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新聞

密醫「拖字訣」惹毛法官 死者媽:睜眼說瞎話
聯合新聞網 2018/12/07 14:45
記者王宏舜╱即時報導 輕艇國手徐子鈞因車禍成植物人,密醫林愈翔、妻子陳窈萱稱可用「幹細胞治療」康復,徐的父母支付近120萬元,讓林、陳替兒子注射針劑,持塑膠板拍打腿部,詎料竟死亡。士林地院依醫師法判林、陳婦各4年6月、1年6月徒刑,兩人和檢方都上訴。高等法院今續開準備程序庭,林8月7日時即聲請傳「居家護理員」作證,但卻提不出證人姓名與地址,法官質疑「案子一直拖不是辦法欸!」,要求一星期內說明。徐母氣憤說「我們什麼時候請過居家護理員?」,批夫妻倆謊話連篇。

徐子鈞(19歲)是第二名在林愈翔的診所送命的人。林原先在板橋經營杏鑫診所,找來放射師邱平滿以另名黃姓醫師名義「報備支援」看診,2014年10月29日,一名洪老先生因眼瞼肌無力症,由女兒偕同求診,林替他電療、注射麻醉劑,洪老先生昏迷。林找來邱幫忙,邱對洪注射數針腎上腺素、強心針,洪因麻醉劑及急救不當死亡。

起訴書指出,徐子鈞2015年騎車遭撞成植物人,父母希望他好轉,林愈翔夫妻向家屬謊稱是經營春寧診所的「廖醫師」,可以利用幹細胞治療方式,使徐子鈞康復。徐的父母信以為真,6月將兒子轉院入住春寧診所,隔月支付119萬9000元醫藥費。林收到款項後,替徐子鈞注射6劑不明針劑,且拿塑膠板狂打徐的雙腿「治療肌肉萎縮」,但7月26日早上6點,徐抽蓄,經送台大醫院急救,早上8點不治。

林愈翔夫妻覺得判太重,而檢方認為量刑過輕,雙雙上訴。林堅稱死者是因為「餵奶」而死,與他無關。

陳窈萱負責春寧診所更換負責人行政事務,卻說「不知道林就是『廖醫師』」,稱自己是個家庭主婦,要照顧小孩,沒有經濟能力付和解金。兩夫妻在法庭上表現得「很不熟」,但在開完庭後又共騎機車離去。

上次開庭,法官整理爭點包括「徐的死亡原因與林拿塑膠板拍打有無因果關係?餵奶有無造成吸入性肺炎中斷因果關係?」等。

今天開庭時,林再次聲請台大醫院鑑定,認為台大在第一時間有抽血,應該有一些數據在,另外也要傳喚榮總護理人員和居家護理員。

不過台大醫院在原審時已拒絕再鑑定,而林所稱的「居家護理員」卻也沒名沒姓,法官質疑「8月7日就聲請了,到了12月還說要具狀?法官如何儘快調查?」。林語塞,說「年籍資料在家裡」,法官要求13日前陳報。

死者母親表示,法醫鑑定未稱「溢奶」、「窒息」,況且台北市刑大在搜索診所時也有拍照,抽痰機未顯示有吐奶的狀況,她斥這對夫妻「睜眼說瞎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