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時尚

  • 林俊傑 離開自己,又找到了自己!

    GQ雜誌  2018/05/10 00:00

    字級:
    林俊傑 離開自己,又找到了自己!

    與林俊傑在巴黎相遇,帶著他在街頭和路邊隨意活動。他拿著最愛的吉他和相機,在鏡頭前自在地撥弦和按快門。拍照是他旅行時的必備,而音樂如影隨行,是和他一起抵禦外界的戰友。走過十五年的音樂之路,經歷了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又回到了見山是山的階段。我們問林俊傑,抵達自己想去的地方了嗎?笑了笑,他說自己還在前進的路上。前方有什麼,其實不是他的重心,無論是好風景或壞風景,只要腳步不停,就永遠會有目的地。初春的巴黎風大,氣溫仍然很低。不在鏡頭前的時候,林俊傑在角落抱著吉他練歌,為了之後的演出密集練習。拍攝的服裝是偏薄的春裝,他說自己最怕生病,因為「身為歌手,生病是不專業,且不應該發生的事。不可以說唱不好是因為生病,生病是你的事,唱不好就是唱不好,不應該找任何藉口。」 對自己嚴格,眼前的林俊傑又像是個點唱機,身邊的工作人員開玩笑說想聽什麼就點歌,他會清唱給你聽喔。工作結束之後的晚餐桌上,林俊傑甚至示範了丹田發聲和喉嚨發聲的不同。或許是身在國外,又或許是他真的太自在,有好幾個瞬間,我們幾乎忘了,眼前這個親切到沒有距離感的大男孩,其實是華語歌壇的巨星。 說自己是一個浪漫主義者,夠感性,所以喜歡巴黎,所以旅行也是他創作的靈感來源之一。但旅行之於林俊傑,定義又不太一般。他自認個性內向,所以不愛人群,也不特別愛觀光,「我更希望的,是能夠融入當地人的生活節奏和步調。」旅行一定會帶的相機被他當成筆記本,看到和感受到的都透過鏡頭捕捉下來,「創作也是這種想把心情捕捉下來的初衷吧。音樂和歌曲是傳達情緒的方式,把自己當成信差,把接收和感受到的誠實地放進作品裡。」 被音樂拯救的男孩 2004年,林俊傑以一曲〈江南〉暴紅,氣勢如紅地拿下金曲新人獎。沒有受到金曲魔咒的困擾,也沒有因為各種外在干擾慢下創作的腳步,林俊傑出道十五年,從做自己的音樂,慢慢也幫別人做音樂。穩紮穩打,以幾乎一年一張專輯的速度前進,然後成為我們眼前的林俊傑─華人圈最炙手可熱的歌手和音樂人。他嘗試過各種曲風和創作方式,有的叫好叫座,當然也有玩得太開心,不小心走太前面,以致於市場接受度不高的作品。但無論如何,這些年來,音樂始終都在前方等著他,領著他去探索更多未知。 「小時候的我是個缺乏自信的小孩,直到與音樂相遇,和朋友組樂團,寫歌和唱歌,才知道原來我也可以做到這些事,可以說我是從音樂上慢慢建立起自我價值。」愛音樂的少年背起勇氣,20出頭就隻身來台生活、出片當歌手。經過這些年,音樂早已內建在他身體的系統裡,對他來說,是最純粹,也最不容易被誤解的媒介,「音樂就是我需要的存在,有時候甚至算是我對外唯一的出口。」林俊傑繞回浪漫主義者的話題,「因為浪漫,所以我把每個個體都當成一個靈魂的光點在看待。人與人之間,因為種種現實條件而失散了,當歌對了,故事對了,天時地利人和,讓對的人聽到、接收到,那個距離就能瞬間被扣起來。我認為,這就是感動人的音樂。」 迷路的時刻 以初心提醒自己 好的創作者或許都是高敏感型人格,他們把對周遭的感知開到最強,再把感受大把地挖出來攤在觀眾面前。聊起音樂,林俊傑滔滔不絕,當話題靠近他的脆弱和黑暗面,我們以為他會迴避這類敏感話題,但他卻意外地坦承,像是在聊昨天晚餐吃了什麼,那樣平和的語氣,「一個人的成就不代表他是無敵的,時至今日,我還是一個很容易受打擊的人。我隨時都可以寫出一首歌、完成一張專輯、把配樂做好,對自己的作品很有把握,都是我這些年來的訓練和學習。但我其實是很敏感的人,容易把聽到的話放大,影響自己的心情。」 隻身一人在異鄉,加上內向及喜歡獨處的個性,林俊傑自承,他還是常常感覺寂寞,每當寂寞來襲,各種好的壞的想法也都一起來了。兩年多前,他遭遇巨大的生涯低潮,失去動力、也想直接放棄一路努力完成的一切,轉身逃走。 「我需要的就是陪伴,但我不會承認,也不會開口跟朋友求助。