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版 | 【咬警事件全整理】蔣月惠從噓聲到掌聲 幫「羅騰園」撐起一片天  | 焦點新聞 | 20180719 | match生活網
Insert title here

焦點新聞

  • 【咬警事件全整理】蔣月惠從噓聲到掌聲 幫「羅騰園」撐起一片天 

    上報  2018/07/19 17:00

    字級:

    咬傷女警又在警局暴哭的屏東縣議員蔣月惠近日登上各家媒體版面,被罵了兩三天,突然反轉獲得掌聲。其實她是一個毫無政治背景、一心一意想為弱勢服務的議員。有網友說,屏東還有難得不黑的民代,就是蔣月惠。

    「107年X月X號,上午X點X分,巡視……」點開「蔣月惠縣議員服務專區」的臉書專頁,你會發現裡面充滿著各式各樣蔣月惠「巡水田」的直播影片。蔣月惠舉例,先前有民眾陳情皮革廠偷放廢水,她就每天去檢查排水口,「我去檢查700多天,有問題我就開直播,讓大家一起來監督。」

    蔣月惠常常到民眾投訴的河川,監督企業是否有做改善。(圖片取自蔣月惠臉書)

    現年59歲的蔣月惠,畢業於成大空專國貿系。她為屏東弱勢團體發聲不是一兩年的事,從她一出社會,就在教會裡擔任志工。1977年,蔣月惠先是在西德女教士創辦「盲女習藝所」當義工,1987年改由挪威基督教協力會,她在附設「羅騰園肢體殘障護理之家」當義工。但1991年蔣月惠辭去原本工作,接下面臨解散的「羅騰園」。

    「羅騰園」的典故來自於聖經中,先知遭到惡人追殺,筋疲力盡地倒在羅騰樹下,向上帝求死,但上帝反而派天使賜予水和麵包,讓他有力量繼續往前走的故事。

    蔣月惠的「羅騰園」一路走來也是很不順遂,還在2011年被指控未經立案私自收容遊蕩殘障孤兒25名至街上義賣,違反身心障礙權益保障法,處罰鍰6萬元整及公告姓名。

    當時蔣月惠不滿遭開罰,帶著院生靜坐在縣府前抗議,並指控社會處不幫長期照顧弱勢的羅騰園庇護家園就地合法,還要求3月內籌設500萬的立案基金、繳交每位院生15000元的保證金,卻又不讓她募款,被迫走上絕路。當時此事還鬧上新聞版面。

    蔣月惠靠著毅力經營「羅騰園」,專收一些肢障的孩子,帶他們上課、學習。(圖片取自羅騰園)

    至於蔣月惠的參選之路則是始於2002年。但對於參加屏東縣議員選舉,她對外解釋是為了「一票30元的補助」。她多次講明,是為「錢」來選舉,因為募款實在是有限,當她發現選舉有「一票30元的補助」,於是動了選議員的念頭。可是在全無資源、沒有宣傳的情況下,她連選3次、落選3次,終於在2014年選上議員,此事在當時屏東地方社運上也相當轟動。

    沒有盛大的競選團隊、沒有助選車、沒有競選總部,蔣月惠拉著小提琴獨自站在屏東市路口爭取支持,這就是她的競選方式……。

    對於這幾次參選的經驗,蔣月惠對《蘋果》細數著:第一次選舉保證金被沒收,第二次雖然有拿回保證金,但得票未達補助門檻,第三次終於拿回選票補助,第四次才如願以償以4792票當選縣議員。蔣月惠參選從頭到尾都沒有政見,會認識她、把票投給她的,都是騎機車路過的「販夫走卒」,或是一些弱勢族群。

    然而,當上議員後的蔣月惠,卻成了屏東政壇的「邊緣人」。去年7 月她接受《自由》訪問時說:「我當上議員是四面楚歌,沒有派系、沒有背景,縣府官員幾乎不太理我。」甚至還有官員打電話給她,要她縮短質詢時間,根本不把她看在眼裡。

    素人參政讓蔣月惠體會到政治的邪惡,因此當時受訪時,她還說,「遇到問題就擁法條推來推去,讓百姓四處碰壁,官員只想討好有派系背景的民代,利益團體也只會纏著有影響力的民代。」蔣月惠感嘆,政治圈內人際關係無所不在,想要加入既有的權力結構,就要放棄自己的堅持,「我看得很開,每天都當作議員任期最後一天。」

