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教科書難產 教部苛政猛虎
中時電子報 2019/03/22 04:11
 翰林國文教科書主編現身質疑「教育部把教育當兒戲」一事,轟動出版界。因為小編一向被告誡「民不與官鬥」,無論教育政策怎麼變,審查委員怎麼刁難,都得忍辱負重,讓教科書能準時出版。否則誤了學校選書期限,也就斷了後續配套的路,一切辛苦化為烏有,大家都要喝西北風。但宋主編22年資歷,他不明白輕重厲害嗎?若不是「苛政猛於虎」,累極氣極,豈會被逼上梁山。想想看,課綱幾十頁教育部搞了多少年?一本教科書就幾百頁,你給出版社多少時間?

 101年十二年國教課綱子計畫開始,103年底總綱發布。38頁總綱,歷時2年半。接下去依序完成各領域課綱。106年蔡政府上任,重啟課綱修訂,迄今未完工。國文領綱就審半年,先搞「網路選文」,緊接著或拖延議程,或違規翻案,不達目的絕不罷休。當時我就提醒過:後面還有40幾個課綱待審,108年學生拿得到課本嗎?教育部理都不理,打定主意壓榨各科編輯。

 宋主編說,107年1月課綱公布,1年來開會超過150次,每次8小時以上,翻閱上千本書,疲累至極。社會、自然更苦,因為107年10月26日、11月2日課綱才發布,時間更緊迫,編輯幾乎都以辦公室為家,24小時待命,結果還是許多被審查委員退回重編。「慢令致期」的政府卻自我感覺良好,認為「最後一哩路」,頭過身就過。我倒覺得62萬隻白老鼠會是「最後一根稻草」!

 一、新課綱啟動的嚴謹程序必須先經過小規模實驗,修改後才上路。何況課綱強調高國中小12年課程一貫銜接,還得兼顧跨領域及19議題的素養,要求出版社幾個月內就得編出教材,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除非審查委員放水。但勉強拼湊出來的教材,為難的是教師和學生。

 二、新課綱強調素養,這是在完整建構知識體系後,進一步與情境結合的深化。但新課綱刪減基礎學科時數,知識量縮減;大考試題強調素養,卻去學科脈絡變成閱讀測驗。時數所迫加上考試領導教學,知識必被解構。試問,沒有「領域知識」,培養得出「跨領域素養」嗎?還是培養出「跨領域的淺薄」?

 三、新課綱去中國史,去中華文化基本教材課綱,去國文教學中的文學和文化。於是,當國文老師要為文化教材建構課程地圖時,赫然發現它經脈斷絕,虛懸空中。台灣一向自許為中華文化重鎮,將及今而絕,有識之士能接受嗎?

 新課綱108沒有上路的條件,延期可解決不少問題。但如果蔡政府認為,即使犧牲62萬學子,只要教育能「去中國化」都是值得的,那就讓明年的選票來說話吧!(作者為中華語文教育促進協會祕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