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版 | 雙面蕭敬騰 | 時尚 | 20180510 | match生活網
Insert title here

時尚

  • 雙面蕭敬騰

    Vogue  2018/05/10 00:00

    字級:
    雙面蕭敬騰

    Photographed by Tim Ho

    STYLIST AMBER YEN CHEN LO, HAIR NINO, MAKEUP ELEPHANT, PRODUCER KRISTEN, ASSISTANT LEA, PHOTO RETOUCHED HANDHANDHAND

    蕭敬騰一路不斷蛻變,從洛克先生、爵士先生後,他新近稱自己為娛樂先生,他說為了讓音樂能夠存活,他願意做任何的嘗試,他用蕭敬騰,成就他心中的夢想藍圖。

    左:銅金色絲綢西裝、
    漆皮鞋 (Dolce & Gabbana)
    胸針、Coco Crush
    戒指 (Chanel)
    右:咖啡格紋學院風雙排釦西裝、
    短褲 (DAKS)
    刺繡皮鞋 (Dolce & Gabbana)
    雙面蕭敬騰

    我知道我很幸福,從大家的眼神,我看的出來我很幸福,這個
    大家,是我身邊的朋友,我的藝人朋友、或者同行等等,我
    感覺得到自己的被認同,所以我得到的,也許就是我願意犧牲的。
    墨藍色高領鉤織毛衣 (Chanel)
    紅色漆皮長褲、PVC透明氣瓶 (Angus Chiang)
    書法字體透明PVC風衣 (Just in Case)
    雙面蕭敬騰

    在小時候一無所有的時候,我最
    在乎的人是我媽媽,每晚我總會
    抱著她睡,所以她只要一哭,
    我一定哭,儘管我不知道她為什麼哭,
    但總之我就是會跟著哭,因為我就是
    很愛她。有一件事我記得好清楚,
    我媽好像試想要測是我們這些孩子
    愛不愛她,就說她得了癌症,
    其他兄弟姊妹說你在開玩笑啦,
    我一點都不覺得好笑,我非常非常難過
    的一直哭,是啊,小時候的我很愛哭,
    非常容易哭,我很害怕失去,然後
    我才知道,我對家人的愛很深很深。
    金銀色亮皮褲 (Angus Chiang)
    雙面蕭敬騰

