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財新聞

840 億高估值背後,寧德時代的神助攻還有誰?
股感知識庫 2018/06/20 00:02
人紅是非多。因為與上海汽車 (600104-CN) 合資,寧德時代 (300750-CN) 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CATL,以下簡稱寧德時代) 近期再度「上頭條」。而在這之前,寧德時代引起的爭議並不少。
今年 3 月份,鴻海 (2317-TW) 集團旗下子公司以 10 億人民幣投資,僅獲 1.19% 的股份,市場估值高達 840 億人民幣的消息,同樣讓寧德時代登上諸多媒體的「頭條」。而在去年底的新一輪融資中,它的估值是 800 億人民幣。
寧德時代成立於 2011 年,至今發展也不過 6 年時間。作為一家本土電池供應商,為何市場估值能迅速超過 800 億人民幣?並且,這個估值已經遠遠超過了中國一些整車企業。比如長安汽車 (000625-CN),接近於巴菲特 (Warren Buffett) 投資的中國電動車領軍企業比亞迪 (BYD, 002594-CN)。寧德時代計劃在近兩年中上市,那時候它可能成為資本市場的一個巨無霸。(編輯註:寧德時代已在 2018 年 6 月上市)

840 億人民幣高估值背後:除了 BMW,寧德時代的神助攻還有誰?

不管你是否注意到,寧德時代的崛起已經是新能源汽車行業的一個獨特現象。它和比亞迪走了兩條完全不同的商業道路,就像是谷歌 (Google, GOOGL-US) 的安卓和蘋果 (Apple, AAPL-US) 的 iOS,他們已經到了巔峰對決的時候。面臨著寧德時代咄咄逼人的商業圈地,曾封閉多年的比亞迪電池也做出了開放的決定,一切都在改變之中。
商業競爭在繼續,而此時的寧德時代是否具備和老大哥較勁的力量?在寧德時代快速崛起的背後有何原因,出貨量已經超過比亞迪的它,又能否帶領中國新能源汽車或者民族電池行業走向強大,甚至打敗日韓電池企業,實現國際化?
而另一方面,它的高估值從何而來,僅僅是站在了新能源汽車發展的趨勢上?在政策保護傘退掉後,它又將何去何從?

