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時尚

  • 中田英壽 追逐金錢外的痛快人生

    GQ雜誌  2018/01/30 00:00

    字級:
    中田英壽 追逐金錢外的痛快人生

     中田英壽 追逐金錢外的痛快人生! 亞洲人很難成為世界級的偶像,更別說是像中田英壽這樣集足球、時尚、性感於一身的偶像,或許我們可以說老天爺獨厚中田英壽,給了他天資、外貌與好運氣,但是關於他如何那麼Man又那麼酷,一切都來自於他只為快樂而活的獨特人生觀! 文─莫乃健 攝影─Kazuki Kurigami、葉智鴻 即使你不是足球迷,多少也知道中田英壽,他在11年前高掛釘鞋後,如今身分是日本清酒大使,並且與產銷日本最頂級清酒十四代的高木酒造合作,推出自有的N Sake手工釀造限量清酒,每年只限量一千瓶,每瓶定價超過四萬台幣。現今法國五大酒莊紅酒一軍的單瓶價格達到數萬元,並不奇怪,但是一瓶幾萬元的清酒很難想像,這樣的價格遠遠超出台灣人近年追捧的獺祭二割三分大吟釀。 亞洲足球先生的清酒夢 當今清酒所面臨的尷尬處境,正是如此。日本料理過去十年來在全球非常火熱,但是日本人引以為傲的清酒,即使是高級清酒,也只是被視為歐美佐餐酒等級。雖然近年一些歷史悠久、標榜人工釀造的酒廠如高木酒造正在努力改變這個情況,旗下十四代品牌頂級款價格不下於五大酒莊,口味之香醇與層次之豐沛,也非市面上高價大吟釀可以比較,畢竟後者還是大量工業化下的產物。然而清酒在日本受重視程度,已經開始落後西方世界萄萄酒。 中田英壽參與日本清酒產業,正是想要逆轉這個態勢!「我設定的N Sake,是一款昂貴、擁有世界級品質的清酒。我覺得如果全世界的人開始認識這個頂級清酒品牌,就會開始尋找第二家、第三家清酒品牌。」中田英壽表示,他推出N Sake不是為了賺錢,最主要是要為其他清酒釀造廠創造市場機會,「N Sake不需要大量生產,一年只有一千瓶,只在日本以外國家販售。我希望的是,清酒文化能在全世界受到注目。」 2006年,當時才29歲的中田英壽是日本對全世界最重要的文化輸出,不論是足球或是時尚領域都是如此,卻在全日本一片錯愕中宣布退休。一般優秀的足球員都至少可以踢到三十幾歲,就像當今足壇超級巨星、葡萄牙的C羅今年32歲,阿根廷梅西將近31歲!而當年中田英壽身體其實並沒有什麼長期舊傷。 金錢外的激情 多年後,中田英壽在面對國際新聞媒體時終於回答他為何那麼早退休的原因,答案就是「激情」,但是並非字面上的意思,「一天過了一天,我慢慢覺得足球變成一種大生意,我感覺到球隊踢球只是為了錢,而不是因覺得樂趣與熱情。以前足球對我來說是一個大家庭,但現在變質了,這讓人很難受,所以我決定退休!」因為覺得不好玩了,就放棄了每年那麼大筆的收入(少好幾億),人們真的難以了解,他到底想得到什麼?錢難道不重要嗎?「從小我就是愛足球,並不為了錢,為何我長大就要為錢改變?我沒想過為錢踢球,我就是想踢、就是愛,賺多少錢不是我能決定的,是球隊,是人們決定的,我能做的就是享受我愛做的事情。現在做清酒也是如此!」 中田英壽對足球的認識來自於足球漫畫,當時他才8歲,日本足球風氣並不盛行,也沒有明星球員。中田英壽就是喜歡踢,直到進入日本國家隊,他都沒想過要擁有自己的職業生涯,或是有機會去義大利踢球,一切就這樣發生!「那時候我唯一清楚的、應該說這輩子我一直清楚的是,我需要做什麼讓自己更好!如果你喜歡自己做的事情,就會想辦法讓自己更好,!」 在進入義大利職業球隊前,中田英壽的生活只有足球,但是到了歐洲,新世界為他的人生開了更大的窗,他不只很快融入了新球隊,也融入了當地多采多姿的生活,時尚、設計、建築,當然還有聲名愈來愈卓越義大利葡萄酒。退休時,他也還不到30歲,容貌與品味正值人生巔峰,他開始為一些精品品牌出席活動,還有參與各國的慈善活動(他在海地大地震時捐出球鞋,募得90萬台幣,也在日本311大地震後,來台參與救災募款)。 這些國際活動給了中田英壽旅遊全世界的機會,去過超過100個國家,「其實我後來發現,日本對我來說其實是個陌生的祖國。