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島嶼微光 Shimmering Island
Vogue     2021/09/10 00:00
阿爆:粉膚色羊毛褶飾大衣 GUCCI
布拉瑞揚:蕾絲襯衫、燈芯絨長褲、黑色西裝外套、皮鞋 all by GUCCI
photographed by Zhong Lin, styled by Joey Lin, editor Nicole Lee

對他們而言,新的開始是回到初心,是慢慢從世界走向自己。布拉瑞揚的舞蹈加上阿爆的母語歌曲,從音樂到表演藝術,讓我們回到南島原鄉,發散出藝術最純粹璀璨的光芒。

台東太麻里,在2000年1月1日的時候,這裡是迎接二十一世紀第一道曙光的神聖之所。為了九月號封面,我們來到了這個能夠見到第一道曙光的地方,為了紀錄被颱風肆虐連日豪雨後的天光。

凌晨兩點,布拉瑞揚舞團的舞者們已經開始妝髮,所有人幾乎都沒什麼睡。然後是三點整,阿爆和布拉瑞揚的預定準備時間。工作團隊在漆黑的夜裡準備著拍攝相關的器材道具與妝髮服裝,安靜而急促地迅速動作,大家心裡想的都是同一件事:早上會是好天氣嗎?

或許是回應著所有人的期望,也或許是布拉瑞揚舞團今年創作《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給予的能量,連夜大雨終於停了,空氣裡的霧氣依舊有點溼潤,但天空逐漸清明,日光在雲層中的隙縫中微微露出,發散出神聖而動人的光芒,宛如灑落的金色簾幕。阿爆梳著高馬尾優雅站著,布拉瑞揚直挺挺地矗立猶如雕像,兩人與布拉瑞揚舞團的一眾舞者,身上彷彿有著隱形的羈絆,默契十足。在台東崎嶇陡峭的地貌上,滾著翻騰的海浪,一幅宛如舞台劇,帶著極強張力的影像故事就此誕生。搭配著阿爆特別為我們獻唱的15秒曲子,以山和海的名字為出發,她吟唱的聲調像浪花一樣溫柔,歌詞的意思是:「過來,過來,換你唱了。」

布拉瑞揚頂著世界盛名從紐約回家鄉找自己,從零開始,開創了布拉瑞揚舞團。阿爆23歲時就以「阿爆&Brandy」拿下金曲獎後,沒想到第二天唱片公司戲劇性地倒閉,在音樂上沈寂了好幾年,2014年開始作母語音樂,才在六年後以《kinakaian母親的舌頭》拿下金曲最佳專輯等三項大獎。

布拉瑞揚和阿爆是表兄妹,兩人來自台東縣金峰鄉嘉蘭村。這對相差九歲的排灣族表兄妹離家得早,對彼此的印象只能從親戚的口中模糊勾勒輪廓,直到布拉瑞揚回到台東之後,他們才拾起了對彼此的記憶:「那個小小身軀、長頭髮、很會唱歌的妹妹」以及「那個長得很像外國人、舞蹈很厲害的哥哥」。繞了一大圈,兩人現在都成為原民文化的創作者。阿爆吟唱出母語歌曲,更不遺餘力培育年輕原民音樂人;布拉瑞揚也在台東找到了棲身之所,跟一夥不太有舞蹈經驗的原民們從生活中衝撞想像,體現藝術。

人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或許總是充滿意外的可能。面對生活的擺盪、挫折以及自我懷疑,布拉瑞揚和阿爆都恰巧選擇將原民根源作為永恆的繆思女神。什麽是新開始?對布拉瑞揚和阿爆而言,新是初心,也或許象徵著家鄉的名字。
阿爆:黑色洋裝、腰帶 LONGCHAMP
布拉瑞揚:流蘇繡飾大衣、黑色西褲、休閒短靴 all by SALVATORE FERRAGAMO
印花雪紡洋裝 GUCCI
毛料短版外套、緞面背心、褶飾裙襬、褶飾寬版長褲 all by ROBERT WUN
紫色毛衣 SALVATORE FERRAGAMO
黑色皮革拼接洋裝、黑色頸鍊 HERMÈS
流蘇繡飾大衣 SALVATORE FERRAGAMO

text by Nicole Lee; photography assistant Yuanling Wang; makeup Shin Tsai; hair Weic Lin; producer Nelly Yang; executive editor Christy Yang; special thanks to 布拉瑞揚舞團 孔柏元、高旻辰、王傑、陳忠仁、朱雨航、奧宇巴萬、許培根、曾志浩、賴翰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