BMW 的神助攻

提起寧德時代,行業裡普遍的評價是:「它的創辦人很可靠。」
作為寧德時代創始人之一,其公司總裁黃世霖對動力電池的興趣始於十多年前。2004 年,黃世霖參與一項粵港招標項目「汽車用動力型鋰離子電池系統的研發和產業化」並取得圓滿成功。2008 年,他帶領團隊成功開發出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動力電池管理系統 (BMS),並應用於公司的所有電動車及儲能項目。這些經歷,讓業內認為寧德時代是一家注重技術的公司。
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黃世霖也曾坦露創業歷程,2010 年回到老家福建寧德創辦寧德時代,「剛開始時心裡很矛盾,這個東西該不該做、怎麼做,需要有自己的想法。」為此,他幾乎跑遍全國所有有新能源汽車項目的整車企業,瞭解整車企業的需求。
經過一番考察,黃世霖發現新能源汽車有市場空間,動力電池的研究刻不容緩,2011 年底下定決心做動力電池的研發、設計和生產。並且姿態放得非常低,只要整車企業願意合作,就給他們提供樣品、設計。
但令寧德時代名聲大噪的是與 BMW (Bavarian Motor Works, BMW-DE) 公司的合作。在此之前,寧德時代並沒有在動力電池領域有所突破,而 BMW 把它領進了門。
寧德時代為何能得到 BMW 的合作機會?黃世霖曾這樣對媒體解釋:「BMW 當時也在全國大範圍篩選合作夥伴。CATL 的團隊是來自於 ATL (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從事鋰電池行業,尤其是做高端電池行業已經有 16 年的歷史,累積了豐厚的經驗。在做消費電子的鋰電池時,我們一直都是和世界最頂級的消費電子品牌合作,他們的要求也是最高的。從技術以及和高端客戶合作的經驗上,我們比中國的同行領先一點,所以當時他們就選中了我們。」
寧德時代與 BMW 的合作始於 2012 年,華晨 BMW 的首款高端純電動車「之諾 1E」的動力電池系統由寧德時代和 BMW 共同開發,由寧德時代製造。儘管作為試水之作、只租不賣的「之諾 1E」實際銷量寥寥,但這次合作還是對寧德時代意義重大。
通過這次合作,寧德時代獲得了 BMW 的認可,成為 BMW 集團在大中華地區唯一一家電池供應商。也由此成為中國首家成功進入國際車企供應商體系的動力電池企業。其次,寧德時代也因此大大提升了技術水準。
陳全世透露,寧德時代和 BMW 敲定合作後,德方發過來的技術要求,是厚厚一沓的 A4 紙,技術標準要求之高、之細,令人咋舌。但通過這次合作,寧德時代就像是經過「魔鬼訓練」的參賽選手,技術水平得到質的提升。「據我所知,與 BMW 合作要做電池模擬整車狀態下的測試,而中國並沒有這樣的測試設備,只能花高價從國外購買,寧德時代最開始也不確定是否需要採購這樣的設備,找汽車行業的專家咨詢後決定和 BMW 一同出資,購入這樣的設備。到目前為止,他們這台動力電池的台架測試設備依然是中國少有的。」陳全世說。
與 BMW 合作後,寧德時代聲名大噪,市場也被迅速打開。短短幾年內,上海汽車、北京汽車 (1958-HK)、長安汽車、吉利汽車 (00175-HK)、長城汽車 (601633-CN)、東南汽車、宇通客車 (600066-CN)、海格客車、金龍汽車 (600686-CN)、中國重汽 (3808-HK)、東風汽車 (0489-HK) 等多家中國車企都與之建立了合作關係。在國際市場,寧德時代還成為寶獅 (PSA, UG-FR) 的動力電池合作夥伴。雪片式的訂單和較高的市場聲譽成為寧德時代 840 億人民幣高估值的助推器。

受爭議的 840 億人民幣估值

儘管聲譽不俗,但 840 億人民幣的高估值還是讓業內對寧德時代投去了質疑的目光,因為排在這個數字之前的汽車企業,只有上海汽車、廣州汽車 (2238-HK)、比亞迪和長城汽車。有市場人士統計,這樣的估值在非上市公司的「獨角獸」群體中也屬於很高,只有螞蟻金服、小米、滴滴出行等為數不多的公司能超越。
特別是比亞迪,它擁有整車和包括電池在內的完整的新能源汽車零組件配套,但它的市值目前也不過 880 億人民幣。一旦寧德時代啓動上市,其市值將超越比亞迪,甚至可能是上海汽車。
所以,寧德時代的估值數字一出,業內嘩然一片。但是,比寧德時代更大膽的企業大有人在。今年 3 月,珠海銀隆董事長魏銀倉表示:「什麼都沒有的同行就是正級、負級、隔膜、設備都是買的,現在都在中國和行業估值 800 億人民幣 - 1000 億人民幣。如果按照這個企業來對比,銀隆的估值應該在 8 兆人民幣、80 兆人民幣。」
也有整車企業人士私下議論,一家成立不過 6 年的電池企業,市場估值竟然遠超年產銷幾百萬輛、品牌歷史幾十年的整車企業,就算市場前景廣闊,估值也高得有點離譜。
但市場人士並不這麼看,長期關注新能源產業的賽迪顧問投資部總經理吳輝表示,去年寧德時代的收入大約是 140 億人民幣,其中利潤 30 億人民幣左右,而投資行業對於好企業的普遍做法都是按利潤 30 - 50 倍來估值,以這一方法計算,840 億人民幣估值並不算高。
中關村新型電池技術創新聯盟、電池百人會理事長于清教同樣認為,840 億人民幣的估值並不離譜。「對於新興科技企業,市場的估值都偏高,比如特斯拉的市值已經超越百年歷史的通用 (GM-US)、福特 (F-US)。投資圈給予寧德時代這麼高的估值,一是看好其企業實力,二是看好動力電池行業的發展前景。」
但不管怎樣,一家成立不過 6 年多的企業,從背景上看,既沒有天津力神、中航鋰電這樣多年國家 863 重大專案計畫承擔者的「根正苗紅」,也沒有比亞迪「電池大王」這樣的稱號。何以贏得諸多肯定和青睞?
對此,寧德時代在回復經濟觀察報記者的採訪時簡單表示,「這主要源於自身技術的領先優勢」。與此同時,也有投資人士認為,寧德時代是踩在了一個正確的時間點上。「第一是國家對電池採購有限制,日韓電池無法用。其次是 BMW 背書,為它打開了國際市場。這兩點十分重要。」分析人士指出。

