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化解紛爭,破除無謂對立《橋―走近王金平》選摘(2)
風傳媒 2019/01/12 05:10

新書進廠的那天晚上,和幾位好友一起去聽音樂會。

參加樂興之時樂團的年終祈福音樂會,已經成為某種歲暮儀式,只要人在台灣,幾乎從不錯過以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迎接新年新希望的機會。

這天晚上,在第四樂章的合唱聲響起,全場跟著舞台上的字幕高唱「快樂閃耀聖潔光華,天國之女聽我說;吾等如今浴火重生,渴望進入妳聖殿! 汝的善念,化解紛爭,破除無謂的對立;四海之內,皆為兄弟,凡蒙汝翼輕撫觸!」時,我不禁熱淚盈眶。

聆聽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很難不感動,但是這晚觸動我的,不僅僅是貝多芬的音樂與席勒的詩句,還有這段時間以來始終盤旋在心裡的問題:人生的意義究竟為何?

在許多人眼中,我的人生應該算得上一帆風順吧,求學工作都沒碰上什麼大挫折,真正下定決心要做的事,好像也很少做不成的。然而,人到中年,還是不時懷疑著「人生就只能這樣了嗎?」

毅然離開一份人人稱羨的工作,做起沒有人看好的出版,我常自嘲是「中年危機」,但我心中明白,正是這份追求人生意義的悸動,催促著我不斷往前奔跑。

出版社正式運作兩年來,雖然面對嚴峻的挑戰,但能為自己喜愛的作家與作品服務,擴展自己與讀者的閱讀視野,那滿足與快樂,難以言說。然而,我心中始終埋藏著一個等待實現的心願。

在過去那段漫長的職涯裡,見識過諸般無常與人世的繁華起落,對於人生的因緣,有著較常人更深刻的體會。我衷心相信,每一次的相遇,每一個生命的痕跡,都有其不可磨滅的意義,只是我們在當下或許無法明白而已。

正因為這樣的機緣巧合,過去得識多位一般人或許只有透過新聞媒體才能認識的人物,目睹他們在媒體鏡頭之外的另一種面貌與行事作風,甚至也有機會聽到他們講述自身的人生歷程。當時總想著,若是能一一記錄下來,將會是多麼精彩動人的歷史啊。

向來覺得「人的故事」才是歷史的軸心。歷史並不是冰冷冷的一個個事件堆疊而成的紀錄,而是一個個人物、一個個生命歷程互動串連而成的故事。每一個人對歷史的影響或有輕重之別,但每一個生命所經歷的時代變遷與心路歷程,都不容忽視。

抱持著這樣的歷史想像,我開始構思《橋─走近王金平》這本書。

為政治人物撰書,原本並不在我的出版規劃裡,但機緣巧合接觸到王金平前院長的故事,讓我埋藏心底的那個願望悄悄萌了芽。

師大校門今昔(取自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數位校史館)。

王金平出身南部農村的大家庭,唸師大,當老師,人生卻突然來個大轉彎,成為立法院最年輕的立法委員,然後隨著台灣政治的發展,成為中華民國任期最長的立法院長。他的人生故事,就是一部台灣社會發展史的縮影,信手捻來,都是精彩的故事。

然而,我最感興趣的,仍然是「人的故事」。在台灣從威權走向民主、從封閉走向多元的大時代裡,王金平所經歷過的一切,或許比起一般人來說,顯得更不尋常,但是,在政治光環之外的王金平,也是個愛妻愛家,與家族關係緊密的人,也曾面對人生的諸般難題與困境,從本質上來說,都和普通人無異。若說他的人生故事承載了一整代台灣人的記憶,其實並不為過。

因此,《橋―走近王金平》就以「人」為主軸,還原政治光環之外的王金平,以一個個人生故事串連起他既尋常卻又不平凡的一生。希望一方面帶領讀者認識一位隔著媒體距離無從得識的王金平,一方面也能讓讀者從王金平的故事裡,找回屬於自己的人生故事,重溫人生經歷的感動。

為如實呈現這樣的書寫取向,我甚至在書籍的裝幀設計上做了很大膽的嘗試,捨棄一般政治人物著作的肖像封面,用極其簡潔內斂、卻細節雅緻的美術設計,呈現這本書的深度人文意涵。蜿蜒的幾何曲線宛若時間長河,書名與副標搭起一座橋,在大時代裡開出充滿希望的燦爛花朵。

這樣的歷史書寫嘗試是否成功,或許還必須留待更多的討論。但身為一個因著愛與理想而投入出版的人,我很慶幸自己有機會以這樣的方式,為台灣歷史留下一個寶貴的紀錄。

德國詩人席勒在十八世紀寫下的「化解紛爭,破除無謂的對立;四海之內,皆為兄弟」,在二十一世紀的台灣,仍然是個亟待落實的理想。在《橋―走近王金平》即將出版的前夕,由衷期盼我的小小努力,會是一個開始。

由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口述,李靜宜撰寫的《橋─走近王金平》(新東美出版)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博士,美國約翰‧霍浦金斯大學研究,史丹福大學訪問學者。曾任職外交部與總統府,長期參與政策發展,並為資深文字工作者。本文選自作者新著《橋─走近王金平》(王金平口述,新東美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