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蕭以仁》拒當罷工肉票
中時電子報 2019/03/22 04:11
 空服員工會拜訪立委並給政府壓力,反對罷工預告期,再加上媒體報導空服員工會4月又可能罷工,筆者經常往來國內外洽公,對政府無法確定罷工遊戲規則,讓旅客一再淪為人質,感到悲哀與憤怒。

 2016年空服員罷工,筆者就曾滯留海外,遲了3天才回到台灣,老闆雖然諒解,但由於當時公司與代理商的法律文件正本都在筆者身上,即使掃描傳回國內仍有不確定風險,帶給公司極大困擾,也是我小小的職員承擔不起的。今年春節機師罷工,筆者雖然旅遊行程沒有被耽誤到,卻因此改訂長榮,就是擔心在沒有預告罷工下的不確定性,讓計畫一年多,家族10幾個人的泰國旅遊泡湯。

 電視上看到首次出國的一位阿嬤卻遇到罷工在機場傷心哭泣,真的感同身受。不管是華航機師還有空服員,在爭取到更高的休假與待遇後,被當作人質的顧客,有得到一句道歉嗎?其中浪費的社會成本,政府有看到嗎?

 身為勞工,我理解空服員用罷工迫使資方讓步的不得已,但是手段的選擇很重要,工會的人一直說,有罷工投票就是預告,我不懂工會的邏輯,什麼叫做預告,就是告訴你我何時會罷工,甚至是哪些航線會罷工。法規預告上路不會告訴你施行日期嗎?修路預告、公車改線不會告訴你時間嗎?用這種「我老早告訴你」的文字去愚弄社會,有尊重社會大眾嗎?

 工會怕的就是罷工時間被資方看穿,提早準備好,將客人轉給其他航空公司,或是提早取消班機,或者是使用其他人力去取代罷工者,但這些做法,航空公司收益仍受影響,有些不當作為更可能觸法,也會影響航空公司形象,收入與品牌形象仍會受到衝擊,國外的航空業罷工也沒有因此失敗的啊!就是因為政府不受信任,工會才會用最激進的方式反撲資方。

 經過華航兩次罷工,我出差已經不搭華航了,聽說空服員工會正積極反對預告性罷工,很多人覺得,罷工是你們企業內的事情,只要暫時不搭就好,事不關己,但身為一個消費者,我感到非常悲哀,工會秤斤論兩拿來當籌碼的,是如何以破壞航空公司與旅客間的運送契約,擔心預告罷工無法有效綁架乘客,用來威脅資方,身為旅客的消費者,卻已經淪為肉票。

 最無能的是政府,蔡政府任內引發一連串交通業罷工,發生罷工後又無力斡旋,影響旅客權益,如今因為工會不信任資方與政府,好不容易已經有社會共識的罷工預告期,就因為政府的無能遭到反對,最可憐的是旅客,始終脫離不了被當肉票的陰影。

 資方要權衡得失,政府要認清角色,工會更要有所節制,台灣是自由社會,罷工行為是受到社會某種程度支持的,但過度了會引起消費者反彈的,等航空業蕭條了,什麼也都不用爭了。(作者為貿易公司職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