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藍弋丰專欄:土耳其教你從歷史賽局邊緣人走向獲益者
上報 2019/03/15 07:00

土耳其近來突然成為熱衷關心人權的國家,2018年10月揭發並嚴厲譴責沙烏地阿拉伯殘殺支解記者的駭人事件,讓沙烏地阿拉伯王室為了這個重大公關危機疲於奔命,川普在美國國內為了支持沙國這個重要盟友,也因此收到波及,遭民主黨人砲轟灰頭土臉,看來土耳其是要跟美國作對?

但是到2019年2月,土耳其砲轟的焦點轉向美國當前的大包圍對象中國,連續嚴詞譴責中國在新疆對維吾爾人的所謂再教育營集中營是「人類的恥辱」,無懼北京反擊,彼此唇槍舌劍,看來這回土耳其又站在打擊中國的這邊?

土耳其該不會是真的關心人權吧?當然不可能。土耳其獨裁者艾爾段,自己就正在迫害人權,艾爾段自從2016年7月經歷從政變中平安逃脫之後,更加強集權手段,打壓反對者,艾爾段將政變怪罪於逃亡美國的宗教領袖古蘭(Fethullah Gülen),3年來進行全國性迫害、肅清古蘭運動成員,清算無數公務員,2019年2月於全國同步發出1112張逮捕令,突襲逮捕729人,其內政部長更毫不掩飾的發出豪語,要「發動致命一擊」將反對運動「徹底肅清」。

所以艾爾段突然關心起人權,真是有點貓哭耗子假慈悲。但土耳其反人權可遠遠不只是艾爾段個人打壓反對者,自從建國以來,對於境內的庫德族,土耳其政府一向採取高壓措施強制同化,強迫遷村、禁用庫德語言、強制文化清洗等種種手段所在多有,甚至在鎮壓庫德族反抗時還曾傳出屠村,種種手法,跟中國在新疆的做法,實在是五十步笑百步,所以若以為土耳其會真心關心人權,那就是太天真了。

土耳其突然關心起哪國的人權,當然都是因為國家戰略,不只土耳其,美國也是如此,中國從來都迫害人權,美國過去「聯中制蘇」時,就發明一套「跟中國交流可以將中國變好」的謬論,來合理化自己無視中國人權問題的行為,到「聯中制恐」時,對中國迫害維吾爾人不但睜隻眼閉隻眼還暗中鼓勵,等到反恐戰爭告一段落,打算回來大包圍中國,這時突然就發現維吾爾人被打壓了。

現實主義下最佳戰略

千萬別誤會,這並不是在批評土耳其或美國有什麼不是,反過來,應該說他們是正常國家的表率,因為一個捍衛本身的存在,保障本身的利益,為國民負責的國家,本來就應該這樣做,只是做任何一個國家都該做的事而已。土耳其的艾爾段雖然是獨裁者,他的行動也是基於現實主義下為國家找尋最佳戰略出口。

畢竟,在大賽局中若戰略失當,下場悲慘,土耳其在歷史上,可是有非常慘痛的體驗。

在英俄大賽局之中,土耳其原本身為防俄前線,受到英國支持,英法支援土耳其與俄國打了克里米亞戰爭,很不幸的是當英俄大賽局結束,土耳其的地位瞬間變得尷尬,因為英國竟然聯合了原本的百年世仇俄國,要來大包圍新的對手德意志帝國,這下子土耳其可麻煩了,原本的老盟友英國,跟死敵俄國結盟,土耳其該何去何從?

從後見之明來看,當時的土耳其從賽局的衝突前線,在新賽局中變成賽局邊緣,應該選擇彈性的遊走策略,以兩邊獲利,但是土耳其太執著於對抗強大鄰國俄國的壓力,最終竟然接受德意志帝國招手,背離了英國,加入德國的一方,於是有了英國派出「阿拉伯的勞倫斯」去掀起阿拉伯大起義,有了後來拍成電影的浪漫故事,但對土耳其來說這一點都不浪漫,一次世界大戰後,鄂圖曼土耳其慘遭戰勝國列強瓜分,連土耳其本土都一度差點四分五裂,後來靠著土耳其共和國「國父」凱末爾,領導土耳其獨立戰爭,才守住了國家主權獨立完整。

