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美國大法官不看總統臉色
中時電子報 2018/07/12 04:11
 美國總統川普提名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出任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等待參議院審議定案。川普這回出了高招,不但人選經過深思熟慮,挑選的過程、揭曉的時間也都極具戲劇性,而卡瓦諾接受提名時的談話,深值中華民國某些大法官思索。
 從現任大法官安東尼‧甘迺迪宣布準備退休開始,「誰是繼任人」就成了美國政治大戲連續劇。
 川普自己從未鬆口,但媒體和政治人物一直有各種推斷,尤其是民主黨深怕新人會推翻某些判例,會改變美國的政治光譜和社會趨勢,於是不時對可能的人選打冷槍。
 兩個星期下來,川普把美國人吊足了胃口,然後選在周一晚上9時的黃金時段透過全國電視轉播宣布人選,做法有點兒奧斯卡頒獎典禮的味道。
 美國大法官是終身制。總統做4年、8年,可是總統挑選的大法官卻可以讓總統的理念延續數十年於不墜,最久的一位做了36年半,歷經7任總統。美國在立國之初就訂定制度,大法官除非遭到彈劾,否則做到自己不想幹為止。開國先賢這麼規定是為了讓大法官可以真正地獨立行使職權,不看風向,不受政治干擾,不必為了爭取連任而向總統低頭,不必為了權位而向當朝屈膝。
 正是基於「獨立」這個理念,美國有些大法官避免接觸新聞評論,不管是廣播電視的訪談節目或報紙雜誌的社論、專欄,不聽、不讀、不看,以維持獨立思考、判斷。這回川普在宣布提名卡瓦諾時說,大法官的職責「不是其個人的政治觀點,而是把這些觀點放在一邊,按照法律與憲法的規定執行職務」;卡瓦諾在講話時也說,大法官要「努力保護憲法與美國的法治」。
 聽到卡瓦諾這麼說,不妨回頭看看台灣。
 《不當黨產條例》造成重大爭議,監察院聲請釋憲(後來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也聲請釋憲),可是等了1年多,等到的是大法官要先開說明會,討論監察院有無資格提出此一釋憲案,難怪議者謂大法官藉故推託,任由黨產會囂張跋扈,是十足的政治考量。
 《前瞻條例》也是一例。大法官挖空心思,居然拿「聲請成員之一的高金素梅並未參與立法院表決,不符連署資格」為藉口,議決不受理釋憲。難怪高金委員批評「多數的大法官們果然沒有辜負蔡總統的提名任命,秉持執政者的意志,任意玩弄憲法。」
 卡瓦諾也說,大法官的職責「在於獨立的解釋法律而不是制定法律,解釋的是寫就的法律與憲法」。蔡總統提名的大法官之中,有人說兩岸是「特殊國與國關係」云云,然而《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明明寫的是「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中華民國自由地區…」等 ,這其中哪裡是把對岸當作另外一國?這樣的大法官在處理爭議時,依據的是憲法?還是自己的政治信仰?抑或是提他名之人的政治信仰?(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