    採訪接近尾聲的時候,蕭敬騰突然說,你知道嗎?其實很多人覺得我很老,都以為我年紀很大了。他有點無奈,又覺得有點好笑的說。因為我這個人沒有衝突性,因為我太過於正面,我已經正面到人家想吐了,想說你到底還可以多正面。他大笑。
    是啦,我是比較老成,但私底下的我,其實很活潑,很好動。只是我的線很清楚,菸酒啦、毒品這類禁忌的東西在我這是沒得商量的,但只要在法律以內的事情,我的range都很大,我很能開玩笑的,什麼笑話都可以,黃色的也行,因為我成長在一個下階層的環境中,我小時候是非常粗俗的,碰到這些還會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蕭敬騰的確很皮,皮到甚至有點,幼稚,拍攝時候,化妝師補完妝後正吃力的準備爬過桌子離開始,他會突然使勁的把她壓住讓她動彈不得,或者要補妝時,他會說好了啦,不要補了,化妝師大聲說,不行,一來一往間,好像兩個小朋友在吵架;又或者明明已經很久沒有變魔術了,不知怎麼的心血來潮,在大家不可思議的驚呼聲裡,他好像上癮似的一個接一個變個沒完,那一副怎麼樣怎麼樣,不告訴你們為什麼的笑容,完全是皮小孩的得意勁,難以想像,這樣的蕭敬騰,在剛出道的那幾年,居然被稱為省話一哥。
    其實不是變了,他說這十年來,改變的只有審美與生活,但人完全沒有變。他說因為他的出道,是突然而非計畫的,等於進入一個全然陌生的領域,不是那麼瞭解這行業到底在做什麼,面對媒體不知道說什麼,也害怕說錯話,於是乾脆將自己封閉在安靜的世界中,透過觀察去學習,去熟悉工作的方式。現在就好啦,現在跟大家都很熟,就不會有那個問題了,只是,如果遇到陌生的,例如陌生的主持人,他的問題會讓我覺得尷尬,讓我覺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時,我就一樣會回到沈默的觀察狀態。
    輕鬆的坐在巴黎酒店房間的沙發上,隨心隨性的想到什麼說什麼,那些發生在他生命裡,一個又一個的片段,一個又一個的故事。
    一無所有的人是最可怕的,因為他們無所畏懼。小時候家裡很窮,非常窮,所以我們天不怕地不怕的,都是用命在跟人家換命。像我爸爸,他是開計程車的,如果人家對他怎麼樣的時候,他是可以開車去撞人,沒在怕的,因為他一無所有。你說他還有我們?我們那時候也一無所有啊,而且我們反而是給家裡增加負擔的。
    小時候的我,沒有靠山,沒有人支持,也沒有前景,唯一有的只是一條命,所以反正就亂來,這種人最沒有包袱,也是最可怕的。
    因為畫畫,讓我第一次覺得自己是有價值的。我人生的第一個獎項,是畫畫得到的,那時候我念的是技藝教育班,就是把你丟在那,看你自己能不能學到些什麼。我們有一堂課是畫畫,然後我們那個班呢,去參加一個好像是全台灣技藝教育班的比賽,題目是酒後不開車之類的,我就畫了一個流氓,拿了一個酒瓶,拿到了佳作。坦白說那時候根本不知道佳作是什麼,只知道它不是第一名不是第二名,也不是第三名,只知道在一二三之後的就是佳作,佳作有一堆,而我也在裡面,也是在被肯定的其中的一個,就覺得那種感覺很好,覺得很滿足,覺得你至少不是一個沒用的人,覺得自己有小小的被人肯定,是一種幸福感。
    每一個決定都是機會,決定機會來,或者走。從小就很喜歡音樂,小學時候就跟媽媽說自己很想學,可是因為家裡環境不好,實在沒有錢可以學,一直到國中,媽媽可能是想試探看看我們到底有沒有耐心去學,就把我和我哥哥送到家裡附近,走路就可以到的一個很普通的樂器行學,老闆的年紀跟我爸爸差不多,由他直接教我們,哥哥學吉他,我學爵士鼓,學了兩個月之後,媽媽實在沒辦法再負擔那個學費,加上我又跟樂器行的老闆吵架,就這麼停止學習,放棄了音樂。
    後來出了件比較嚴重的事情,進了法院,被送去輔導了兩年,之後我對輔導員說,我想回去找那個老師,因為雖然跟他吵架,但我其實都知道誰對我好,我知道很多事情都是我自己的個性問題,我又重新開始接回去音樂的道路,那大概是高一快高二的時候吧,在國中同學中,我是唯一升高中的。
    樂器行的老闆對我很好,我甚至覺得他就像是我的第二個父親,基本上他所有的資源我都可以使用,包括金錢,你看他對我多好,他後來甚至把對他非常重要的吉他送給我。人跟人之間真的是互相的,我們平常怎麼對人,怎麼對每一件事,彼此都是看在眼裡的;而如何去轉換你所遇到的事情,是好事,還是壞事,你願意改變自己還是永遠責怪別人,這中間的每一個決定都是機會,都是你的機會來,還是去,很多事情冥冥中有注定,但也不是隨隨便便就這麼幸運,還是要很多的付出,而且是真心真情的付出。

    墨藍色麂皮翻毛外套、
    毛料寬管褲、海軍呢帽、
    Coco Crush戒指 (Chanel)
    條紋西裝 (Lanvin)
    雙面蕭敬騰

    我常說人家看你的表演,如果
    他說,哇,他這個表演一定
    練了一千遍,不,我是練了
    十萬遍;而如果他說,
    這個表演他一定練了一萬遍,
    那我就是練了一百萬遍,
    我可以為了做好一件事情,

    讓自己時時刻刻的都投入其中,
    我覺得應該要有這種態度。
    墨藍色高領鉤織毛衣 (Chanel)
    紅色漆皮長褲、PVC透明
    氣瓶 (Angus Chiang)
    書法字體透明PVC風衣 (Just in Case)

    雙面蕭敬騰

    做為「蕭敬騰」,是不斷的展現
    出豐富而多樣的元素,不管是
    造型、音樂,甚至影像呈現方式
    等等,都始終創新的順著時代
    的脈動走;而獅子樂團,則是
    比較純粹、比較直接的我,
    是曾經當年入行前所嚮往的夢,
    實現著我心中想要呈現音樂的方式。

    銀色亮皮夾克 (Angus Chiang)
    白色超寬褲 (Just in Case)
    銀色皮鞋 (Christian Louboutin)
    雙面蕭敬騰

