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跨性別模特兒Aura 活出自己最美的樣子 Live Bravely
Vogue     2021/06/10 00:00
粉色刺繡拼接小禮服 MOSCHINO
Aura Tao是一位來自台灣的跨性別模特兒。成為女生,是多數人稀鬆平常的自然事,但她花了26
年才爭取到完整的自己。

photographed by Chou Mo, styled by Joey Lin, text by Nicole Lee

疫情大爆發前幾天,已經是盛夏30幾度的高溫,我們為了拍攝封面在天色昏暗時妝髮,凌晨出
發,於空無一人的沙灘上拍了八、九套服裝。每一卡拍完,Aura都得在炙熱無情的陽光下、在滾
燙的沙裡,走上十分鐘回車上更衣,但她一點也不以為意。「我太期待今天的拍攝了,感覺自己
好像一直在等這一天。」Aura興奮地對我說。

今年26歲的Aura來自台灣,已經在米蘭待了三年,她是一名跨性別變性模特兒。纖細的身材和時
髦的臉蛋,怎麼看都是架勢十足的模特兒,但對她而言,這份工作和現在的樣子,是她花了26年
才累積蛻變出來的。

那個不一樣的孩子
Aura從小就是師長口中那個「不太一樣的孩子」。國中成績好的她,是代表學校受市長頒獎的模
範生。只是沒想到典禮的前一天,主任特別用叮嚀的口吻告訴她:「明天別太『娘』啊!」,更
不用說小時候因為外型被班上男生捉弄霸凌,已經成為家常便飯。由於性別教育的匱乏,她小學
一年級時發現自己喜歡男生,直到國中才知道「同志」這件事情,不過知道後卻更困擾她,「喜
歡男生,但我不覺得自己是個男生,反而希望成為一個女孩子。」Aura這麼說。

Aura從小就喜歡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也曾幻想過成為模特兒,卻從來不敢妄想這願望會成
真。「小時候我是男的嘛,加上我也不是特別漂亮的人,所以這件事一直擱在心裡。」大學念的
是新聞系,當時開始對時尚產生興趣。Aura說,對LGBTQ+族群的人來說,時尚產業很有安全
感,因為很包容多元。所以大學時期在雜誌短暫工讀後,更加確認了自己的決心。為了進入時尚
產業,她畢業後申請義大利的學校,主修採購碩士,然而當時的她,還沒想到自己幾年後會動變
性手術。

Juste Un Clou白金鑲鑽手鐲、耳環、墜鍊、雙圈戒指 all by CARTIER
細肩帶胸衣、透視細肩帶上衣、短褲 all by GIVENCHY
亮片裝飾胸衣、亮片裝飾短裙 MIU MIU
因為母親,我想要做自己
大概國高中時期Aura已經很確定自己是名跨性別者,卻沒有想過要去挨生理上的那一刀。她坦
言,因為母親生病過世,加上出國留學,才有了變性的念頭,「到義大利唸書的第一年我還是男
生的身體,從外觀上,沒有人看得出我是男生,我也不敢說出來,我在那邊的好朋友就時常勸我
『你應該動完手術後再來義大利,才能好好享受人生』。」

即便身邊的友人不斷給予信心與支持,Aura直到母親生病過世,才有這樣的覺悟。她雖然跟媽媽
很親,卻從來沒有一刻真的出櫃過。當醫生跟她說媽媽只剩下一個月生命時,Aura才告訴她這二
十幾年來心裡的感受—從高中開始就希望可以成為女生。「我希望媽媽可以全然接受我,她是我
一直以來努力的原因,我一直希望將來賺很多錢跟她一起生活。所以我跟她出櫃了,她跟我說:
『我其實都知道,很抱歉我沒辦法在你最彷徨的那段時間陪伴你。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我會在
天上守護你。』」

媽媽最後還是走了,這句話影響了Aura很多。有一部分的跨性別族群不需做手術就可以達到自我
認同,但她知道自己想要成為女人,無論是心理或生理上。

在義大利唸到第二年時,她在一個聖誕假期回台灣動了手術,休息一個月之後,忍耐著身體的不
舒服,回義大利繼續唸書。她也提到,這並不是誰都可以執行的手術,台灣的法令除了成年之
外,還要有兩位精神醫師的診斷證明性別不安症,而這些證明早在她出國前就已準備。「我終於
完整成為一個女生。只不過並不是做了手術後一切問題就解決了,做完手術後還是要生活,還是
有很多挫折要面對。」Aura苦笑著對我說。

手術只是開始
畢業後,Aura短暫在義大利的新創公司上班,沒想到資金周轉不來,六個月內公司宣告解散,當
時她完全沒拿到薪水,因此開始找模特兒經紀公司。但米蘭比想像中保守,多數廠商或義大利本
土品牌也不太選用跨性別模特兒,試鏡過程遭遇各種挫敗。「我當時也很焦慮,卻只能繼續努
力。當模特兒的時期一直遭受拒絕,沒有經紀公司要簽我,很多人業界的人都說我不適合做模特
兒。巴黎的友人甚至說得更直接,『你沒背景,沒資源,又是亞洲人還是變性人,被拒絕真的很
正常』。但沒關係,我就是要做給你們看。」Aura說。