在義大利,很多朋友或認識的人常常問我日本的事情,我根本沒能力回答,然後退休後我到世界各國,又常常被問到日本的文化,直到有一天覺得受夠了,才突然領悟到,不論什麼人或什麼國家,都理所當然把我當成日本的代表,所以2009年我開始回日本,遊遍了日本所有州道府縣!」 捲起袖子的生活哲學 從小,中田英壽就是個好奇的孩子,在那環遊日本的幾年中,他沒有把自己當成遊客,而是選擇在地的生活方式,試著去認識當地人,農夫、釀酒廠老闆、民宿經營者、各種工匠師傅,總的來說,他就是想了解生活的美好。 中田英壽開始專注日本在地農牧作物與工匠藝術,「舉例來說,你每天都吃飯與穿衣服,但你對你吃的東西了解多少?你穿的衣服是用什麼材料、什麼技術?背後的故事是什麼 ?如果你不了解,你就不會欣賞它他們,」中田英壽解釋,他開始專注在每天的生活,找到當中特殊的東西,這樣他就會快樂,他相信,基本上,人活了就是要快樂。 正因為這種生活哲學,還有新發現對於清酒的熱情,中田英壽在2013年推出N Sake前,已經拜訪日本各地超過兩百個手工釀造清酒廠,跟著師傅一起蒸米、蒸餾、釀酒,而每個酒廠其實都有自己契作的酒米田(清酒使用的大米跟一般稻米非常不同),所以他開始到田裡跟著農夫播種、插秧、收割,「那幾年我活得很快樂,知道清酒背後的一切,透過我的雙手去參與,讓我很快樂!」這種熱情造就了今日N Sake的完美口感,香港的清酒專家盛讚其為清酒界的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近年法國五大酒莊之首),「入口香醇,層次與變化豐富,自是清爽亮麗。」 中田英壽形容背後的努力其實並不像是在工作,「那像是一種玩具,一種樂趣,當你做的事只是為了賺錢,那才稱為工作,但是如果是玩具或是興趣,都是你享受的,就不會讓自己做得很辛苦的。這樣應該是容易的,不應該是困難的,而且所有我做的事情都會盡力做,否則我不會享受那個過程!」 自己覺得好才算數 從一個職業運動員轉變成一個清酒人,中田英壽不變的正是一股激情,他形容自己做清酒事業時,抱持著跟以前當球員一樣的態度,「足球不可能一天就踢得好,你每天都要試圖進步,我踢了21年,但是我從來沒有達到我自己期望的那個水準,總是有很多挫折或受傷,需要很多的耐性與努力變更好!」 然而足球是一種競賽運動,通常可以透過許多客觀數字來審視怎樣才是進步,做清酒要如何評估呢?中田英壽的回答是,想像(Imagine)! 怎樣的想像呢?中田英壽拜訪夠多的釀酒廠,也喝過了很多,每家滋味都不一樣,他學習農作物、原料、水與釀造過程,但背後還是有太多未知因素,有時候結果是很好的,有時是不ok的,無法百分之百控制,但是因為一次又一次參與,就能從結果去思考,想像怎樣會更好,「就算你這次失敗了,但是你可以從這次學到經驗,為更好的產品做準備!」中田英壽解釋他想像的過程,真的不是空想。 每年想產出更好的清酒,卻也代表每年的風味是不會一樣的,而好喝與不好喝卻又是很主觀的,中田英壽對於這一點看得非常開,「有的人會跟我說,去年的酒比較好,今年就普普,我會說:『So what!』。」中田英壽解釋自己當然會在乎別人給的意見,會懂得去傾聽,「我不想每年都做一樣的酒,如果我聽到有人說的很道理,我就會思考,明年我可以做些什麼調整。」 聽起來,中田英壽不在乎批評到似乎有點自我,他對清酒是如此,面對日本一些清酒業權威人士批評他的行銷方式也是如此,那些人甚至說他賣清酒是為了自己的名聲,中田英壽強調:「I don't care」。中田英壽表示這種態度是從歐洲踢足球後培養的,「我學會不因被批評就沮喪,有很多時候,我會聽到有人在我背後說、或媒體寫,我的表現很糟,像屎一樣!真正重要是,我知道自己怎麼想,我覺得是對的,就去做!」 樂觀活出自我 中田英壽強調,他絕對不會讓別人的想法左右他的生活,「踢足球、做清酒或現在我在開發的工藝品都是如此,或許我會損失錢,Who cares ? 最終沒人能預測未來。」中田英壽表示不懂的是,為什麼人們要擔心不能控制的事情,就像他足球生涯受傷而有一段時間不能比賽時,他也不會煩惱什麼時候傷會好,因為憂慮不會改變現況,更不可能讓他的狀況變得更好。 他回想自己從小就不是一個愛擔心的小孩。