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社論-國民黨內鬥又軟弱的三個原因
中時電子報 2019/01/12 04:10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之際發表談話,引發不小的風暴。風暴的出現不算意外,意外的是民進黨與國民黨在兩岸論述上的表現居然如此粗糙難看。

 民進黨一貫逢中必反,卻拿不出可行的解決方案,兩岸論述能力一向空洞。這次蔡英文總統更加碼演出,刻意把九二共識說成一國兩制,還呼籲各政黨不要再提九二共識。所思所行全為了競選需要,要用衝撞中國來拉抬個人聲勢,這也不意外。

 讓人意外的是國民黨,這個創建中華民國的百年大黨,名字還有「中國」兩個字,剛剛贏得了九合一大選,而且是在韓國瑜旗幟鮮明主張九二共識之下取得大勝。習近平發表談話之後,幾位重要黨內領袖卻提不出像樣的論述,令人搖頭嘆氣,而且難以理解。

 從兩岸三黨的表現來看,習近平拋出論述,蔡英文不敢喊出台獨,又不放棄反中立場,只會對習近平說不,更扭曲內容騙支持者的同情,卻說不出自己兩岸交流的主張。相較於此,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更加不如,只根據歷史事實扮演監督及質詢蔡英文的角色,卻說不出讓民眾接受的積極主張。在總統選舉民調中暫居第一的國民黨前主席朱立倫,一樣只會謹守原本的九二共識內容,卻同樣提不出讓民眾能眼睛為之一亮的論述。為什麼國民黨內有意競選總統的太陽們的論述能力都不行?主要原因有三:

 一、國民黨的傳統威權文化不利於黨內的非主流黨員、中生代、甚至新生代發表論述。在威權的文化陋習下,黨內領袖如不先表態,追隨者也不敢表態,還會對非我族類的論述大力排擠,慢慢扼殺了國民黨新生代的論述能力,像羅智強、張亞中這類自有主張者同招人忌,黨內權力規則不是在論述獲得選民認同的能力上比高低,而是藉手中權力排除異己,劣幣驅逐了良幣。

 二、國民黨初選制度不民主:長期威權體制下形成的封閉、易於操控的初選制度,跟高層意見不同者往往不被喜愛,不易從現行初選制度出頭,因而造成惡性循環,有洞燭先機與論述能力的人出不了頭,不是離開國民黨,就是走向平庸化,失去創新能力,造成國民黨在民主深化、兩岸政策等重要領域上,論述能力老化、鈍化、弱化的問題。在總統大選提名上,握有黨權者千方百計排除他人參選,進一步破壞黨的形象,更容易造成黨的分裂。

 自以為是太陽的國民黨領袖們,對兩岸的未來明顯欠缺論述的想法與勇氣,吃定民進黨成為全民討厭的最大黨,妄想以模糊不表態方式獲得支持,以為含混就可以不得罪任何陣營,因而選上總統,這當然是一種妄想。連論述能力都沒有,怎麼跟民進黨抗衡?又怎麼會有執政能力?黨內領袖的兩岸論述不高明,其他黨內人士又不敢隨便發表論述,結果就是現在這種大海漂流景象。國民黨必須在人才甄選階段就引入更多的論述競爭,讓能說服黨內同志以及黨外民眾的人才能出線,落實這種機制才能強化國民黨整體的論述能力。

 三、國民黨智庫幾乎名存實亡,沒有發揮影子內閣的作用,2016年後也失去對美國、日本等重要友邦的遊說能力,造成重要友邦對台政策全面向民進黨論述傾斜,這當然不利於國民黨的發展。智庫與對友邦遊說工作都非常花錢,國民黨在民進黨政府追討黨產壓力下一窮二白,黨中央確實無能為力。但去年九合一選舉已為國民黨創造新機遇,國民黨要懂得把握。

 縣市執政權是國民黨新機遇,幾位縣市首長不但贏得全國性聲望,在人事布局上更展現了全國性高度,譬如高雄市長韓國瑜的副市長與重要局處一級主管,都是全國性人才,未來施政必有全國性視野,看來國民黨的影子內閣在地方。

 老實說,今天的國民黨已非昔日威權的國民黨,失去黨產奧援,決策就必須向黨意與普遍民意傾斜,今日黨中央不再是權力分配者,而是溝通協調者,黨中央對自己的角色應有正確的認知。

 國民黨失去論述能力,面對重大爭議議題,尤其是在兩岸問題上立場軟弱,人盡皆知。今日國民黨應該面對的是「何以致之」的問題,也就是國民黨的去威權、去中央和數位新時代民主化的問題,黨主席吳敦義任重道遠,切莫讓國民黨好不容易出現的生機毀於一旦。

 (系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