將失去的保護傘

現在,寧德時代最大的競爭對手來自比亞迪。2016 年,以動力鋰離子電池銷量衡量,寧德時代依然位於比亞迪之後,但以收入衡量,寧德時代 2016 年的銷售收入則超越了比亞迪排名第一。今年一季度,寧德時代供貨量超越了比亞迪,達到 328,245kWh,佔市場份額的 26%;而比亞迪的供貨量則達 217,003kWh,佔市場的 17%。
但不可否認的是,中國動力電池企業目前的市場優勢,離不開政策的強力支持。2016 年,政府要求電池企業必須滿足《汽車動力蓄電池行業規範條件》並進入相關企業目錄,而採用目錄外電池的新能源汽車無法獲得補貼。外資電池企業被排除在外,導致寧德時代等中國有優勢的電池企業供不應求。
但政策不可能一直保護下去,已經有信號表明,最晚在 2020 年,中國政府會放開電池市場的保護。屆時,寧德時代等中國電池企業,又是否有能力與日韓同行一較高下?
對於這一問題寧德時代並不擔心。「從專利申請、出貨量、項目定點等指標來看,CATL 的科技實力不亞於任何一家國際同行。」寧德時代對經濟觀察報記者回覆。
但在行業專家眼中,即便是寧德時代這樣的實力企業,依然有需要注意的短處或問題。「製造工藝、生產一致性方面,和日韓同行相比還有差距,比如韓國的電池企業,整個生產過程中有 1000 多項檢測,來保證產品品質,中國做到 500 多項的都不多。同時,電池是中間工業品,動力電池企業應該和上下游企業建立更為緊密的合作關係,共同進退;再次,作為電池企業,不能只做整車企業的幕後英雄,也要效仿博世 (Bosch, BOSCHLTD-US) 等零組件巨頭,打造自己的品牌和影響力,與整車企業一同影響客戶。」于清教認為。
陳全世也認為,在技術研發上寧德時代已經不亞於韓國企業,但在工藝的精密程度和生產一致性上,和日韓電池企業還是有差距。
據瞭解,寧德時代計劃在 2020 年前再次融資 300 億人民幣,將公司的電池產能增加 5 倍,達到 50 億瓦時,將超過特斯拉汽車 (Tesla, TSLA-US) 在內華達州的超級工廠。如果研發、產能提升的目標如期實現,寧德時代將實現不少投資機構與業內人士對其的期盼。但在此之前,它首先要盡快縮短與日韓同行的工藝與品質差距,與上下游企業建立更為緊密的紐帶,共同應對新能源汽車市場起步期的種種挑戰。
《投資界》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寧德時代:全球鋰電池出貨龍頭IPO的三大隱憂

電池市場大熱,得鈷者能得天下?

鋰電池產業鏈的中日韓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