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錶專題》獨家直擊揭祕!錶界最前衛的HUBLOT材質實驗室 | 時尚 | 20220812 | match生活網

時尚

《鐘錶專題》獨家直擊揭祕!錶界最前衛的HUBLOT材質實驗室
鏡週刊     2022/08/12 15:25
HUBLOT宇舶的製錶師,組裝藍寶石水晶錶殼的過程。

畫面中,正在組裝的,是HUBLOT宇舶的藍寶石水晶材質錶殼。

這其實是相當稀有的場景。在錶壇,有做純藍寶石水晶錶殼款的,已經屈指可數了。而在自家工廠內製作的,更是少之又少。也就只有宇舶,敢於公開他們製作各種高科技前衛材質錶款的過程。

前陣子,我們有了難得的機會,遠赴位於瑞士Nyon的宇舶製錶廠,深入這間製錶業中最前衛的材質實驗室,挖掘出宇舶製錶的祕密。

HUBLOT宇舶製錶廠位於距離日內瓦市中心約半小時車程的Nyon,二棟廠房被火車鐵軌分隔二側,中間以造型前衛的天橋連通。

「如果是跟外廠買,那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但我們知道是什麼,而且我們還告訴他們,該怎麼做。」宇舶(HUBLOT)研發總監Mathias Buttet,很自豪地說出這段話,就好像一句宣言,宣告著宇舶目前在製錶界,無人能敵的材質研發能力。

HUBLOT 宇舶研發總監Mathias Buttet,是R&D部門的靈魂人物,他帶領團隊讓宇舶成為錶壇最先進的製錶廠。

前陣子,利用到瑞士日內瓦錶展採訪的機會,也安排了宇舶製錶廠的參訪行程。宇舶在高複雜機芯領域的成績有目共睹,包括教堂音簧三問報時、鏤空陀飛輪,或是擁有長達50日的超長動力儲存結構,都是錶界非常獨特的作品。不過此次參訪,我聚焦在「高科技材質」之上。因為,高複雜機芯很多錶廠都在做。但宇舶拿來製錶的各種材質,還真是獨步錶壇。

所以,此次我獲得參觀HUBLOT材質實驗室的機會,並獲得R&D研發總監Mathias Buttet的親自接待。他以生動的形容詞,解說宇舶各種材質的開發過程以及重點關鍵,清楚明白,令我茅塞頓開。而且在參觀過程中,我還可以全程錄音拍照(除了極少數的關鍵儀器)。我問,難道不怕製程的祕密洩露出去嗎?

結果Mathias笑說:「沒關係,我們有專利保護。」

既然宇舶如此大方,那麼就讓我在此公開「藍寶石水晶」「豔彩陶瓷」與「魔力金」,這三大宇舶獨步錶壇的高科技材質的秘密吧!

藍寶石水晶,像在捲棉花糖
宇舶自家研發藍寶石水晶材質,從材質原料到切割研磨,都可以在自家工廠內完成。因此大幅降低了藍寶石水晶錶款的售價。

宇舶近期最為撼動錶壇的,絕對就是「藍寶石水晶」錶款了。這種材質的硬度僅次於鑽石,極難切割。雖然早於80年代,崑崙(CORUM)就曾實驗性地推出水晶殼錶款,但因製程困難,最終能普遍運用的還是只有形狀單純的錶鏡與底蓋之上。不過在2012年時,RICHARD MILLE首度推出RM 056錶款,切割出結構複雜的酒桶形水晶錶殼,為頂級市場開啟水晶腕錶的全新時代,也吸引一些錶廠跟進。但因為都是委外代工,其開價極為昂貴。只有宇舶,其藍寶石水晶材料的製作與切割技術,都在自家實驗室研發而成,因此可以大幅降低成本,終於讓水晶錶款漸漸地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Mathias展示製作的藍寶石水晶體,並解釋其製作過程。圖左下方是利用獨家切割技術做的水晶腳踏車。

工作檯上,研發總監Mathias搬出一座巨大的半透明結晶體,其上有被鑽孔機挖出4個圓柱體所留下的孔洞。而這就是藍寶石水晶的原始結晶體了。他指著一座巨大的機器(這部分被禁止拍照了)說:「在這個攪拌機裡,把原料(氧化鋁Aluminium oxide)加熱達2千多度,成為液體,然後就好像你在煮一種湯,把桿子放上一個晶體,慢慢地攪。過程中,攪到的地方一點點變成透明的,結晶成形。」他補充:「就好像在捲棉花糖一樣。但要三週的時間,三週左右的時間才能長成這麼大。」

