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社論-經國之路 蔡想想
中時電子報 2018/01/13 04:10
 今天是蔣經國前總統逝世30周年,旺旺中時民調針對歷任總統對台灣的貢獻進行調查,蔣經國得到53.3%受訪者的認同,以過半的壓倒性數字拔得頭籌,是排第2名的李登輝的4倍。即使在自認泛綠的民眾中,蔣經國也以44%遙遙領先其他卸任總統。在問到歷任總統誰最愛台灣?則有32.8%受訪者回答蔣經國,排名第2的李登輝僅12.1%。如此的「蔣經國魅力」,看在民主進步黨籍、號稱「愛台灣」,但民調滿意度崩跌到26%的蔡英文眼中,是崇敬?羨慕?還是嫉妒?其實這些反應都不必,蔡英文該做的是學習蔣經國,勇於改變、以人民為念。

 在綠營撲天蓋地的去國民黨、去威權、去中國工程下,蔣經國依然「魅力無法擋」,成為台灣人民心中最肯定、最支持也最緬懷的領袖。答案其實很簡單,在台灣遭逢內外挑戰、國際劇變的1970和1980年代,蔣經國以傑出的領導,屢屢讓台灣逢凶化吉,並為台灣創造經濟奇蹟,贏得亞洲四小龍的美譽。雖然他在掌權初期仍延續威權統治,卻有計畫地解嚴、開放黨禁報禁,打開台灣邁向民主政治的大門。

 可以這麼說,蔣經國是台灣經濟發展與政治民主化的奠基者。這一位讓台灣人隔了30年仍感戴不已的領袖,像一面鏡子,不只映照著台灣政治領袖的困境,更像一盞探照燈,指引台灣發展的方向。蔡英文應潛心修習「蔣經國學」,依著蔣經國的治國之道,反省調整。

 蔣經國清廉、勤僕、親民,這樣的人格特質發乎本心,也近於民情,人民看見了蔣經國不計私利、不從私欲的公心,自然願意更相信他,把國家領舵的重責大任交託於他。

 蔣經國堅定卻務實。1971年,聯合國通過2758決議,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蔣經國時任行政院副院長),接著1979年台美斷交,台灣成了亞細亞的孤兒,國際處境日益艱難。但中華民國在蔣介石與蔣經國的領導下務實調整國策,為因應邦交國大量流失,改採彈性外交,發展與世界各國的實質關係,幫台灣穩住了局面。為因應全球民主化趨勢,蔣經國同意解嚴、開放黨禁;面對兩岸情勢的變化,蔣經國也打破了從其父親傳下的「漢賊不兩立」,透過開放老兵大陸探親,為兩岸打開了和平交流的大門。

 不管兩岸或外交,蔣經國時代台灣面臨的風險與驚濤駭浪,都大於今日此時,但蔣經國卻一方面能堅定地維護中華民國的尊嚴,另一方面又務實地保護鞏固中華民國的生存發展利益,這需要過人的智慧洞見,更需要卓越的宏觀識見。

 蔣經國更為人稱道的是,有魄力、能決斷,有鋼鐵般的意志與強大的執行力。延續其父親蔣介石治理台灣打下的基礎,台灣的小龍奇蹟成就於蔣經國之手,除了為人津津樂道的十大建設、亮眼的經濟成長外,台灣至今仍仰賴的高科技電子業,也是在蔣經國執政時奠基的。1979年動工、1980年設立的新竹科學工業園區,是台灣第一個科學工業園區。竹科可說是台灣發展高科技代工產業的發源地,甚至曾被稱為「矽谷的工廠」。

 可以這麼說,台灣直到今天都還在「吃蔣經國留下的老本」,蔣經國的政績在30年後仍遺澤嘉惠了台灣人民。即便,今日大家爭嚷不休的「貧富差距」,在蔣經國時期,不但拚出了亮麗的「經濟成績」,也拚出了令人豔羨的「均富成績」,在他執政時期,是台灣貧富差距最小的年代。

 更重要的是,他是真愛台灣的國家元首。1949年隨國民政府遷台的蔣經國,一直都以「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定位自己的身分認同。憑著對台灣的「真愛」,他做到了許多政治領袖都做不到的事,在他人生的最後階段,他開始解構威權,開啟了台灣民主化的道路。

 這是為什麼蔣經國在辭世30年後,即便去蔣潮如波瀾洶洶,蔣經國卻如日月恆光,在台灣人民心中,對他的尊敬隨著歲月只增不減。

 當然,蔣經國並非十全十美,今日政治運作邏輯也與蔣經國時代不同,不能要求蔡英文做第2個蔣經國。但回顧蔣經國晚年,卻能百分之百肯定他是位全心護台愛台、建設台灣的領袖,也是勇於改變的總統,更重要的是一位以人民為念的總統。這條經國之路,台灣最該學習效法的不是別人,是蔡英文總統。
Insert titl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