印象最深刻是她跟另外一位韓國模特兒一起拍攝,攝影師在現場直接忽略Aura,完全不拍她。她
說:「遇到這種事情內心當然難過,但沒有辦法,自信不能建立在他人的評價上,一百個人會有
一百種審美觀,如果你的自信來自於他人,真的會發瘋。我常跟我的讀者說,如果你跌倒了一
次,被拒絕一百次,兩百次,你依然會難過、會哭泣,可是沒關係,那時候的我們已經無所畏
懼。」

自信要自己給
Aura大學時期就開始跳「Voguing」,這種舞風起源於七〇年代美國哈林區,當時是黑人同志們
在跳的,後來演變成LGBTQ+社群特有的Ballroom文化。他們因種族和性傾向而被歧視,以舞蹈
做為凝聚力,彼此依賴照顧。靈感來自Vogue封面的Voguing每個動作都是Pose,不一定只能女
性化,可猖狂可潑辣,用舞蹈去證明你是誰,展現你的美。

Aura說:「我當時在跳Voguing時,就感受到同志的自我認同很高,所以他們一舉手一投足都很
有自信,反倒是像我一樣的跨性別者大多不太認同自己,因為對自己沒自信。如今,我的
Voguing老師對我說,現在看到我,比起以前那個他,我更能感受到你的自信,以及傳遞出的自
我認同。」

「你覺得自己是裝錯身體的靈魂嗎?」我問她,Aura笑笑對我說:「比較像是,我一直知道自己
是個女孩子,只是要符合社會期待扮演一個男孩子,這可能比想像中還要辛苦。所以如果你身邊
有像我一樣Diversity、跨性別的朋友或孩子,盡力接受和愛他,你不會後悔的;如果是跟我一樣
的朋友,不用急著去證明自己,反而要花時間認識自己、接受自己,並內在與外在的強化自己,
時間將會替你證明一切。」

飛過整片海洋的大鵬鳥
跟Aura聊著美國針對跨性別族群的新法律,以及最近登上Time雜誌的跨性別演員Elliot Page,與
數個世界知名的跨性別巨擘。這世界無疑正在改變中,Aura也認為,中性這個選項可以提供一個
舒適的空間,讓自我定位沒這麼明確的人,在性別光譜中找到自己舒服的樣子。
「我爸從小就跟我說,你是一隻大鵬鳥,展翅的時間也許比別人晚,但你飛越的不只是枝頭,而
是整片太平洋。他每次送我到機場,在我出境的時候都會說,大鵬鳥要飛了。我以前不太清楚自
己確切的夢想雛形,如今我想要幫助跟我一樣的孩子。因為無論是在亞洲或世界,Diversity的孩
子很容易淪為被批判的原罪。模特兒不會是我的最終站,比較像是我的過程。」

Aura的模特兒生涯才剛起步,她的故事,依舊未完待續。

Juste Un Clou玫瑰金鑲鑽項鍊、戒指、耳環、Ballon Bleu de Cartier玫瑰金鑲鑽腕錶 all by
CARTIER
黑色西裝外套 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Juste Un Clou白金鑲鑽耳環、墜鍊、雙圈戒指 all by CARTIER
細肩帶胸衣、透視細肩帶上衣 GIVENCHY
黑色粗框墨鏡 LOEWE
Juste Un Clou白金鑲鑽手鐲、雙圈戒指 CARTIER
細肩帶胸衣、透視細肩帶上衣 GIVENCHY
Logo字樣鏤空細肩帶洋裝 GIVENCHY
粉色麻料洋裝 LOEWE
Juste Un Clou玫瑰金鑲鑽項鍊、雙圈戒指、耳環、鑲鑽戒指 all by CARTIER
Love系列鑲鑽手鐲、陶瓷鑲鑽戒指 CARTIER
細肩帶鏤空洋裝 VALENTINO
粉膚色平口禮服、黑色軍靴 ALEXANDER McQUEEN
BBallon Bleu de Cartier鑲鑽時標腕錶 CARTIER
色塊拼接長版運動風衣 STELLA McCARTNEY
Love系列白金耳環 CARTIER
粉色麻料洋裝 LOEWE
Juste Un Clou玫瑰金鑲鑽項鍊、雙圈戒指、玫瑰金耳環、鑲鑽戒指、Ballon Bleu de Cartier鑲鑽
腕錶 all by CARTIER
金屬抹胸上衣、黑色貼腿褲、西裝外套 all by 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makeup Shin Tsai, hair Miley Shen, model Aura Tao @Lab Models Mila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