有了隨便選邊站,結果差點亡國滅種的慘痛教訓,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土耳其可就乖乖的隔岸觀火,直到戰爭末期才加入同盟國陣營對戰敗的軸心國「補刀」,二戰戰後,世界進入冷戰雙強對峙的新賽局,土耳其再度以同樣的地緣關係,成為美國圍堵蘇聯的前線,土耳其因此加入北約,軍方一貫親美,直到蘇聯垮台後,波灣戰爭期間土耳其仍是美國的重要盟國。

賽局邊緣者的操作空間

歷史總是會重複,舊的賽局結束,新的賽局誕生,如今又到了賽局轉變的時候,美國開始大包圍中國,土耳其在新的賽局中又從賽局前線轉而邊緣化,這回美國一樣要跟原本大包圍的對象:繼承蘇聯的俄羅斯化敵為友,以「聯俄制中」大包圍中國,土耳其再度面對尷尬時刻?不,聰明的土耳其人,這回豈會犯同樣的錯誤,土耳其反過來找尋賽局邊緣的優勢,充分利用自己的新處境。

如果位於賽局前線,強權豈會允許戰線上的前鋒倒來倒去?冷戰時代伊朗原本巴勒維王室是美國的大包圍蘇聯前線,卻因為伊斯蘭革命下台,伊朗轉而倒向蘇聯,美國忍無可忍,鼓動伊拉克挑起兩伊戰爭,讓伊朗生靈塗炭。前線國家往往只能選邊站,但是位於賽局邊緣,操作空間可就大得多了。

土耳其還發現,冷戰秩序還遺留下兩個區域小賽局,那就是歐洲與俄羅斯的矛盾,以及中東以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遜尼派國家和以伊朗為首的什葉派勢力的彼此大包圍,在這兩個區域小賽局中,土耳其都居於雙方拉攏的關鍵位置,而美國聯俄制中的大戰略中,與俄羅斯還遺留中東敘利亞問題未解決,土耳其也在敘利亞問題扮演重要角色,如今艾爾段發現,土耳其並非真的被世界賽局邊緣化,而是剛好處於最微妙的位置,妙不可言。

大家都需要我,我就有籌碼可叫板了,隨時都是借題發揮的好時機。找古蘭的麻煩比較像是艾爾段的私人恩怨,不過,土耳其跟美國之間的確還有一些問題未解,美國先前為了對付伊斯蘭國,扶持了伊拉克與敘利亞境內的庫德族,這讓土耳其覺得非常感冒,因為土耳其可不想庫德勢力興起,支持或激起境內的庫德族分離運動。

沒問題!只要土耳其三不五時展現一下自己可以幫忙也可以攪局的關鍵地位,美國看在土耳其的面子上,不管北伊拉克實質上獨立的庫德族再怎麼公投,也不可能允許他們法理獨立建國。

土耳其總統艾爾段近來「突然」關心起人權。(美聯社)

可以搗蛋也可以幫忙

土耳其也的確隨時提醒世人自己可以搗蛋也可以幫忙,對沙烏地阿拉伯屠殺記者事件先是大張旗鼓,後來又當作沒這回事,讓塵埃落定,中間不知拿了沙國多少好處當封口費,畢竟,沙國仍是土耳其主要投資國家之一。

對歐洲,土耳其一方面對歐洲各國強硬表態,嚴詞抨擊各國因譴責獨裁禁止土耳其發動各國力挺艾爾段的活動,另一方面,土耳其同時向歐盟要求,若不補貼土耳其接收難民的費用,以及加速土耳其入歐盟談判,並要求觀光免簽等措施,否則就不幫歐洲遏止難民湧入,在此同時,艾爾段又接見希臘總理齊普拉斯,緩和鄂圖曼分裂以來就一直緊張的希土關係,並聲言要解決兩國之間的主要矛盾:賽普勒斯問題,稱要建立賽普勒斯共同願景。

對美國,土耳其也顯示自己能給中國帶來麻煩,不斷針對中國迫害維吾爾人與中國唇槍舌劍,美國立即表態表示相信土耳其的判斷,土耳其充分發揮側翼效果;當印度與巴基斯坦兩個美國大包圍中國的要角發生衝突,土耳其也出面,巴基斯坦總理表示尋求艾爾段來當調人,居間協調,讓印巴兩國都能有面子的下台,避免美國大包圍中國的盟友同室操戈的尷尬局面。

