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中國病毒 美國究責
上報     2020/03/31 07:00

武漢肺炎不斷延燒,美國醫療體系終陷入崩潰邊緣,除了公布病例數字超越中國以外(注:中國官方數字固不可信),醫療物資見底也令應對疫情殊不樂觀。在此以外,朝野發生兩件值得留意的事。

集體訴訟

美國本土興起就疫情爆發針對中國的訴訟,具體如下:

Larry Klayman向德薩斯州北部區域法院提告,稱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為中國研發的戰爭生物武器,無論是否有意釋放都屬違反美國法律、國際法及公約規範,故此將中國政府、中共解放軍、武漢病毒研究所列為被告,要求法院審理並求償20萬億美元。

律師Matthew Moore也代表數名當事人向佛羅里達州南部區域法院提告,指控中國、湖北、武漢政府及各級衛生和緊急部門「從事超危險活動」構成過失行為,引致人身傷害、死亡、精神痛苦及公眾滋擾。

之所以到聯邦法院遞狀求償,把中國一干政府部門列為被告,基於散布病毒或無效防治對人身安全、業務生計帶來損害,用意是造成既定事實。循「不告不理原則」,必須經原訴人提出控告國家方能追訴,否則檢察官不可主動偵辦。若經由聯邦法院受理案件,那麼未必參照國際法的原理原則,依照美國既定司法程序判斷,立案機會不小,也有許多先例可循。

國會兩項決議案

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H.Res.907:由共和黨Jim Banks、民主黨Seth Moulton共同動議(Moulton後來撤回聯署),譴責中國政府於疫情爆發初期對醫生、記者的政治審查及拒絕美國CDC提供的協助,並要求北京公開聲明無證據顯示存在中國以外的病毒來源 — 包括美軍散布的陰謀論,以及敦促世衛收回支持中國防疫反應的誤導言論。

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S.Res.552:由共和黨Josh Hawley提案,支持國際調查中國政府對新冠病毒的處置方式,以及其後續對美國及其他國民的影響。Hawley更揚言,中國必須為助長疫情散布的謊言和欺騙承擔責任。

美國國會的簡單決議案(Single Resolution),有別於表決通過就成為實然法律的聯合決議案(Joint Resolution)或法案(Bill),一般跟進是發表聲明或建議採取某項行動,並無法律約束力,表達共識多於實際作為。

雖則如此,在此敏感時刻提案無疑是釋出訊號,一如上述民間興訟,旨在「造成既定事實」,為將來立法甚至進一步採取外交行動背書。

美國參議員Josh Hawley認為中國必須為疫情散布負起責任。(圖片擷取自Hawley Twitter) 防疫 — 貿易以外的兩國角力

本週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確認美中首階段貿易協議有所進展,但中方能否持續採購及其他協議內容頓成疑問,至少武漢肺炎至今並未成為美方豁免中方條件的理由。況且萬事莫如防疫急,當前能否從中國購得醫療物資比履行往後的貿易義務重要得多 — 不幸地,美國暫時有心無力。

舖陳究責的政治姿態,由是變成關鍵。

到底疫症份屬天災抑或人禍?中國外交系統刻意提倡「美軍播毒」的陰謀論是否祇在轉移公眾視線?美、中官方的唇槍舌劍是否僅止於無聊罵戰?更可能的是,彼此正不斷累積「相罵本」(吵架理據),將這場人間浩劫視為未來大國博奕的新戰場。

綜上所見,無論COVID-19這種新病毒是否人為製作,其蔓延皆有人禍成因:

發源地無疑是中國,中共政權自然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因農曆春節的社會維穩,自中央到地方政府未有盡力防範擴散,減緩衝擊

沒有及時公開資訊,反而隱匿真相,並審查懲處知情人士

東窗事發後仍唱好防疫成就,連結國際組織大外宣,令國際輕忽疫情

近日無論在G7峰會抑或聯合國安理會,美國都設法喚醒各國:不要忘了我們今天的痛苦,中國才是始作俑者。故此,疫情過後向中國索償及究責,不但是表面的量化國民健康及經濟民生帶來的創傷,或者從中國身上榨取利益填補經濟損失,更大的框架是國際爭端缺乏有力組織仲裁與制衡之下,如何尋求秩序重整,以及警示參與全球治理但同時忽略責任的惡果。

歸根究底,習近平要實踐口中的「命運共同體」,必須蛻變成認真盡責、公開透明的政治體制,方能保障國民以至全球人類的生命安全,而不是祇知輸出「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之類虛妄價值觀,或者耗費資源蠶食鯨吞境外勢力成為壯大自身的爪牙鷹犬。但觀乎今天中國,顯然遙遙無期。

※作者為香港人/網媒記者兼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