事從「錢」開始。

台灣人很不習慣出現一位富裕的中研院長。 中研院長的形象大概要跟陶淵明連在一起,一簞食、一飄飲,家徒四壁,這才是大家心目中的完美院長形象。

過去的中研院長以文人出身為主,鬻文為生的文人雅士如何連結到財經這一塊? 不是刻意經營刻苦儉樸形象,是文人本來就很難連結到富貴。

如果早在經濟市場已經享負盛名,因為專業研發在全球獲得殊榮,光賣出研發專利,已經可以庇蔭子孫數代,沒有變窮的條件,這樣的人願意放棄所有利再滾利的機會,回到台灣,只為了為台灣再找一條出路呢?

我認識的發明家個個神采飛揚,成功的發明家,每樣發明價值不菲,無法與貧窮連結在一起。

第一次親見翁啟惠院長,推翻了我所有的觀感。 

2016年06月,「中央研究院院長交接」典禮,(右起)前院長翁啟惠、前院長李遠哲、副總統陳建仁、中研院院長廖俊智、中研院代院長副院長王汎森。(資料照,陳明仁攝)

浩鼎案爆發第一時間,我投書媒體,批判最嚴厲。 「一個中研院長,怎麼可以有錢?」 跟所有社會大眾相同的看法,坐這個位子的人,應該是淡泊名利,清心寡欲,卻忽略了是有錢人願意回來坐上這個位子這個選項。

一切的故事從「錢」開始。

金錢揹負著原罪,害好多故事怎麼說都說不清。 寡言的翁院長不愛說,只能在法庭上說。 對於在國際上享有崇隆聲望地位的人,遭受境管,還指稱貪污,這是他無法承受之重,莫大的侮辱。

好事者譬如我很愛說,如果你也愛聽,請繼續聽下去。

2014年翁拿到以色列沃爾夫獎,這是僅次於諾貝爾獎的化學獎,2016年三月美國威爾許獎,2016年英國皇家科學獎,時值浩鼎案爆發,翁啟?兩個獎全部放棄。 

或許我們聽不懂這些獎項,如果拿了沃爾夫獎和威爾許獎兩個獎,照國際慣例,下一步就是諾貝爾獎。 去年預測的諾貝爾獎就是翁院長的醣分子研究將獲得。

因為遭受境管如此屈辱的對待,翁啟?放棄領上述獎項機會。 這位一生與化學為伍的科學家,是歷任中研院長中,惟一保有實驗室的中研院長,實驗室才是他本家。 跟李遠哲完全不同,他不懂政治,堅持不碰政治,卻在熱鬧有餘的社會氛圍下被畫上政治顏色。

這位全身充滿科學家本色的前院長笑說,自己從來不是生技專家,一生得過獎項無數,沒有一個獎跟生物科技有關。 2006年應李遠哲力邀回台擔任院長,當時已經享譽國際的翁啟?一再推辭,連投票表決他榮膺中研院長時,他都選擇缺席。

人在美國的翁啟?被「架回」台灣奉獻時,必須放棄所有美國夢,所有事業及國際成就,全放下。 他還因此退還了1500萬美元的研究經費,加上全部家當,攜家帶眷回到故鄉。 對他而言,用我們俗人的眼光來看,只看到放棄和犧牲,我們看不到收獲,除了這個院長榮譽大帽。

2006年回台擔任中研院長,翁有感台灣除了電子代工業太受限,一定還有其他路可以走。 最後,他找到了生物科技業。 原來,旅居國外多年,台灣出外的人才可以在各大藥廠大放異彩,為何在台灣無法發揮? 原因出在環境,這位化學家親手催生了生技條例,2007年,在立法院極大掌聲中通過。

總統蔡英文前往台南參訪台霖生物科技園區。(資料照,蔡英文臉書)

「為台灣找一條出路」,這個初衷獲得朝野共識,開始了台灣生技業的春天。 從此,生技業市值不斷增加,讓投資者享有免稅鼓勵,技術投資者可以持有股票擔任董事。

放諸全球,生技業通通一樣,沒賺一毛錢,股票市值飆翻天。 這位化學家不碰股票市場,卻因為持有股票,帶有原罪遭眾人口誅筆伐。

原本一切的美好,如果不是股票市場掀起波瀾,去年我們可能產出一位諾貝爾獎得主。

故事很多,有太多人在股市進出攪亂一池春水,生技業太誘人的數字遊戲,已經黑化了原來生技發展的美意。

說翁院長藉權勢圖利自己 ? 這位花了一年時間才搞懂事情來攏去脈的當事人,沒有經手過技轉公文,怎麼帳全算在他頭上了? 誰簽發的公文,社會輿論為何沒去追查?

寶寶不說,因為寶寶生性敦厚,倒是路人甲我真想說。 

聽到去年我們與諾貝爾獎擦肩而過,我的痛心不言可喻。 如果眾人目光還放在中研院長不該是有錢人身上,翁院長,為了這個小島放棄你所有榮耀,連一生的清譽都得一起陪葬,值得嗎?

他還是一臉淡然,台灣生技業好不容易走到這裡,這是我們很好的機會,為了推台灣上生技國際舞台,他此刻讓台灣和美國正式成了合作夥伴,現正在發光發熱中。

這位化學家還是天真相信,為下一代找到出路,回台灣沒有白白犧牲。

看到這位天真單純心念的科學家,我只有心疼不捨和停不了的難過。

當世界為他喝采,台灣呢?

 

*作者為資深文字工作者

Insert titl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