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版 | 強尼.戴普 不照劇本演下去的人生 | 時尚 | 20180620 | match生活網
Insert title here

時尚

  • 強尼.戴普 不照劇本演下去的人生

    GQ雜誌  2018/06/20 00:00

    字級:
    強尼.戴普 不照劇本演下去的人生

    在戲劇演出上亦莊亦諧允文允武、出道多年總是大膽挑戰各種角色不斷超越自己,強尼.戴普(Johnny Depp)就是一個這麼特別的存在;如果非要把形容詞加諸於身上,我們覺得桀傲不遜、熱愛自由、隨興灑脫、十足男人、酷到不行這幾個都很Fit他。但這到底只是被塑造出來的螢幕形象,和他私底下的真實性格有多少重疊之處,而他對於生活、興趣、事業以及人生觀又是如何,請聽這位超級大明星娓娓道來。GQ:雖然你演過的精采電影不計其數,我們很好奇,有哪些好萊塢經典片對你當初決定投入電影圈影響甚深? 強尼.戴普(以下簡稱JD):在我看著電視或電影長大的過程中,啟發我的都是個人,包括非常不一樣的喜劇演員、娛樂人物、演員及歌手,這些獨一無二的人們帶給我很多真實靈感,像是Charlie Callas(獨幕劇喜劇演員)或Don Rickles(喜劇演員、作家)、一直像在醉酒狀態的福斯特.布魯克斯、詹姆士.狄恩、馬龍.白蘭度和尤.伯連納。他們都是非常鮮明、完全與眾不同的人物,對我來說那樣就已足夠。他們走上自己的路,這就十分特別。可惜現在年輕世代以及在我之後成長的那一代,並不覺得他們需要親眼目睹這樣的個人特質,或看看這些絕對與眾不同的人。現在的人都是為了要出名而出名,但你想要靠什麼出名?我不知道,也不在乎。對我來說從來不是這樣。 GQ:在全球影迷眼中,你一直活得瀟灑、精采,對你來說,有哪些對人生具有啟迪作用的關鍵人物,哪怕是非現實中的人,甚至一本書? JD:噢,有很多人讓我深深著迷,也有很多書讓我沉迷其中,書中的角色可以讓你愛到無法自拔,比方說《麥田捕手》。但如果是這樣的話,就不應該有人演出電影版的少年霍爾頓,在我的感覺裡,霍爾頓就應該保持他在每個人腦海裡原本的模樣,一如沙林傑描寫的形象。當代中有很多很棒很具代表性的人物,像是畢卡索,不過你怎麼演都不會對,所以最好不要演。或者傑克.凱魯亞克那本《在路上》,小時候那本書對我等同於聖經般的存在,現在很多方面也還是如此,它給我許多收穫也幫助我成長。我從沒想過那本書會被拍成電影。我還沒看過那部片,但我認識導演華特.薩勒斯(Walter Salles),他人很好。但是在這本書裡,主人公薩爾(Sal Paradise)就是作家傑克.凱魯亞客本人不是嗎?很難把這個角色想像成其他人或看成其他人,他「美」得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GQ:談到標籤,你經常被說是很酷。對你來說酷意味著什麼? JD:酷有很多方面。我一直覺得,酷是做自己的那個人,沒有欺瞞─我覺得這樣的人很酷。派蒂.史密斯、伊吉.帕普、吉姆.莫利森、馬龍.白蘭度、Hunter這幾位都很酷也很純粹。我的意思是說,今天有一個人告訴我他在一個愛滋兒童、領養兒童之家擔任輔導員,像他那樣全心全意地付出,我覺得非常非常勇敢。他讓我印象深刻,我硬是要他擁抱我。我和Make-A-Wish基金會一起做過很多事,因此接觸到天生一手爛牌、因而得面對這些成人疾病和苦痛的孩子。他們的眼中沒有恐懼,只有無畏和勇氣……那真的真的很酷。說我很酷?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酷,可能只是因為我話不多吧。 GQ:音樂對你的人生來說有多重要? JD:音樂就是我的一切,即使工作時也是如此。我是用同樣的方式來看待自己的演藝工作和音樂工作─研究、學習、聆聽。我靠著聽唱片自學吉他,在訓練耳朵聽出人聲的不同音調、音色、起音方面,這樣的起步點很好。小時候我很喜歡模仿別人講話,養成了靈巧的聽力,我想也幫助很大,工作時,每天都可以派上用場。我想每個人腦海裡可能都會反覆播著同一首主題曲,某些場景裡我也會使用音樂。如果你想要神遊到什麼地方去或者想要感受、表現什麼東西,一首歌彈指間就可以帶你回到那裡。有些歌會立即把你傳送回到記憶裡,你可以憑藉音樂來選擇記憶,所以我很常用音樂。 GQ:你下一部電影又將再度扮演傑克船長,這個被全球影迷瘋狂愛著的角色對你的意義是? JD:能夠演出傑克船長這樣的角色─就是口無遮攔、胡言亂語也沒關係,然後再想辦法串出什麼道理,結果又更混亂抽象,就這樣蒙混過關……很奇怪。我演出傑克船長的時候,幾乎時時刻刻都在微笑,光是演他我就開心得想笑。他無所不能、說話也百無禁忌……像是「嗨,親愛的!」就是這麼厚顏無恥,這樣的角色集結了所有真實的我沒有的部分;現實生活中我可以大膽放肆,但從沒這麼張揚,我一直都很內斂。要演出傑克船長,就必須找到我心中屬於他性格的那一部分,讓我可以放下最後一道矜持,變成荒唐又無禮,有血有肉演出這麼一個角色,這是沒有終點的試驗。 