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貿易戰是中美意識形態的磨合
中時電子報 2018/07/12 04:11
 中美貿易戰終於還是爆發了,美國於7月6日對第1批中國商品加徵25%進口關稅,中方反制措施隨即啟動,4天後美國貿易代表署宣布要對中國高達2000億美元的商品課徵10%關稅,以回應中國對美國產品的關稅報復行為。其實,中方在貿易戰啟動前,已盡最大努力避免摩擦,如今走到這一步,顯非北京所願。
 第一階段貿易戰所涵蓋的金額約為中美貿易的1%,對大陸經濟影響有限,然而一葉知秋。近年來美國不分黨派執政,對中國的敵對氣氛逐漸升高。從認定中國是戰略競爭者開始,設立針對中國的TPP,到不承認WTO自動賦予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對「中國製造2025」的中興懲罰案,到啟動最大規模的貿易戰,甚至不時攪和著「台灣牌」,因此更值得深究的是美國真正意圖是什麼?
 如果美國的目的是要消除因中國「不公平貿易」所產生的巨額貿易赤字,導致大量的企業倒閉和失業,則中美貿易糾紛仍是聚焦在利益分配的操作層面,情況仍是可控的,中美需要經過一段談判與議價的博弈過程,針鋒相對、以戰止戰雖不可避免,但應該可以在守住底線的情況下,相互妥協,完成利益的再分配。
 如果美國以經濟民族主義者或意識形態的角度,視中國的崛起是對既有美國主導秩序的挑戰,認為美國經濟所面臨的問題,是中國以「不符合全球經濟規範與規則」的「經濟侵略行為」所造成的,則美國心態上已將崛起的中國視為需要分出勝負的敵手。6月白宮貿易和製造業政策辦公室發布了一份「中國經濟侵略行為」的指控報告,包括保護國內市場免於進口的競爭、在海外市場拓展份額、在全球拓展和控制核心自然資源、主導傳統製造業、從其他國家包括美國獲取關鍵技術和知識產權等,這其實是常見的傳統東亞經濟發展模式。從川普的民意支持度屢創新高,可看出貿易戰在美國是有廣泛民意基礎的。
 中國回應美國的貿易戰,似乎認為這場貿易戰的本質是利益再分配的議價過程,相互恫嚇,保證相互毀滅等手段是必須的,但中國實力雄厚,可游刃有餘。不過,大陸不能低估這場貿易衝突不只是利益的衝突,更是意識形態上的「經濟發展模式」衝突,是「修昔底德陷阱」的經濟版。
 《紐約時報》3月分就指出,中美競爭的根源是自由民主市場經濟的「美國模式」與國家主導的資本主義的「中國模式」之間的重要鬥爭;英國BBC則稱美國貿易大棒對準的是中國軍工複合體。可見目前的中美糾紛,除了表面上的貿易摩擦之外,還有更深層的意識形態原因。這也是中興、華為等大陸企業常被認為是「中國軍工複合體」,甚至因為華為未上市、股權卻由全體員工所共有,而常被譏諷為「華為人民公社」。這也是中興、華為在美、澳等市場屢屢因為莫須有的「國家安全」、「不透明」等因素而遭到敵視的根本原因。
 中美合作具有廣泛的共同利益前景。台灣採自由民主市場經濟的美國模式,但台灣人作為中華民族的一分子,也廣泛參與中國崛起的發展過程,並互蒙其利,應樂見中美經濟關係和平發展。
 在此基礎上,大陸大可以推動二次改革開放的積極態度應對,避免美方冒失的行為對自由貿易、經濟全球化造成更嚴重的破壞。自從中國加入WTO之後,一直是這個體系的主要受益者,自應以更彈性的角度因應挑戰,避免與擁有高民意基礎的川普針鋒相對。美國因開放而成為世界第一強國,中國也因改革開放而欣欣向榮。中國近來已在不同場合多次誓言開放決心,大力度開放政策近期亦密集落地,既是示弱後退,也是順勢向前深化開放。
 其次,要加快融入國際主流的經貿秩序。除了深化改革、擴大開放,還要保護企業家精神,強化產權保護,為世界各國在華企業創造良好營商環境。如此,即使美國企業不來,他國企業也會取而代之,以實際行動捍衛經濟全球化。
 最後,可以鼓勵中國的高科技企業赴美國、歐洲、澳洲等先進資本市場上市。許多先進國家募資較易,環境不確定性與交易成本也較低,更重要的是主動接受在地的金融監管,可提高企業的透明度,最終提高企業的在地接受度與聲譽,更可以與所在國形成利益共同體,假以時日,當可消除不必要的誤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