    毫無政治背景,又面對來自政壇的冷言冷語,「我曾經哭過啊!」但是想了想,身旁還有好多身障孩子要照顧,蔣月惠只能努力打起精神,繼續為孩子們奔走。

    架起遮陽傘,放上贊助箱,在旁邊拉起小提琴,這是蔣月惠就算當選仍然堅持做的事。(圖片取自蔣月惠臉書)

    但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蔣月惠多次向媒體說,她當上議員後,身邊竟然只留4000元,其餘薪水都捐給「羅騰園」。她的議員薪水是7萬3,扣除勞健保後大概剩6萬8,「反正我只有一個人,大部分時間都跟孩子們吃。」但平時她還是堅持在街頭拉小提琴,繼續募款。不過從影片中可以聽出來,蔣月惠的琴藝似互不太OK,但她仍然為了「羅騰園」的孩子們努力拉琴。

    而為什麼這麼一個「政治邊緣人」會突然受大大家的關注?原來是16日時,屏東縣府工務處清晨5點到公勇路進行牴觸戶拆遷工作,就在公務處召開拆除作業分工會議時,蔣月惠衝進會場,並拍桌怒罵工務處人員,試圖阻止會議的進行,卻遭大批警察包圍。

    不過,蔣月惠究竟在聲援什麼?原來在2010年,為了配合屏東車站新建與鐵路高架化的建設,政府開始辦理都市計畫變更案,以道路拓寬等為由徵收民宅。居民質疑附近有一塊交通部鐵路局的地,離鐵道更近,若要拓寬道路,使用那塊地的效果最好,但屏東縣政府卻說交通部不核可。

    身高僅有145公分的蔣月惠,當時根本抵不過大批警員,最後氣得咬傷一名女警,過程中亦傷及另名女警的頭部,但她腳踝也在衝突中受傷。但她認為傷人就是不對,因此18日拄著拐杖、拿著花束,到警局要向受傷的女警獻花致歉,不料警局卻沒有人出面接受,讓蔣月惠無助的在現場尖叫痛哭。

    蔣月惠在一陣混亂中,咬傷了一名女警的手。(屏東縣政府提供)

    這件襲警事件,另外引發外界關注的是,17日屏東縣府及縣警局認為蔣月惠阻擾公務,將她依妨害公務、傷害罪移送地檢署偵辦。這天也是屏東縣警察局長葉明潭上任第2天,創下縣警局長上任2天就將女縣議員送辦的紀錄。

    蔣月惠曾帶著民眾抗議政府強制徵收土地。(圖片取自蔣月惠臉書)

    有網友認為,雖然蔣月惠是在替人民發聲,但「動粗就是不對」,並說「水準那麼低不要出來丟人現眼」、「所以以後陳抗都可以咬人嘍」,也有人稱蔣月惠在警局尖叫大哭以為是在「辦喪事」,「叫那麼大聲以為誰怎樣了?」

    但也有網友紛紛跳出來力挺蔣月惠,「加油,請繼續為平民百姓發聲」、「真正不耍官威的議員」、「台灣最後的良心」、「可以感受到你的真性情」、「也許台灣人民還無法接受這種『好人只是單純想做好事』的政治家,未來也許不會再當選。但是我永遠會記得有這樣的一個議員。」(有人在乎咬警議員蔣月惠的背後故事嗎)

    【延伸閱讀】

    公民風暴正醞釀】怒火燒向潘孟安  縣府速聲明:絕無強拆

    ●屏東記者談16年來他認識的蔣月惠 「她真的是一個很笨的議員」

    ●【昨日大埔今日屏東】聲援蔣月惠不滿強拆民宅 屏東人發起上街頭抗議

    ●蔣月惠的屏東獨秀

    ●有人在乎咬警議員蔣月惠的背後故事嗎

    • 《大家論壇》搖滾視角: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 再唱一次這飢荒名曲


    用facebook 分享給朋友   用 LINE 分享給朋友   用 email 分享給朋友   用google+ 分享給朋友   用騰訊維博 分享給朋友   用Plurk 分享給朋友   用twitter 分享給朋友   用新浪維博 分享給朋友

媒體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