    就算你被槍比著被刀刺著所做的決定,也是你的決定,不是別人的決定,所以一切都是因為你自己,沒有一件事是可以怪別人的──蕭敬騰

    因為那兩年,才有現在的蕭敬騰。在青少年輔導組那兩年,是我非常重要的兩年,輔導員會不斷的跟你說話,然後他會知道你會什麼,你的興趣是什麼,他們知道我會爵士鼓之後,就跟上面單位申請撥了一筆經費,買了一套鼓,然後讓我義務的去青少年輔導組教打鼓。
    每週六日我就會去教很多人打鼓,我教過年紀最大的七十幾歲,最小的四歲,還有很多大學生,當年才十五歲的我,用自己的能力,自己的理解去教大家怎麼做,那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躍進,很重要的一段過程,很開心,很熱鬧,也很有成就感。而因為持續兩年的教鼓,青少年輔導組幫我提報善心人士,我人生第二、第三個獎,就是市政府頒給我的善心人士獎,當時覺得自己很偉大,但現在知道他們其實是在幫助一個年輕人,故意創造一個機會、一個名目,讓年輕人知道他是有用的。
    為了獅子,我可以把蕭敬騰賣了。入行第一天,我就覺得我要做自己,不要被你們商業帶著走,在我第一張專輯開案以前,我甚至都還以為自己是一個全創作歌手,後來知道不是的時候,我是有一點糾結,但也不知道為什麼的,最後我選擇接受,可能是因為我願意相信專業,我覺得既然我相信你們,那麼你們給我的建議,我是不是就應該聽聽看。
    但你說過程裡我有沒有掙扎,當然有,有很多的事情、很多工作不是我想做的,到現在都還是會有,然後當然也會有很多的挫敗感覺,直到有了「獅子樂團」,我整個人豁然開朗。
    以前只有蕭敬騰的時候,心裡總覺得我好想做一些我想做的事情,於是你會有所不平衡,但有了獅子之後,可以,我可以把蕭敬騰賣了,可以這麼說,因為你可以非常明顯的去區隔這兩個部分,蕭敬騰可能就是大家想要看到的蕭敬騰,順著時代的趨向走,不斷的創新,就像是個娛樂先生一樣,可以為了讓音樂存活,去做很多不同的嘗試;而獅子,則是比較純粹、比較直接的我,在入行之前,我就夢想著以樂團出道,寫自己的歌,rock song,事實上,早在國中的時候,我就已經開始組團,獅子樂團,是實現我心中最想要呈現音樂的方式。
    而雖然我把自己分裂成蕭敬騰和獅子,但他們其實都是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讓音樂的未來擁有更長遠的路。
    我始終不變的,是善良。雖然自己這樣子講很好笑,但我覺得我真的是一個很善良的人,而且這個善良是只有增加沒有減少。比方以前小時候會吃肉,生肉啊吃的亂七八糟滿口鮮血,現在基本上豬牛羊都不可能去碰,主要吃海鮮,還有些雞肉。
    這跟宗教沒有任何關係,單純就是因為一份同理心,因為我自己養了太多小朋友了(動物),我覺得豬牛羊跟我家的動物是一樣的,所以我真的下不了手。
    我真正的夢想,是教育。因為我是被教育出來的,所以我一直沒有放棄教育,這個教育不只是對於音樂的教育,或者所謂愛的教育,而是讓你能夠真實在生活的每一個細節裡面,走向更好的路。這個教育體制我已經計畫了差不多有四、五年,而且馬上就要執行了,我有很多的計畫,也包括有動物的,例如我想做一個只有貓狗的動物園,不是因為我特別愛貓狗,而是因為他們特別容易被遺棄,牠們是跟人最近的兩種動物,但牠們的權利卻是零,甚至是負,所以我覺得必須要幫助牠們。
    當然所有的社會教育都是長期的,但現在不做,也終究要做,終究要花一樣的時間,甚至更多的時間,因為這種教育,是一輩子的。
    唱歌唱再久好像都沒事,但只要話說多了,喉嚨就會開始不舒服,蕭敬騰邊喝著水邊笑著說,所以訪問是最傷喉嚨的。
    可以極度封閉的安靜,也可以過動的natural high,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反差,同樣都是蕭敬騰,他很清醒的將自己分裂,清醒的說,我真的很幸福,清醒知道自己每一個步伐的腳印,清醒的做決定。他說,我相信我的工作團隊,相信我身邊的人不會騙我,但就算他騙我,我也甘願,因為我相信他。所以所有事情的所有決定,你都不能怨別人,因為所有的決定都在於你,就算你是因為被槍比著被刀刺著,也是你的決定,不是別人的決定,所以沒有一件事情是可以去怪別人的。
    即將在五月推出全新專輯,並舉辦演唱會的他,做蕭敬騰,也做獅子,一體兩面中,都是他。

    撰文 許麗玉

    印花睡衣睡袍、心型繡花皮鞋
    (Dolce & Gabbana)
    透明PVC風衣 (Angus Chiang)
    雙面蕭敬騰

    我真正的夢想是教育,因為我是
    被教育出來的,所以我一直
    沒有放棄教育,我想做這件事情
    已經很久了,心裡也已經有了計畫
    的藍圖,不久的將來,你們將會
    看到,我一步步的實現夢想。
    菱紋索織高領大毛衣、
    雙排釦毛料寬管褲、軍靴、
    Coco Crush戒指 (Chanel)

    用facebook 分享給朋友   用 LINE 分享給朋友   用 email 分享給朋友   用 google+ 分享給朋友   用騰訊維博 分享給朋友   用Plurk 分享給朋友   用 twitter 分享給朋友   用新浪維博 分享給朋友

最 Hot 休閒玩樂專題

熱門新聞

媒體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