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遏止鬥毆修法 踩人權紅線
中時電子報 2019/03/15 04:11
 因為聚眾鬥毆的事件頻傳,行政院院會14日通過《刑法》第149、150條修正案,除提高罰金額度外,也將明文規定3人以上即屬於聚眾,以使警察更能快速來處理鬥毆事件。只是面對聚眾鬥毆,目前其實鮮少使用此等條文,到底這樣的修法有何意義,讓人摸不著頭緒。甚且,如此的立法更可能造成人權侵害。

 依據《刑法》第149條,公然聚眾,意圖為強暴脅迫,已受該管公務員解散命令3次以上,而不解散者,在場助勢之人處6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300元以下罰金。首謀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而如果真的實行強暴脅迫,依據《刑法》第150條,在場助勢之人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300元以下罰金。首謀及下手實施強暴脅迫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

 由於《刑法》第149條的聚眾不解散罪,乃是針對單純的聚眾行為,其目的是藉由提前處罰的方式,以防止進一步的侵害行為發生,在立法上自必須嚴格,故於此法條,就須有意圖強暴脅迫的主觀要件來限制。只是所謂「意圖」存在人的內心,為了避免法條解釋的擴張,致動輒侵害集會結社權,就須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外顯或外觀證據,如持槍械、武士刀、球棒等,才適當。

 同時,由於此條文是在防止進一步的暴力發生,法條就賦予主管機關,即警察,必須在為3次解散命令而不解散,才能進行逮捕。故此《刑法》法條真正的作用不在處罰,而是希望聚眾者能盡早解散,並藉由3次的解散命令讓群眾與警察能有冷靜期,避免實際的損害發生。這在學理上稱為不作為犯。

 而行政院準備將「聚眾」明確為3人以上,或可免於解釋上的爭議,但問題在意圖強暴脅迫難有客觀的判斷標準,就可能使此法條的處罰範圍擴大。尤其當有權解散命令者為警察的情況下,實很難不與警察國家產生連結。

 其次,對於解散命令,行政院也將從3次修改為2次,以縮短警察行使逮捕權的時間。惟為何要有解散命令的原因,重點不在逮捕,而是希望藉由解散命令的宣布讓大家冷靜並散去。故將3次改成2次,實在嚴重誤解了聚眾不解散罪,不是在懲罰而是在預防犯罪之目的。

 事實上,對於聚眾鬥毆已經發生的場合,警察不可能去為解散命令,而是直接以傷害或殺人罪去為現行犯逮捕,根本不會有聚眾不解散罪的問題。故行政院提出此罪的修正案,根本是牛頭不對馬嘴,完全搞錯方向,更會因此碰觸到侵害集會結社權的紅線。也因此,真正該檢討者,應是屬於預防犯罪領域的法制,即處處充滿模糊,致使警察動輒得咎的《社會秩序維護法》及《警察職權行使法》的臨檢規範。(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