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新聞

日治台灣缺乏沖水設備 高雄小孩半夜不慎掉進尿桶淹死
上報 2019/06/23 09:00

有句俗語說:「少年放尿泉(噴)過溪,老人放尿滴到鞋。」年輕時放尿像衝鋒槍,而老人上廁所,卻像關不緊的水龍頭;男性想要知道自己是幾歲人,去一趟廁所就見真章。

整個世界都是我的小便斗

清治時期的男人,帶著「整個世界都是我的小便斗」的想法,只要一有尿意,街邊巷角皆可洩洪。《台風雜記》的作者佐倉孫三認為,台北市街上有兩件事令他感到驚嘆,一是屋瓦之華麗,丹碧彩色,美奐巍峨不輸給西方國家;另一則是街衢凹凸難行,路見不平,牲畜在街上隨意走動排泄,又加上人們也是「家無廁圊,街路設一大廁場,人人對面了之」。

根據文章的形容,當時的公共廁所也只是一間不大的土磚屋,裡頭挖洞充作糞池,池上放著兩片木板,同時可供八人踩踏其上痛快解放一番。大家能夠脫下褲子,面對面地邊解放邊聊天,舉行男人版的「井戶端會議」。(日本婦女聚於井戶之間邊洗衣邊東家長西家短地聊天,因此被戲稱「井戶端會議」)這樣的解放方式,縱然對於人的身心相當紓壓,但每次雨後的街道總是汙水堆積氾濫、異臭撲鼻,令人作嘔,而往來的民眾對此竟然能夠淡然處之,絲毫無不為所動,真是不可思議。

除了一般的狀況,生活中也有夜寢尿意來襲、不方便在外如廁的時候,再加上女人較不方便使用公共廁所,這時候就要靠屎尿桶來幫忙了。在台灣人的寢室裡,床邊都放有屎尿桶來解決大小事,等到白天或屎尿桶滿了,再把它倒到室外的公共廁所,或是賣給水肥業者當作肥料,甚至更簡單的將它放流溝渠。

由於屎尿桶是一般家庭臥室的基本配備,因此不僅結婚時新娘的嫁妝中有它,有些人還會使用有雕刻裝飾的屎尿桶以展示主人的品味。日治初期就曾有這樣的故事:日本軍人進入台灣民宅,看到雕刻精細的屎尿桶,因為不知它的作用,以為是高級的容器或擺飾,而拿它當作飯桶。

屎尿殺人事件

「排放、集中、回收」,這樣的處理流程雖然最為簡單原始,但是也因此衍生出不少問題,例如,屎尿桶沒有沖水設備,加上早期台灣人的居室裡不喜歡開窗,可想而知室內臭氣沖天的狀態。

1933年5月某日,《台灣日日新報》上刊登一篇「寢兒墜落尿桶 窒息而死」的新聞,高雄州潮州有位三歲孩童意外死亡,致死凶器則是床邊的屎尿桶,原來他在睡眠中翻落下床,掉到尿桶裡淹死了。除此之外,也曾有孕婦在屎尿桶附近產下新生兒,胎兒掉落桶中,或是癲癇病患跌到桶內溺斃的消息。所以屎尿處理得好,不只是環境衛生整潔,更能讓大家安居又樂業,闔家保平安。

(玉山社提供)

因此,水肥回收業者在這個過程中扮演著搶救眾人於屎尿之中的重要角色。但是他們有時不準時來收取,或者是遇到雨季,雨水流積在糞池中,滿溢出來後使得遍地都是黃金,也造成一大問題。為了解決這些問題,於是如廁設備從屎尿桶開始進化,首先它變成「在來便所」,這是在便器下方裝設一甕儲存排泄物,時時汲取清除,但是它無法防止滋生蛆蟲,因此又稍加改良成「改良便所」。

「改良便所」有「陶製」、「汲取式」、「內務省式」及「準內務省式」幾種形式,基本上,改良便所的大小便器已經分開,並盡可能朝向密閉屎尿,延長排泄物在化糞池中停留的時間使其自然分解,再經人工取汲利用的方向演進。後來又有附有淨化裝置的「水槽便所」,不僅可以在解放後用水沖掉,還能讓屎尿在分解、消毒之後排入溝渠。不過,最先進的還是連通下水道的「水洗便所」,一次就將屎尿沖到下水道,再排放至汙水處理場淨化。

*本文摘自《台灣史不胡說:30個關鍵詞看懂日治》,玉山社出版。

【作者簡介】

蔡蕙頻

是個愛台灣史愛得不得了、說到台灣史眼神就會發光的台灣史說書人。國立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博士,國立台灣圖書館編審、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著有《不純情羅曼史:日治時期台灣人的婚戀愛欲》、《好美麗株式會社:趣談日治時代粉領族》、《働き女子@台湾:日本統治期の水脈》等書。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延伸閱讀】

●【書評】《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戴上濾鏡,回首1984年的台灣光景

●從神明後裔變成國家象徵 現代日本天皇每年有多少生活費?

●「小打勞民傷財,大打亡國滅族」 日治時期知識分子曾公開焚毀麻將

出版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出版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藝文記者 → 黃衍方william_huang@upmedia.mg

  • 從神明後裔變成國家象徵 現代日本天皇每年有多少生活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