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兩階段公投決定和平協議
中時電子報 2019/03/22 04:11
 為了兩岸和平與子孫幸福,我提出以兩階段來與大陸洽訂「兩岸和平合作協議」。其具體的做法是:

 第一階段,發起授權公投。公投的主旨是:「為消弭戰禍,鞏固兩岸和平發展基礎,是否同意授權新選出的中華民國第15任總統與北京政府洽訂『和平合作協議』?」

 由於朝野各方均認為類似協議,不能由單一政黨代表出面為之,須出諸於政府之公權力。目前有人提出類似提議,但均無具體做法與步驟可資進行,殊屬可惜。故我建議在明年總統大選時,同時提出此一授權公投。如公投通過,則新總統即獲授權可與北京洽談此事。至於時機、條件、環境、氣氛是否成熟,可全交由新總統斟酌裁量決定。若公投未過,證明台灣選民對此事尚無共識,則待兩年後再行公投不遲。

 至於和平合作協議的內容,總統可以兩年時間廣徵博諮,匯集各方意見(亦可在總統府內設立「兩岸和平合作協議推動委員會」主持其事)。個人認為,協議內容除強調「和平」以及其配套建制外,尤應特別突出「合作」議題,如建立兩岸共同市場、參與一帶一路發展、強化文化科技交流、推動青少年交流等,以促進兩岸漸進整合,加以時日或可真正達到心靈整合的境地!

 一旦新總統決定派遣代表與對方代表洽談協議,在進程上亦盼能於兩年內完成整個談判程序並草簽協議文本(草簽並非正式簽署,性質上類似預約)。草簽後暫時喊停,進入我所謂的第二階段。

 誠如前述,有關協議之生效程序,台灣應經公民投票為之。故總統可將草簽之文本再度交付公投。如獲通過,則總統即可以台灣領導人身分與大陸領導人擇時擇地,正式簽署此項協議。如未通過,則證明台灣人民尚無法接受此一協議內容。在做法上,或可與對岸重啟談判,或再擱置兩年再說,總之,希望此一協議能在第15任總統任期內完成,庶免一代拖一代之譏。

 或謂此一做法似乎將兩岸和平協議可決之權交予台灣人民,恐有失大陸顏面,大陸方面定難同意。話雖如此,但在傳統國際法下,草簽後之協議原本留有再行斟酌的餘地,何況台灣之實際情況就是如此。衡諸大陸領導人時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為念,對於此種程序性、技術性之安排做法,當可優予容忍。蓋一旦和平合作協議成立,大陸方面對於台灣可能作為美國圍堵大陸棋子的憂慮可以稍緩,而且可以騰出手來,從容加強建設以早日達成小康社會的理想,何樂不為?

 第二階段之公投時程,似可訂在2022年台灣九合一地方選舉之時,或另擇時機。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為中共建黨百年,2022年為習近平第三任期之始,兩岸果真達成「和平合作協議」,對習而言,至少可向大陸人民有一初步交代。而作為新選出的中華民國總統,對於兩岸可以維持一個世代的和平,兼又可為台灣開闢一條新的道路,而使台灣不再沉淪20~30年,更是功德無量。(系列完)

 (作者為前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祕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