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川普踩以巴問題紅線》穆斯林表面團結大聲罵 私下分崩離析難有效反擊
風傳媒 2017/12/07 19:13

美國總統川普打破數十年外交慣例,6日無視國際社會反對聲浪,執意宣布美國承認3大宗教聖城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且未提東耶路撒冷為巴勒斯坦首都的主張,等同認可以色列獨占耶路撒冷全城,此舉自然引發穆斯林世界強烈反彈,儘管美國盟邦沙烏地阿拉伯、以色列的穆斯林邦交國約旦、埃及、土耳其都予以譴責,但礙於對付伊朗、對美關係等現實考量,穆斯林國家似乎只能硬吞這股怨氣。

衝擊以巴和談 約旦:助長激進主義

耶路撒冷(Jerusalem)是以巴問題中的核心爭議,因為巴勒斯坦認定東耶路撒冷為首都,但以色列在1967年六日戰爭(Six-Day War)後併吞東耶路撒冷至今,更在1980年宣布耶路撒冷是以色列「永久和不可分割」的首都。對於川普的宣告,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直言,美國已喪失推動和平進程的可信度。

穆斯林國家一致譴責川普的決定,警告此舉只會讓中東和平灰飛煙滅。第1個與以色列簽署和平協議並建交的穆斯林國家埃及,便發布聲明表示,憂心美國此舉只會對以巴和談造成「極度負面」影響;另個與以色列建交的穆斯林國家約旦,其國王阿布杜拉二世(Abdullah II)也說,已在5日通電話時告誡川普,此舉恐怕會助長極端主義。

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約旦國王阿布杜拉二世(左)與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同聲譴責(AP)沙烏地嘴上罵罵 私下與以色列往來

美國在中東主要盟邦、遜尼派領導大國沙烏地阿拉伯同樣持反對立場,直批川普此舉是「激怒全球穆斯林」,不過《美聯社》指出,沙烏地頂多表面上表示譴責,並與以色列保持距離,沙烏地實際上已無法對此事做出強而有力的反擊,因為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ad Bin Salman)積極與川普,以及川普的猶太裔女婿、白宮高級顧問庫許納(Jared Kushner)建立關係。

此外,由於沙烏地與以色列同視伊朗為主要敵人,而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因此沙烏地和以色列私下接觸頻繁,雙方更計畫交換關於伊朗的情報資訊;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也挑明直說:「沒有和平協議,除此之外的合作都在進行中。」言下之意即是,儘管穆斯林國家譴責川普此舉摧毀以巴和談進程,但部分穆斯林國家早與以色列互動,且關係難以切割。

美國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沙烏地和埃及表面譴責,實際上不會有反制作為;圖為美國總統川普、埃及總統塞西(左)及沙烏地國王薩勒曼(AP)埃及總統與川普臭味相投 伊朗恐趁勢崛起

埃及的情況與沙烏地相似,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在今年4月5日訪美,成為2009年以來首度獲邀訪美的埃及總統,他還是第1位恭賀川普當選的穆斯林國家領袖,而塞西訪美期間,2人會談重點只有反恐合作,對塞西的高壓統治引發的人權問題隻字不提,就連美國公民希賈茲(Aya Hijazi)自2014遭關押近3年,川普也是完全不談。希賈茲在今年4月16日終獲「無罪」釋放。

不過埃及仍透過官媒《金字塔》(Al Ahram)展現穆斯林手足情誼,直言「就算川普做出決定,耶路撒冷依舊是巴勒斯坦的首都」。土耳其是以色列在中東地區以外的穆斯林邦交國,而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表示,耶路撒冷是「穆斯林的紅線」,並揚言與以色列斷交。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同樣表示譴責,且伊朗可能趁機崛起。

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譴責美國是戰爭製造者(AP)中東國家冷處理巴勒斯坦 穆斯林民眾:令人難過

伊朗是什葉派領導國家,與沙烏地是死對頭;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也措詞強硬抨擊:「美國、錫安主義政權,以及他們在中東地區的共犯扮演著當代法老的角色,他們想在該區域製造戰爭,這就是美國的陰謀。」不過哈米尼也強調,伊朗尋求穆斯林世界團結,不想要戰爭,暗指美國才是以戰爭為施政基礎,伺機引發戰火的主使者。

穆斯林國民眾也站在巴勒斯坦這一邊,埃及首都開羅24歲的地產經紀人塞伊德(Nada Saeed)說:「美國為所欲為,因為他們很強大,毫無顧慮後果......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的首都,不是以色列的,這永遠不會改變。」以色列北方鄰國黎巴嫩的大馬士革大學1名講師告訴《約旦時報》(The Jordan Times),巴勒斯坦過去是基本議題,但現在卻成了穆斯林世界極力迴避的問題,令人相當難過。

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巴勒斯坦加薩走廊婦女上街抗議(AP)圍堵伊朗、對美關係、內戰衝突 穆斯林國家難團結反擊

1973年,當時的中東國家團結一致,祭出石油禁運,報復美國給予以色列軍事援助,此舉重創天然氣價格,讓美國經濟陷入緊張,但今非昔比,除了沙烏地,中東地區另一龍頭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與以色列也有往來,加上敘利亞、伊拉克、葉門及利比亞等國家內戰衝突不斷,穆斯林世界等於分崩離析,難以團結反擊。

以色列鷹派智庫「耶路撒冷戰略研究所」(JISS)主席英巴爾(Efraim Inbar)表示:「現代的阿拉伯世界與以色列一樣,都需要美國幫助,以對付主要敵人:伊朗的威脅......我們會看到外界譴責美國的決定,但嚴格來說,我不認為局勢會有任何改變。」

Insert titl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