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北京傳真:「胖鳥」死去 我們如何再利用盜版了解外頭
上報 2019/03/16 00:02

最近,「胖鳥」作為一個盜版電影網站的死去,引致了無數文青與小資的苦悶,以後上哪找資源呢?「資源網站」無疑是一個中國特色的事物,在至今的中國大陸,若想瞭解外面的影視,音樂,書籍知識,不用盜版的影視資源幾不可能,當中以影視作品為甚。

今次倒下的胖鳥,一直以來,都是影迷群體心目中尋找資源的首選聖地。在這裡,幾十年前的經典老片更新藍光碟後,資源會在第一時間更新;一些國外最新院線電影、美劇劇集也總能在國外播完不久後,就能從上面找到最新的「熟肉」(中國大陸用語,意指經過字幕組翻譯)。

而且,與許多其它的資源網站一樣,胖鳥的運行者為影迷提供便捷的觀看管道和下載方式,其實本身並不盈利,自身還要付出諸多時間與精力,因此,有人將其站長小生這類組織者比喻為普羅米修士式的盜火英雄,是推動電影文化在中國傳播的先驅。更有影評人話:盜火者之所以存在,還不是由於此間缺少光明?

如同當年周星馳自導自演的《長江七號》上映後,許多中國大陸觀眾明知此作已不具往日的無厘頭味道,但仍然買票支持,是因為他們從盜版周星馳電影裡獲得莫大樂趣後,總覺得欠了星爺一張票。這次胖鳥的站長被拘留並要求交15萬的罰款後,該網站用戶紛紛自發捐款,仿佛也是要還胖鳥電影一份「會員費」。

在今天物價升騰得厲害的中國大陸,至少在沿海大城市,其實大部分人都消費得起正版的文化工業,除了真心沒想為知識文化產品付費的觀眾(大多因中國的環境使然)外,其實很多人都願意做一個體面的消費者和影迷,可惜因眾所周知的限制,如影評人所言,「從娛樂資源的獲取上,我們似乎從未缺席,但我們從未真的參與進全世界文化娛樂工業的消費系統。」

傳聞今次胖鳥的倒下,與阿里影業買下的奧斯卡最佳電影《綠皮書》(《GREEN BOOK》)在中國大陸未上映資源就被四處分享有關,而這亦正正碰著了影迷們的敏感處。要知道,在保護國產電影的金鐘罩之下,每年能被引進來的外國電影少之又少,特別是較有人文氣息一點的劇情類片子,若不是頭戴奧斯卡最佳電影的光環,相必像《綠皮書》《水形物語》必引進無望(即使引進,也往往給予極少的場次)。

而對於能被引進和國內主流視頻網站買下版權的影視作品,被刪減過成閹割品是常態。像在全球包括中國在內紅得發紫的美劇《權力的遊戲》,中國國內的所謂合法版本大量刪減了那些被認為不適合國內受眾觀看的成人、色情、過度暴力的內容情節,也包括那些語言上不適宜,不夠「正能量」的內容。

而在外面被認過於政治正確的《水形物語》和《綠皮書》,在中國大陸的院線上映竟也遭刪減,《綠皮書》被刪去了關於「同性戀」的情節,去年的《水形物語》則給裸露時的女主角穿上了一件「小黑裙」。有心的觀眾想購買正版,一查才發現原來中國與朝鮮,敘利亞,克裡米亞不Netflix的全球戰略目標中。加上中國的獨立院線與公立圖書館影像資源的貧乏,想體面地看一部無刪減電影,似乎只能在一年一度的電影節上搶位了。

近年中國都不斷有加大力度打擊網上盜版資源的趨勢,有人評論為政治氣氛的收緊,有人認為是中方對智慧財產權的保護加重(特別是現時智慧財產權作為中美貿易戰重要關注點),有人認為是背後資本與權力的勾結與鬥爭。即使網上的盜版資源野火燒不盡,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封閉的環境繼續惡化,藝文界的倒退,與世界主流價值和審美的區隔加深大勢所趨,到時,有人直接利用國內大眾的無知,真正的盜版抄襲外國創作之事就會大量重臨。

記得幾年前臺灣導演蔡明亮曾發公開信大罵中國大陸盜版他電影的資源網站,有人批評他反盜版是「版權資本主義」,而其實他真正在意的是電影觀看這一行為是否是在一種足夠完美的環境下進行。鑒於蔡導曾不發行電影《臉》的DVD,而是親力親為將電影帶到臺灣的窮鄉僻壤(包括鄉下、軍校、外島等)進行3個月的巡迴放映的舉動,我們可也說,他是在與一百年前本雅明早已預見到的電影作為一種「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品」做抗爭,堅持讓觀眾重新思索電影能否保留著籠罩在藝術作品上的「靈光」的可能。

今年是六四事件三十周年,如按此趨勢下去,許多關於這一歷史事件的獨立電影與紀錄片資源會日漸難尋。另有,作為二百三十年前法國大革命的思想導源啟蒙運動,根據羅伯特·達恩頓《舊制度時期的地下文學》裡所講,最重要的一環就是由盜版書商、雇傭文人、串街小販和走私者構成的「地下社會」。中國國運不濟,在如今高度全球化時代裡還出現精神食糧不繼的情況,對此只能高呼一聲救救青年了。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延伸閱讀】

北京傳真:香港的上一輩 何以如此疏離大灣區親戚

  • 【影片】少女心大爆發!Pâtisserie ALEX 粉嫩櫻花甜點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