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社評:國民黨的麻煩大了
上報 2019/06/17 07:02

連續三週的成功造勢,雖然暫時維繫了韓國瑜的氣勢,卻還是止不住他民調緩降的趨勢。朱立倫說,現階段國民黨的麻煩是韓國瑜的民調在下降,但郭台銘(目前第二名)的民調卻沒有拉升。這顯示不少國民黨人已看出了選戰危機,但對於如何化解這個困境卻還是束手無策。何以如此?這一切必須從去年1124那場大勝說起。

去年九合一地方大選,國民黨在各地贏了民進黨超過一百萬票,如果按照2014年綠軍在地方選舉取得大勝,並開始進行「地方包圍中央」,進而在下次總統大選政黨輪替的經驗,國民黨在2020年順勢重返執政應該已無懸念。不過,國民黨在半年前大勝之際,本社評就曾經提醒國民黨,「這不是2014年那場國民黨敗選」,因為選民「看人(而非政黨)投票」的意願強烈,並沒有把國民黨當成唯一寄託,加上國民黨並未出現明顯的「共主」,且兩岸議題沒有發酵,所以1124這場選舉應該被解讀為「警告民進黨」,不是「否定民進黨」,更非「肯定國民黨」,「台灣是否迎來另一次的政黨輪替,恐怕還在未定之天」。

不過國民黨並未把這樣的諍言聽進去,從黨主席吳敦義以降,幾乎每個權力山頭都以為天下已垂手可得,為了爭得提名權,出招狠辣,視選民如無物,尤其提名規則邊走邊改,為了卡住原本民調領先的朱立倫、王金平等人,不惜將甫上任才數月的韓國瑜加入初選名單,這如同放虎出閘,已經造成嚴重的後遺症。

韓國瑜當然不是現階段合適的總統參選人,他幾無行政資歷,連三任立委公職的表現也乏善可陳,他能夠在去年的高雄市長選舉異軍突起的原因很多,於今看來,其精奇高明、卻不同於一般政治人物話術才是最大的關鍵。但儘管韓國瑜不嫻熟高雄市政,如果他能敬謹從事、按部就班地做好高雄市政,短時間內他勢將是藍營總統大選的最重要助選員;無奈黨中央為他開了潘朵拉之盒,當韓正式投入總統初選,已成為國民黨最大的夢魘。

第一、韓國瑜準備不足,幕僚群根本撐不起這麼大的一場選舉,所以不斷失言扣分,加上他上任不到半年即投入另一場選舉,「落跑市長」的標籤如影隨形,現任高雄市長的職務沒為他加分,反而導致他必須兩邊作戰、腹背受敵。

第二、每週高密度的動員勢必造成兵疲馬困,姑且不論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與資金由誰買單,當諸多國民黨地方派系為跨刀挺韓的意向越來越明顯,也將激化國民黨內部的路線之爭。國民黨很少有團結打選戰的傳統,初選既然已經你死我活,大選時黨內如何能夠整合。

第三、國民黨的頭人誤讀了1124的選舉結果,事實上,那是一場經過韓國瑜「加持」過的虛胖勝利,所以當韓國瑜「消風」,國民黨也同時被打回原形。郭台銘罵中天是「中奸媒體」,卻又與韓國瑜稱兄道弟,就是不敢正面得罪韓粉;但這種隔山打牛的戰法,能夠讓他的民調在一個月內追上韓國瑜嗎?

台灣民調界的大老洪永泰日前撰文指出,民進黨以家用電話及手機民調一比一的模式進行民調根本扭曲人口結構,「是台灣民調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但這其實只是政黨提名民調,遊戲規則如何?抽樣比例如何決定?只要蔡賴兩方說定,誰能置喙?政黨初選民調本就會放大所屬政黨的支持比例,但至少仍能看出藍綠兩黨候選人已在黃金交叉的緊要關頭。半年前,誰能預料到一敗塗地的蔡英文居然只花六個月就追平了民調劣勢?

香港連續兩週有百萬人上街支持「反送中」,中美貿易戰更方興未艾,未來半年,反中(共)的聲浪勢將成為總統選戰的主軸。此刻的國民黨若只是蒼白無力地唸著九二共識符咒,就是繼續讓兩岸議題成為民進黨的提款機。如加以韓流消退、黨內初選裂痕持續擴大,這樣的黨對明年總統大選還有什麼樂觀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