好在因為工作,必須常常跟同事、朋友和家人聯絡,也因為這樣,夥伴們常常會見到我。不需要去做什麼或說什麼,你知道大家都在,這樣就夠了。」花了時間慢慢爬出坑裡,找回自信和動力。在那段低潮之後,林俊傑想的和寫的歌又不同了。專輯《和自己對話》以及單曲〈不為誰而作的歌〉就來自於當時。「自信是需要被建立的,也需要常常被檢查。這是我經歷過很重要的一件事,也許每個人在人生的道路上,一定有這樣一個時刻需要被鼓勵。」 收藏家的娛樂大夢 身為金曲獎老手,林俊傑至今一共拿過最佳新人、兩次最佳男歌手和一次最佳作曲人。他說自己從小愛收藏,獎座當然也成為寶貝收藏的一部分,「人是容易健忘的,尤其是我,而獎項就是提醒你這個值得記住的時刻,因為它永遠刻在歷史上,隨時鼓勵自己和身邊的人,這是獎項帶給我最大的能量。」他最近熱衷收藏畫作、塗鴉和藝術品,也常在社交平台上分享新的收藏,「我喜歡的東西都想要永久留著,這些作品當然也是我的興趣跟個性投放,因為在裡面看到了自己,那就讓它們成為我的一部分吧。」 在創作上極端感性,但談到事業,林俊傑另一個理性的分裂人格便會出現。身為演藝圈同時兼顧創作與創業的成功代表,他很早就成立專責音樂的製作公司「JFJ Productions」;因為喜歡時尚和潮流設計,也創立了潮流品牌「SMUDGE」(簡稱SMG),常穿著自家商品曝光,又因為從小到大都愛打遊戲,當他觀察到電競產業的快速發展,去年也決定擴張事業觸角,入股並擔任與潮牌同名的職業電競團隊「SMG」老闆。電競團隊7月才成軍,半年不到就出國比賽,一舉擊敗12國隊伍,拿下《Garena傳說對決》的世界冠軍和600萬獎金,這是台灣第二座電競世界冠軍,也讓很多人第一次發現,這個什麼都會的金曲歌王還有個從小到大的電競夢。 「我從小就是個好奇寶寶,對什麼都感興趣,這對我來說,就是拿出經營音樂的理念,把興趣實質化。」「一切的開始都是音樂,我用同樣的方式面對其他的熱忱,如果付出足夠的努力和堅持,相信都會有成績,也算完成了小時候的某個夢想。」把音樂形容為自由的載體,不分國界及語言,擁有穿透一切的能力,而他給自己的使命,就是持續把音樂推向更遠的地方,不單單只做音樂和寫歌,「我現在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整合。包括做潮流服裝品牌、電競,每一個領域都跟創意和娛樂有關。希望大家都能跟我看到一樣的視野。」 走過低谷 踏上與自己和解的路 我們問林俊傑,出道至今他改變最大,與沒有改變的部分是什麼?「不敢說改變多大,但我堅強了不少。」身為公眾人物,以往的他有很多不平衡和不習慣,甚至不滿。表演之外,多餘的注目和娛樂環節都能讓他適應不良,「以前的我對這種事都是抗拒的,只想好好唱完歌就走。但我看到更多需要鼓勵的人,那些來看我和來聽我的人,他們渴望的,或許就是一種被懂。」 說自己是Fighter,再年輕一點的時候,甚至是個激不得的人。性格裡天生的不服輸,反對的力量反而讓他更拚命,想去克服和證明些什麼。在經歷了種種與自我的鬥爭之後,林俊傑長大了,也或許,就是「懂」了。「對這些壓力,或我不想要的事比較反抗的情緒,可能就會先擺在一邊,把使命放在第一來面對人生,這是最大的改變。如此一來,很多事情的順位就會清楚一點。」在前進的路上,找到生活更大的意義和動力,也如他把眼光轉向生活基本,以「真實」做為主題的新專輯《偉大的渺小》。林俊傑其實就是他歌裡寫的那個男孩,那朵渴望被擁抱的帶刺玫瑰,離開自己,再被自己找到,經歷了海浪淘洗和生命的無常,之後慢慢打開自己,走上練習與世界和解的過程。 我不擅長用語言跟文字表達, 所以透過音樂和聲音, 那是唯一不會被扭曲, 也是最好的方式, 去發洩和呈現內心狀態的自己。  我真的很慶幸,有音樂可以去說故事,也有分享的機會。 全世界有很多需要被懂的人,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被了解,這是我最幸運的。
    林俊傑 離開自己,又找到了自己!

最 Hot 休閒玩樂專題

熱門新聞

媒體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