土耳其與美國之間近年來有許多矛盾,主要都來自2016年政變,艾爾段要求美國交出古蘭以外,更逮捕了美國牧師布朗森(Andrew Brunson),稱他與庫德族反抗軍有關,使得川普大怒,對土耳其鋼鋁課徵報復性關稅,造成土耳其貨幣里拉大跌,經濟面臨崩潰,逼迫艾爾段於2018年放人,川普事後稱感謝艾爾段,還說跟土耳其有「超棒的關係」,現在對土耳其的感覺「完全不同」了。

經過這一輪無腦的強硬對抗,艾爾段發現硬碰硬沒有好處,還是回頭過來跟美國修復「戰略性的同盟關係」。

但土耳其不只與美國修復「戰略性的同盟關係」,2015年土耳其擊落俄羅斯戰機引起雙方關係嚴重緊張,但是在戰略有一致利益下,兩國很快把這點不愉快拋諸腦後,俄國需要土耳其的合作,以利維持其小老弟敘利亞的生存,土耳其則樂得與俄羅斯交好,提升與美國喊話籌碼,更可在歐俄矛盾、中東賽局中混水摸魚,於是2017年當俄羅斯誤炸使得3名土耳其士兵喪生,普丁立即致電艾爾段表達哀悼,艾爾段就誠心地接受了。土耳其與俄羅斯數百年來的歷史敵對,看來就在這一代領導人之間化解。

土耳其式混水摸魚

土耳其這種混水摸魚行動,的確讓美國有些困擾,土耳其堅持採購俄國 S-400 反彈道導彈系統,導致川普得簽署法案,禁售土耳其 F-35 戰機,以免 F-35 戰機跟 S-400「合體」,但在此同時,土耳其也不斷證明自己對美國有用,能給主要假想敵中國帶來麻煩,能協助調停印巴衝突,也能造成沙國困擾之後又船過水無痕。所以美國終究還是得重視土耳其,2019年2月底,川普女婿庫許納中東行程中,前往土耳其首都安卡拉,與艾爾段商討經濟和中東區域議題。

更重要的是,美國自己就在聯俄,美國退出《中程導彈條約》,表面上的藉口是俄羅斯都不遵守,所以把條約廢除,當美國廢除後,俄國理所當然就跟著廢除;實際上,是兩國談好一起解除彼此的限制,《中程導彈條約》限制美俄,只是讓中國坐大,而且其實美國具備強大的全球空軍投射能力,中程導彈相對不是那麼重要,因此雙方講好一起廢除條約,更比較是美國對俄國釋出善意。美國本身都在聯俄,又怎能責怪土耳其聯俄呢?

艾爾段利用地緣位置,加上土國身為人口大國,以及具備區域相對不可小覷的軍事實力,在國際間自在遊走,好不得意,但是,雖然得了面子,卻沒能賺到裡子,土耳其經濟在主要出口地歐洲各國經濟趨緩,美國升息拉回國際資金使得全球投注開發中市場的資金縮減,以及2018年受美國貿易報復措施打擊下,2018年第三季GDP年衰退1.6%,第四季GDP年衰退擴大達 2.4%,里拉大跌更使得先前為了擴大公共建設借貸的外債相對膨脹,民間企業所欠的外債也一樣嚴重,2018年底土國企業總計有2,500億美元外債,將近GDP的三分之一。

土耳其自2018年底開始出現大量破產潮,通貨膨脹維持20%的高檔,艾爾段被迫補貼蔬菜價格以緩和民生物價上漲造成的嚴重不滿,如今大選逼近,艾爾段雖然在國際上看來滿面春風,但內政不修,經濟萎縮,不僅有可能政權會動搖,即使以專制手段統治能避免政權更替,但是當經濟衰弱到需要外國援助,有求於人,屆時連同國際上也就風光不起來了。

在國際上槓桿來槓桿去看似捷徑,但是槓桿終究需要有支點,那個支點就是總體國力,其中又以經濟力量為最根本,因為現代國防需要龐大經費,沒有經濟力無法支持強大國防戰力;經濟衰退,市場萎縮,也就缺乏外貿談判籌碼;無經濟則無國防,無經濟則無外交,無國防外交則無國家安全。艾爾段究竟能風光多久,其實最終不是看他到底能唬弄川普和普丁到何時,而是他是不是能把土耳其的經濟搞好,否則,現在的這些槓桿,也都將成空。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現任科技新報數位內容行銷總監。

【延伸閱讀】

藍弋丰專欄:國運籤抽無籤的數學習題與歷史教訓

藍弋丰專欄:台灣人不要學愛國主義精神勝利的中國人

  • 【影片】為選舉反制「一國兩制」? 蘇貞昌:要加倍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