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新聞

護理師罹難不算冒險犯難? 王明鉅:銓敘部別找人背書
聯合新聞網 2019/02/12 08:45
記者雷光涵╱即時報導 蘭嶼衛生所護理師蔡邑敏去年執行病患後送任務,因搭乘的黑鷹直升機墜海,蔡及機員共6人罹難,銓敘部堅持「事故原因還待調查」,無法確認「冒險犯難」,致家屬至今無法領到因公殉職撫卹金。台大醫院前副院長王明鉅認為,飛安調查報告不可能為當天是不是冒險犯難背書,他要銓敘部審議小組勇敢一點作決定,別再想找別人為自己的決定背書。

王明鉅在臉書發文說,銓敘部官員說在沒有飛安調查報告的客觀證據下,審議小組成員無法判定本案是否符合「冒險犯難」因公撫卹態樣,這種說法看似合理,其實是徹頭徹尾沒有擔當的缷責說詞。

他說,相信銓敘部的官員,可能心裡面也同情這位護理師,也想讓她適用最高金額的冒險犯難條款。但是審議小組的長官們,又不願意擔負由他們自己「直接」來認定當天出勤就是冒險犯難的責任,所以就想逃避。他認為,難作的決定不是去認定是不是「冒險犯難」。難的是自己願不願意為自己的認定去負責。

王明鉅臉書全文:

等因奉此,不敢當責。

從此沒人,冒險犯難。

去年二月蘭嶼衛生所的蔡護理師,在風大雨大讓她很害怕的黑夜,為了後送病人的安全,一起搭上黑鷹直昇機。不幸墜海,機上六人包括病人與家屬全部罹難。

這個消息我相信所有醫療人員同感悲痛。

因公殉職毫無疑問。

問題出這種情況算是哪一種的因公殉職?

因為許多新聞的內容我看不懂,於是我去查了一下法規,結果發現,原來公務人員死亡後的撫恤,在106年8月9日到107年11月21日之間,竟然有二個法律都能適用。

(107年11月21日廢止)第5條(因公死亡適用範圍及撫卹金給與標準):

因公死亡人員,指有下列情事之一者:

一、冒險犯難或戰地殉職。

(106年8月9日施行)第53條:

一、執行搶救災害(難)或逮捕罪犯等艱困任務,或執行與戰爭有關任務時,面對存有高度死亡可能性之危害事故,仍然不顧生死,奮勇執行任務,以致死亡。

在以上的二個規範了公務人員撫恤的法律中,只有符合條文中的這個第一項的情況,才能拿到最高額的加給50%撫恤金。

根據媒體報導,台東衛生局代家屬依第5條第1項中的「冒險犯難」申請了最高金額一次加發50%的撫恤金。

今天所發爭的爭議點,其實就是到底什麼叫「冒險犯難」?

銓敘部官員的說法是:。

這種說法看似合理,但其實是徹頭徹尾沒有擔當的缷責說詞。

我相信銓敘部的官員,可能心裡面也同情這位護理師,也想讓她適用最高金額的「冒險犯難」條款。但是審議小組的長官們,又不願意擔負由他們自己「直接」來認定當天出勤就是「冒險犯難」的責任。

因為官員們不願意擔負責任,所以就想逃避。

就想等到五月份的完整的飛安調查報告出爐之後,拿著飛安調查報告,再來根據人家的調查報告,開始咬文嚼字細細研究,才能開會認定,到底去年二月的那天晚上,上直昇機後送病人,算不算「冒險犯難」。

我幾乎敢100%確定的話,五月份出爐的飛安調查報告中,也不會出現「冒險犯難」這四個字。

它會有出事原因的說明,會有當天天候、機械、人員甚至他們的訓練…等等事實狀況的說明。

飛安調查報告當然不可能為當天的狀況,到底是還是不是「冒險犯難」來明白背書。

當天狀況到底算不算「冒險犯難」還是得由銓敘部審議小組的官員們來認定。

到底算不算「冒險犯難」,本來就是認定的問題。

事件中的護理師,任職台東縣衛生局,是公務員。

發生事故之後的撫缷,是雇用她的資方,中華民國政府按照法律該付的責任。

公務員護理師,無論從職務上或是醫療倫理與責任上,都盡了最大的努力也不幸往生(當然還有另外三位直昇機組員)。家屬們希望得到撫缷,但是事件過了一年之後,中華民國政府說,仍然無法確定是不是冒險犯難,所以要等飛安調查報告之後再來確定。

這當然是另一種形式的勞資爭議。

是不是冒險犯難,有這麼難決定嗎?

當然沒有。

難作的決定不是去認定是不是「冒險犯難」。

難作的決定是,自己願不願意為自己的認定去負責?

是不是「冒險犯難」,你們認為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別再想找別人為自己的決定背書。

更何況,這個其實不算嚴謹定義的「冒險犯難」,在法律廢止之後,未來也不會再有其他人適用了。

銓敘部的長官們,別再拖了。趕快再開會,直接勇敢的作決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