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高油價恐壓垮美國經濟? 身陷貿易戰的川普無力再闢中東戰場
上報 2019/09/19 07:01

葉門胡塞武裝組織聲稱出動10架無人機將沙烏地阿拉伯全大的煉油廠陷入火海,作為一個沙國聯軍步步進逼的武裝份子,能運用這種高科技的空襲擊方法被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反嗆「不可能」,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發文嗆聲,「子彈已上膛,只要等待沙國的確認」,矛頭直指伊朗。

葉門內戰紛紛亂亂,沙國、伊朗各擁代言人爭奪葉門控制權,作為產油大國沙烏地阿拉伯,與美國關係唇齒相依,襲擊事件導致沙國石油減產一半導致原油價格飆升,直接推高美國生產成本。

美國網路媒體《Politico》評論認為,襲擊事件對石油市場的情況是可控制的,但指擔心美國繼中美貿易戰後,又闢一條「美伊戰線」,令美國經濟最後出現通膨壓力引發經濟衰退。

16日的襲擊事件,加上川普的嗆文令市場引發恐慌,美國布蘭特原油一度上漲19%,創下1991年第一次波斯灣戰爭以來最大的漲幅,沙國隨後承諾將動用儲備油投入市場,令升幅有所緩和。美國亦表示必要時將動用國家石油儲備庫以保持市場穩定。

油價上升通膨壓力增加

標準普爾(S&P Global Ratings)首席經濟學家鮑維諾(Beth Ann Bovino)指出,油價上漲事件是美國決定成敗的重要因素之一,「事實上,鑑於這股(中美)貿易逆風,我們已經看到企業不太願意投資,這起事件將讓他們更有借口」。

「油價本身在漲,因為這件事令情況更火上加油,美國人的入油錢需要付出更多時,他們在購物中心將花費少了。同時將令美國聯準會審視利率政策變得更複雜,目前聯準會正降低利率,以抵消川普在中美貿易戰上所導致經濟下行的壓力,若石油事件再度導致通膨,下一步再降利率將變得困難」。

作為重度倚賴汽車作為交通工具的美國人,若石油價格上升,意味人們需要花更多金錢購買汽油代步,同時石油所生產其他產品成本也因而上升,進而轉嫁消費者,令消費者開始減少消費,當內需下降,最後便出現通膨壓力,聯準會需要作出行動降低息口刺激外界消費及投資。

投資公司RBAdvisors創辦人伯恩斯坦(Richard Bernstein)表示,「我覺得目前就像70年代的第一次石油危機,現在中東問題、通用汽車談判破裂罷工,工資增加的壓力、以及消費物價指數(CPI)上升」。

《Politico》指出,中東地區局勢不穩、中美貿易戰、北美自由貿易新協定上路等不確定因素,會進一步壓低美國經濟成長,根據美國經濟部統計,2019年第二季的經濟成長幅度僅2%,剩餘2季可能足1%。

受襲的煉油廠陷入一片火海。(湯森路透) 趁火打劫以此調高商品價格

全國聯邦保險信用合作社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Federally-Insured Credit Unions)總裁伯傑(Dan Berger)表示,雖然短暫的石油供應所帶來的衝擊很快被美國市場所吸收,但整個供應鏈可以利用這次『機會』借故提高產品價格。

「消費者會很快看到,商品價格有所調整,高價將推持一段時間,對經濟帶來額外的衝擊,從歷史可見,能源價格上漲後,每每總是緩慢地下降」。

評論認為,川普最後可能會放棄對伊朗的強硬態度,特別是考慮到這起事件對美國經濟的潛在風險,因川普也必須競選連任總統,「預料川普的態度未來將會出現改變,特別是他當初的競選承諾是要將美國從中東的漫長的軍事行動中解救出來,如果川普對伊朗的緊張局勢有所緩和,不至於對美國產生巨大影響」。

等待產量恢復正常

AGF Investments首席全球策略師瓦利(Greg Valliere)指出,「但令我們感到驚訝的是,大多數美國人並沒有意識到美國能源可以自給自足,10年來美國人也不甚重視。美國可以承受長時間能源短缺,所帶來的經濟影響也相對極小,作為依賴石油進口嚴重的中國,有可能是最大輸家」。

相對於石油市場,華爾街市場人士對事件反應平淡,道瓊工業平均指數16日中午跌幅不到1%。有投資專家表示,除非事件失控否則市場反應其實有限。

Leuthold集團首席投資策略師保羅森(Jim Paulsen)認為,若事件演變為軍事衝突「那真的是令人擔憂」,但他又指不太可能對美國經濟具持績性影響,「其他國家可以增產來彌補沙國的供應,直至產量恢復正常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