「如果說我是樂觀的人,最重要的是我知道我只對自己負責,」中田英壽解釋任何事情都有一體兩面,要看哪一面是每個人自己的選擇,而他選擇往好的方向想,「人生重要的是時時準備好,所以我一直努力學習,也做很多事情,但我不會去擔心,因為不管是未來或是過去,你永遠都不可能控制它們!」中田英壽真的很擅長看事情的一體兩面。就像我們聊到他以往在歐洲過著很奢華的生活,又常常參加時尚派對,如今日子有更多是在鄉下捲起袖子過著很接地氣的生活,他覺得浸淫在清酒與那些小酒廠對他言也是奢華,「很多有錢人可以買跑車、精品、時尚,但是不可能有機會去碰到這個產業最菁英的農夫與釀酒師,這才是Luxury!」 有人共享的生活才是人生 聊到這裡,我們終於了解中田英壽人生最快樂的來源,不是錢,而是人!他當職業足球員時收入高到一般人無法想像,現在從事清酒產業收入相對少非常多,而且是自負盈虧,但是他都是努力追求快樂的生活,當中的最大的收穫是認識很多不一樣的人,球界、時尚界、藝術設計界,乃至於現在的工匠、農夫或釀酒師傅,他都喜歡,他強調:「我不是在收集東西,我在收集人,收集朋友!」 「人比錢更重要,我一輩子都這樣認為,因為我很享受與人一起共事的過程。」中田英壽表示,人懂得享受自己一個人,那很好,但很多人一起享受時的快樂卻大很多,不是一個人可以辦到的。這也是他有好幾年非常熱衷參與很多慈善事業,因為他幫助別人過程時,並沒有覺得是在做慈善或捐錢,而是很享受(Have Fun),「踢足球也是一樣,跟隊友共享贏球目標,然後激發觀眾熱情,整個感覺像就是跟一大群人玩樂。」 中田英壽參與清酒事業也是如此享受著,他的目標不是去製作清酒,而是協助日本這個產業,做了清酒,又開發Sakenomy這個清酒標App,讓外國人可以知道自己喝什麼樣的清酒,現在又開始做清酒專用玻璃杯,還有專業的酒櫃,然後去全世界頂級餐廳跟主廚合作來發揚清酒文化,這些事情都不是他自己一個人做,是不斷跟不同專業的人共事與創意激盪,他愛死這些過程了。 不論是熱愛葡萄酒或如今對清酒充滿激情,令人意外的是,中田英壽卻不是一個貪杯之人,他對飲食的態度是非常節制的,他欣賞好酒,但只有跟朋友一起用餐時才喝酒,如果周圍的人沒喝酒,他也不喝酒,所以他晚飯後幾乎不碰酒精飲料,我們問他年輕時常參加時尚派對難道不喝嗎?「不怎麼喝,而且我通常都是很早就離開了!」 或許這正解釋了,即使中田英壽今年40歲了,他身材與容貌一直都保持得很年輕,眼睛更是炯炯有神,他將這個歸因於他對於生活很自律,「每個人在享受生活時都須要紀律,知道自己的限制在哪裡,如果過量,就不叫做享受了!我不會讓自己喝醉,去酒廠試酒更不會,那是為了吸收各種酒的資訊,更不能喝得神智不清,所以你就是要知道自己的酒量!」 幸運,屬於掌握現在的男人! 更令人驚訝的是,中田英壽說自己喜歡跟好朋友聚餐,但是如果自己一個人時,卻吃得非常簡單,甚至不去餐廳吃飯,而是去便利商店買食物,他的說法是,一方面是在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一方面更是在收集資訊,知道一般人吃些什麼、喝些什麼。 這次中田英壽來台灣不只是推廣十四代的清酒,也參加了一個慈善募款晚宴,他已經來台灣不少次了,所以也順便跟朋友同歡。我們說他真是的很幸運的人,可以一直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活得很開心,但他卻不覺得這是他幸運,而是他一直都堅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錢只是附屬品。「重點是沒有人知道未來,也許我明天會死,也許是過幾年後,到時再有錢也沒有意義!唯一重要的是,我一生都在做我喜歡做的事情!」 這就是中田英壽,一個永遠懂得掌握現在的男人!   應該說這輩子我一直清楚的是,我需要做什麼讓自己更好! 如果你喜歡自己做的事情,就會想辦法讓自己更好!    如果說我是樂觀的人, 最重要的是,我知道我只對自己負責。
    中田英壽 追逐金錢外的痛快人生

最 Hot 休閒玩樂專題

熱門新聞

媒體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