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社論/罷韓案不只毀了韓國瑜
中時電子報 2020/02/20 04:10
 罷韓連署已突破32萬份,超過第2階段連署法定所需的22.8萬份,就目前進度來看,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的投票可能在6月底進行,屆時只要同意票超過不同意票,且同意票超過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1/4,約58萬票左右,罷免案就可成立。一些評論者認定罷免案必過,力勸韓主動辭職,避免難堪。

 罷韓團體大張旗鼓推動罷免,韓國瑜及市府團隊則致力於實踐競選諾言。2月中旬發布「滿天星計畫」,將補助高雄在地大專院校學生及市府公務員出國進修,每人每年2萬美元,以提升高雄市國際競爭能量,最快將在今年9月送出首批大專院校生。去年高雄失業率創8年最低紀錄,還低於全國平均值。今年1月農產品外銷新加坡、馬來西亞,未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仍繳出24噸的亮麗成績單。

 罷韓案沒有正當性

 就民主政治常態而論,罷韓案並沒有正當性,第一,罷免案在他就職未及半年就開始推動,不符合憲法設置罷免權的初衷。第二,罷韓理由是他參選總統,不專心市政,矛盾的是,韓結束選舉後專心市政,罷免行動卻以各種的政治操作讓韓不能專心市政。就連「滿天星計畫」,綠營市議員對人不對事,將立意良善的培訓說成「滿天問號計畫」,對高雄市民福祉的提升毫無幫助,更是在傷害高雄的進步與成長。

 罷免是憲法保障國民行使的政治權利,公民自然有充分的行使權。罷免門檻過去被批過高,已在2016年修法降低,以保障直接民權的實踐。憲政的良法美意如今卻被濫用,罷免淪為特定勢力的政治武器。

 不僅韓國瑜面臨罷免壓力,近來傳出台中市特定團體對盧秀燕市長也進行罷免連署。事實上,早在去年罷韓遊行時,就有團體主張接力罷燕,罷免盧秀燕的網站「罷燕行動連線」已經架設完成,以盧在空汙、治安、用人、土地正義等政策上跳票、施政不當為由推動罷免。

 韓、盧兩人就任1年多,僅任期的1/4左右,卻有雨後春筍般的「公民團體」指責政見跳票,並以此作為罷免理由,不免讓人質疑其動機與背景。以罷韓主要團體「Wecare高雄」來說,發起人尹立是陳菊市府時期的文化局長,另外「罷韓四君子」中的張博洋和陳冠榮為基進黨和前高雄氣爆自救會會長,也都與陳菊或菊市府有很深的關聯。陳菊在高雄長期執政,菊系牢牢掌握所有資源,其他派系覬覦不已,難免關係緊張,去年罷韓遊行還發生綠營派系內鬨事件。罷韓行動若成功,菊系將如虎添翼,市長寶座如探囊取物,繼續壟斷高雄資源不會是其他派系所樂見。

 罷燕案本質也和民進黨派系有關,2018年敗選的前市長林佳龍亟欲東山再起,新系的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也虎視眈眈,兩路人馬早已就民進黨台中市黨部主委一職激烈駁火。若罷燕正式啟動,正國會與新系之爭將檯面化,因為雙方都有動機介入罷免程序,打亂對手布局。一旦罷免成案進行補選,相較於甫選完立委的蔡其昌,對可以馬上請辭交通部長的林佳龍而言自然更有利,不僅不會被譏為落跑立委,更享有知名度優勢與跨區人脈,這是蔡其昌短時間內無法彌補的劣勢,對蔡而言應無強烈的罷燕動機。

 涉民進黨派系盤算

 無論罷韓或罷燕,都沒有正當性,背後牽涉的卻是民進黨派系利益的盤算,失去直接民權意義的罷免案,不只危害罷免制度設計的本旨,更破壞選舉制度的穩定性,將導致社會分裂和政治惡鬥愈加嚴重。今天罷的是國民黨地方首長,明天也可能罷免綠營的政治人物,一來一往,每一個政治人物都將承受罷免的困擾,而無法專心於公職,完成選民的託付。

 罷免上演惡鬥,只會讓台灣更糟。選舉公職人員做得好不好,應在其競選連任時接受檢驗,而不是在任期內遭前任政治勢力「狙擊」,罷免是特別之例外,卻出現工具化、常態化的趨勢。人民必須警惕,由罷韓案衍生的罷免鬥爭,一旦放縱惡意種子開花,毀壞的將是得來不易的選舉制度和民主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