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美中貿易戰重塑全球秩序
中時電子報 2018/07/12 04:11
 今年,不少國際聞人為文著書懷舊,說1968年的許多事情改變了之後的50年。法國的學運、「五月革命」畫下了分水嶺,當時的左派領袖密特朗後來變成了法國總統,左右法國與歐洲政壇約30年。在美國,第一架波音747噴氣式客機正式出廠、麥當勞的大麥克誕生、金恩博士跟甘迺迪遇刺、展現叛逆思想的電影《畢業生》獲獎,這也是越戰中美國的反戰潮與學運最激烈的一年。諸多事件相互衝擊,撕裂當時的許多共同價值,走向其後50年的意識形態分裂與多元發展。
 50年後的今年,又有新的畫時代事件發生。川普揭開貿易戰,也將是改變未來數十年、重建全球秩序的關鍵分水嶺。首先,這不是川普一個人的戰爭。雖然這看起來是川普掀起、靠著自己推波助瀾的言論打響、觸犯眾怒的聲浪,但當代、後代的各國子孫都將深受時代巨潮的影響。因為川普說得很清楚,「全球揩油、占美國便宜的時代結束了!」從美國的觀點看來,這是一場長期的經濟、貿易改革。
 上個世紀末,在對中國進行WTO談判時,各國體諒當時的中國國情,讓她用比較優惠的條件「入世」,也期待將中國納入國際貿易體系時能夠協助她的經濟發展與自由化,最終推動民主發展。但是自2001年中國加入WTO以來,在已開發國家的眼裡,中國政經開放的腳步走得緩慢,尤其中國在智財權、對待外商的諸多做法,讓這些國家懷疑中國跟自由經濟背道而馳,擔心全球對中國的禮遇只是間接更鞏固共產政權。
 其中尤以美國感受最深刻。全球第一大經濟體美國向最惠國待遇徵收的平均關稅大概只有3%多一點;但是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對各國徵收的最惠國關稅高達10%。在其他先進或新興工業國家,這個數字則多在4%~6%間。當美國要針對貿易結構失衡改革時,第一個對象自然是中國,並且也要同時對其他國家開鍘。
 既是結構性的改革,也就不會只是一時的吵鬧就會落幕,正如二次戰後日本的經濟成長,在1980年代前後10~20年的時間,日本的經濟、外交官員與美國進行了內容廣泛、馬拉松式的談判。讓日圓升值的《廣場協議》只是單一事件的時間點,但是前後的談判與影響深遠,連日本之後「失落的20年」這筆帳都被算在這件事頭上。由此也不難想像,中美貿易戰不是只有關稅和貿易金額的討價還價。
 但我從中間看到的機會是中國的自省。中國官員自陳,中國在崛起的過程中忽略了鄰近國家以及往來夥伴的感受。事實上,在國際經濟分工合作的體系中,中國除了當出口大國,也要體認,必須也是進口大國。更重要的是,若能成為工業加工的進口大國,加上龐大的中國市場,就有機會成為制定全球產品規格與標準的強國。這將使中國的經濟影響力進一步升級,也將帶動中國的產業轉型。
 好消息是,中國幾個部會提出四大策略,強調從改善進口結構帶動生產與消費升級,也願意降低部分進口稅率,以及改善貿易自由、便利的措施,促進對外貿易平衡,甚至要辦進口博覽會。
 另外,不少中國的企業家也參與跟美國的談判,讓解方更務實。尤其近幾年中國要求外商技術移轉,中外合資企業高度仰賴外資的技術,在這一波風暴中,更從半導體技術落後、中興電訊事件暴露出中國產業升級的需要。中國企業也應該覺悟,過去靠著中國人海(人工與消費者)就足以快速發展的模式,忽略了對原創性技術、創新與智慧財產權的投資,終究無法獨領風騷。
 這些貿易戰背後的思潮與改革動力將重塑全球的政經秩序,影響所有世人。我們不但不能隔岸觀火,更要宏觀地探詢這些潮流對國家、企業與個人的影響,隨時隨地與時俱進,適應新環境,了解市場競爭與客戶的變化。
 《紐約時報》有2張照片令我莞爾又充滿無盡想像。2張照片都是中國與西方在會議桌各據一方,下圖是1901年中方使節身著滿清官服,垂垂老矣、長辮蓄鬍,以戰敗之姿與穿著西服的洋人簽訂《辛丑條約》;上圖則是當今,談判桌雙方的中西官員都穿著西裝,以實力進行商業談判,而且中方的代表還比洋人更年輕。橫跨超過百年的場景,情境已大不同。
 100多年前,中方以義和團回應列強,今天中方以反思和結構改革面對全球浪潮,也許這次的貿易戰是中國的一個轉折點,能從大國變成強國,更重塑全球秩序!(作者為資深企業經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