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小而驚駭的世界
中時電子報 2019/03/22 04:11
 曾經聽過一種說法,如果一部電影不到90分鐘,通常很難看,因為導演無法找出堪用段落來塞滿時間。當然這只是道聽塗說的參考指標,像丹麥電影《厄夜追緝令》(The Guilty)短雖短,85分鐘沒有任何驚恐鏡頭與恐怖音效,卻照樣讓觀眾坐立難安。

 本片描寫警察局報案話務中心的工作。男主角是警察,因故離開原職,調到話務中心接些車禍受傷的報案電話。這天是他最後一天接電話,隔天應能復職,一通電話打來,是個女人,沒報案卻像對孩子講話一樣輕聲細語、細細叮嚀,他機靈察覺這女人應該是想報案卻不能報,立刻積極應對、超出自己職權範圍來調查追蹤,想靠僅有的線索救出這疑似遭到綁架的女人,沒想到事情跟他想像的不一樣。

 我很喜歡導演描寫角色的手法,這個警察是個硬漢,心中有委屈卻不願抱怨,可是聽到以前同伴破獲大案,他卻只能接電話,心情大壞,走去飲水機喝水,水桶裡咕嘟咕嘟咕嘟升起的氣泡,就像他心理的空洞一樣巨大。什麼都沒說,但觀眾感受到了。

 整部片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從沙漠裡開出花來,眼前只有單一場景話務中心,也只有主角一人,其他角色不是在電話裡光出聲音不見人,就是在旁跑跑龍套、喝茶看報,可是透過台詞的精巧安排,成功構築出整個想像世界。

 片中幾通來電讓人屏氣凝神、牽動情緒,讓我想到《大佛普拉斯》裡行車紀錄器錄下的偷情聲音,同樣沒有畫面,只有聲音,反而帶出更強烈的涉入感、更寬闊的想像力。正因為什麼都看不到,感受更強烈。單一場景不僅不枯燥,還讓觀眾更聚焦、更感同身受,像在電影裡軋了一角。

 上個世紀丹麥震驚國際的電影是拉斯馮提爾的作品,他的影集《醫院風雲》,以及得到坎城金棕櫚獎的《在黑暗中漫舞》等,都是影癡念念不忘的佳作。《厄》片導演古斯塔夫莫勒是拉斯馮提爾在丹麥電影學院的學弟,30歲才拍第一部長片,工作人員都是他在丹麥電影學院的同學,拍攝期13天,製作經費超低,據說不到台幣3000萬,但拍得聰明、拍得巧妙,再度轟動國際影壇。

 還記得正片開演前,剛好是《鳥人》導演依納利圖的廣告,他說大家都能拍電影,但你要拍的就是那部「只有你能拍」的片子,不需要旁人批准!《厄夜追緝令》正是很好的示範,這就是只有莫勒才能拍的電影!當然,國際走紅之後,好萊塢已經準備以好萊塢製片規模翻拍這部片。

 因此「小」,不是問題,也沒什麼好擔心,如果預算只負擔得起一個場景、一個演員,那就拍部只有一個場景、一個演員的佳作,讓全世界震驚吧!

 (作者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