GQ:有多少是劇本要求,又有多少是你個人臨場發揮呢? JD:我演傑克船長很久了,我一直都在改對白。有時候你讀一本劇本,寫得很好但演不起來,因為真人不會那樣講話,現實中人們講的話沒有像電影裡那麼多。所以我經常會改寫角色。傑克船長全部都是我寫的!好多好多年以前我就再也不看畫面指導(Screen Direction)了。你第一次讀劇本的時候,會讀對話和指導,才能看到電影的全貌。從那次之後,我就把這些拋到腦後了,我不想要知道我該做什麼或者我該站在哪裡,因為一切應該要自然地發生。如此一來,我能擁有更多自由,導演想要的話也可以提示一些畫面指導,但我寧願不要放在心上。有時候場景本身就會引導你去到對的地方。 GQ:你演過的角色那麼多,有不少甚至稱得上奇特,你都怎麼選片子拍? JD:要看情況。如果有劇本,大概看前十頁我就可以決定……也許其實讀三四頁就可以了,只是我給到十頁的機會。然後我就知道自己適不適合。如果我覺得自己對那部片子、對其中的願景有什麼東西可以貢獻,就會接下那部電影;一種在表演或在角色詮釋上還沒被做成死路的東西。真的就是那樣。如果有感動我的東西,或者有引人入勝之處,那麼我讀著那些角色的時候腦海中就會有畫面,就會有對於角色的初步想法,十之八九這些最初的想法都是最好的想法。凱羅亞克也這麼說:第一個想法就是最好的想法。海明威也說過,要怎麼變成一個偉大的作家,最大的挑戰是什麼?他說:「寫一個真的句子。」聽起來簡單但做起來很難。 GQ:身為Dior曠野之心香水代言人,這系列香水因為你而大賣,你覺得自己和影片中那種遺世獨立的形象相符嗎? JD:當廣告導演Jean-Baptiste Mondino看著你的時候,彷彿是透過視線在解剖你。他在抽絲剝繭,要在你身上找到有趣或者能激發靈感的那一面,從中他真的能捕捉到你的什麼。就像是片中的那匹狼……狼有著孤僻的形象不是嗎?在我身上無疑地有一部分是想要離群索居的,你絕對不會在人群中看到我。 GQ:所以你覺得自己個性像匹孤狼? JD:我是害羞的人,我喜歡保持一點距離,留在暗處,所以導演的確捕捉到那一面的我。這麼說很有意思,因為我詮釋角色的時候毫不設限,在鏡頭前面我無所不能。在鏡頭前演出一個角色,比私底下做自己還自在一點,說起來還滿奇怪的。如果要我在晚宴裡站起來舉杯致詞,我會不知所云落荒而逃,但如果是拍戲的場景,就會開啟完全不一樣的境界。更進一步說,他捕捉到我的某一面,那一面的我不喜歡去承認或討論某些奇怪的字眼──你知道的就是那些「名聲」「名人」或任何我覺得與我何干的屁話。 GQ:拍攝現場真的有狼出沒,你對這種生物的印象是? JD:狼是一種孤獨又神秘的生物。最重要的是,牠們是自己「選擇」了孤獨。能置身在狼群中、觀察牠們,是充滿力量而難得的機會。生存本身就是一種生活方式,也因此是狼群每日的責任。牠們會受到挑戰,而且一定要生存下來,因為不計代價地保住狼群是絕對有必要的!對於狼,我全心崇拜而敬畏,對於牠們在我們意識或潛意識中代表的一切也心醉神迷。美麗,邪惡,危險,令人懼怕,催眠般的力量,野性,純粹的直覺,卓越,詩意,但也原始狂野。 GQ:你會不會覺得導演把你演過的角色也放進去廣告裡了?廣告是否讓你想起某些演過的角色? JD:沒有,不會喔。拍攝過程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你知道嗎?身為演員必須做到的第一要務,不是演出而是要反應。說穿了就是如此,你做的其實是世上最艱難的工作之一,就是要「在」(Be),進入一種存在。你會覺得那是有機的,那甚至不是一個角色。我給他這樣一個存在,然後他抽絲剝繭找到了覺得有趣的那一面;他讓我的那一面被呈現出來,我也樂見其成。他讓我把自己放進去,這就是最棒的地方。沒有什麼計畫、沒有什麼過度解釋,沒有非要很酷或很炫目不可。他是掌握光影的專家,擅長表現像是日出撫摩著山丘稜線的方式。在沙漠裡拍片的那幾天,其實比我拍攝很多其他電影都還有意思,他只說人要「在」(Be),就那樣而已。我真的很享受。 GQ:與香水印象連結,你會怎麼詮釋「男人味」這個詞? JD:真正的男人會言出必行。真正的男人,定義起來就是真摯忠實,活在當下,勇於對抗世間所有的不公義,無論是日常小事的層次或是更加浩大的規模,無論他怕或不怕。真正的男人要能以自我去探索這個世界,即使那裡一片荒蕪。真正的男人一定要能挺身而出,並且值得依靠,才稱得上有男人味。   酷有很多方面。 我一直覺得, 酷是做自己的那個人, 沒有欺瞞— 我覺得這樣的人很酷。 真正的男人要能以自我去探索這個世界, 即使那裡一片荒蕪。 真正的男人一定要能挺身而出, 並且值得依靠,才稱得上有男人味。
    強尼.戴普 不照劇本演下去的人生


    用facebook 分享給朋友   用 LINE 分享給朋友   用 email 分享給朋友   用 google+ 分享給朋友   用騰訊維博 分享給朋友   用Plurk 分享給朋友   用 twitter 分享給朋友   用新浪維博 分享給朋友

最 Hot 休閒玩樂專題

熱門新聞

媒體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