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英國的自殺未爆彈
中時電子報 2019/03/22 04:11
 寒假期間去了一趟英國,在西敏寺前遇到一群陳抗民眾。他們從英國公投脫歐那一天開始,就已經在西敏寺國會前示威到今天。他們雖然憤怒,但並不絕望,他們雖然沒有組織,但有核心領袖,所以能夠自發地排班接班,能夠持續抗議的火種直到今天。

 抗議民眾的憤怒是有原因的。首先,因為他們覺得政客「欺騙了人民」,給了英國民眾錯誤的資訊。當初他們許諾脫歐走自己的路之後,不但可以找回英國光榮孤立的輝煌傳統,嚴格邊界控制,防堵外來移民,還可以每周少交給歐盟3.5億英鎊(新台幣140億)的鉅款,這筆省下來的錢將用於英國的全民健保及福利,這就是那台有個「3.5億英鎊」廣告的紅色巴士。這對上了年紀,曾歷經帝國光榮的英國老人來說,有什麼比全民健保與美好過去更吸引人的呢?於是老年人壓倒性多數地投了贊成票。但脫歐公投之後,後續的發展完全與政客所承諾的不同。英國不但拿不回每周3.5億英鎊,還需要付出昂貴的分手費。與南北愛爾蘭的邊界控制問題更成為脫歐的硬傷,信口雌黃的政客卻在捅爛了攤子之後一走了之。

 其次,在當時所有的民意調查都顯示,脫歐不可能在公投中獲得通過,因此,很多反脫歐的公民並未踴躍投票。未料公投在低投票率下以些微比例通過,因此他們認為脫歐公投不具廣泛民意意義,希望能推動第2次公投。

 雖然此前現任的梅伊首相反對脫歐,但是在英國通過脫歐公投之後,她卻堅定地認為英國脫歐公投的投票結果必須嚴格遵守與執行,多次反對再進行第2次公投。當然,最希望英國留在歐盟的群體是將受脫歐影響最久的英國年輕人,他們的未來就在政客的精算中被犧牲了。

 梅伊首相不願進行二次公投,是因為英國社會已經嚴重分裂。贊成脫歐和反對脫歐的民意差距仍然很小,即使是二次公投也難以取得絕對多數,只會更加深社會的分裂,更可能導致北愛爾蘭與蘇格蘭脫離聯合王國而去。

 強硬的脫歐派人士不明白一個「簡單問題」為何竟發展至如此地步。強硬的脫歐派人士只是希望英國能離開歐盟,取得自己的邊界控制,不用再上交歐盟經費,然後與美國、中國、日本等國家單獨簽訂雙邊自由貿易協定。但英國與歐盟國家整合互賴已久,早已難以切割。以南北愛邊界問題為例,目前唯一拿得出來的方案是所謂的「邊境保障措施」。該措施仍讓南北愛爾蘭維持自由通行,避免在英國北愛地區與歐盟成員國愛爾蘭之間出現「硬邊界」,而將英國能夠控制的硬邊界移至愛爾蘭島和蘇格蘭之間的愛爾蘭海一線。不過目前聯合政府內的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反對任何將北愛地區與英國其他地區區別對待的措施,因為這意味著聯合王國對北愛爾蘭的背叛,將導致北愛最終被南愛併吞統一。任何新的折衝妥協都造成新的問題與不滿,造成了一個無人能解的脫歐僵局。在過去兩年裡,沒有任何人能提出「簡單問題」的解決方案。

 脫歐公投兩年多之後,由於大限將至,原本觀望的跨國企業紛紛開始以具體的行動移出。近日,日本的索尼歐洲公司從倫敦移往荷蘭;本田則已經關閉了它在英國唯一的工廠;空中巴士、BMW等將製造業務移出英國。就連英國本土的企業,已經有3成決定或考慮遷移或設置海外營運據點,其中包含標誌性的英國企業,比如歷史悠久的P&O航運以及捷豹、戴森等。現在的英國已經沒有選擇。也許誰都不滿意、誰都受傷的僵局就是最好的結果,這是當初主張脫歐的人所意想不到的結局。在可預見的未來,英國都要持續面對失去北愛爾蘭與蘇格蘭的風險、菁英階層分裂、脫歐僵持、企業出走。歹戲拖棚的脫歐,成為英國自己滴答作響的自殺未爆彈。

 回顧許多悲劇的歷史,不禁感嘆人性中的排外和仇恨的躁動輕易擊敗了理性。也許只能發出這樣的感嘆:在當時,我們還太衝動,太盲目,輕信「簡單的解決方案」。但既然錯誤已經鑄下,也只能默默飲下這盞苦杯。(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