宇舶錶廠內的藍寶石水晶CNC研磨機器,將極堅硬的水晶錶殼,研磨成所需要的形狀。

然而這還只是第一步而已,接下來更難是如何切割研磨出各種複雜的形狀。宇舶去年所發表的Big Bang Integral鏤空陀飛輪水晶鍊帶錶款,其錶殼、面盤、錶帶鍊節全部都採用藍寶石水晶製作,已經向世人展示他們能夠把如此堅硬的藍寶石水晶,切割成一塊塊細小零件的能力。

宇舶自行研發的技術,切割出極精細的微型水晶自行車。這個技術未來可能用來製作更細的鐘錶零件。

但是,Mathias在現場拿給我看一個體積更加微小,但骨架與胎紋細節卻極清晰的「藍寶石水晶腳踏車」,讓我不禁失聲讚嘆。他說,宇舶已經有能力為藍寶石水晶切割出如此微細而且複雜的造型。「這個可不是做著玩的,我們找到了未來的各種可能性。」他說:「宇舶不只做鐘錶,我們也可以製作未來登上火星的太空車所使用的零件。」

豔彩陶瓷,關鍵在於低溫高壓
正在組裝中的Big Bang Unico Tiffany Blue陶瓷錶款,宇舶是目前錶壇少數能以陶瓷材質展現出這種顏色的品牌。

說起來,高科技陶瓷在錶壇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不過,早期的陶瓷只有黑與白,後來即使多了其他色彩,卻總是難以用「色彩鮮豔」來形容。這是因為,陶瓷原料經過高溫燒製後,其色澤會變化暗沉。只能利用不斷實驗調整原料的比例,來燒出最接近的顏色。但是在2018年時,宇舶發表了錶界第一款「豔紅色陶瓷錶殼」腕錶,才終於宣告「彩色陶瓷」的時代來臨。也讓這種高科技材質的色彩變化,愈來愈多端。

Mathias展示彩色陶瓷材質的製作原料,解釋氧化鋯陶瓷的色彩調配原理與燒製過程。

然而,讓陶瓷變彩色的祕密是什麼?Mathias說:「是低溫高壓。」他解釋,一般用來調色的金屬氧化物,在1千度以上即開始燃燒變色。他們曾找到一種達1千7百度也不會燃燒的金屬氧化物,但仍達不到預期效果。

後來,他們改變思路,把溫度控制在1千度以下,但同時用上每平方釐米達6百噸的極強壓力同時加壓。加壓三小時後,白色陶瓷部分變成透明,但紅色染料的部分則還保持紅色,就這樣,整體呈現出色澤飽滿的鮮豔彩度,他們找到為陶瓷調色的祕密,未來要做出任何顏色的陶瓷錶,都是有可能的。而且,這種低溫高壓陶瓷,密度比一般陶瓷還要高,還要更堅硬。但如果太硬也容易碎裂,所以這也是他們必須要小心的地方。

魔力金,海棉般的陶瓷吸飽黃金
宇舶Big Bang MP-11魔力金腕錶,機芯擁有達14日的超長動力儲存,錶殼並且以抗刮損的Magic Gold魔力金材質製作。

2012年時,宇舶發表震撼錶壇的「魔力金」材質。它是貨真價實的18K金,融合75%黃金與25%陶瓷,擁有黃金的光澤,表面卻達到僅次於鑽石的硬度,完全不會刮傷。這種材質是怎麼做出來的?

用來製作Magic Gold魔力金材質的原料,包括黑色的碳化硼陶瓷,與24K純金金粒。而右側就是將二者合而為一的魔力金材質。

Mathias拿出一盒24K金黃金粒,與一只黑黑的碳化硼陶瓷中空圓柱體。他在陶瓷柱體上噴灑了一些水,結果水馬上被吸入陶瓷材質之內。他解釋說:「想像一下,這個陶瓷是海棉,它很硬,但其材質中間卻充滿孔洞。所以魔力金的基本原理就是,把黃金熔化,使之完全滲透進入陶瓷的孔洞裡,讓二者融為一體。」

因為陶瓷極硬,而黃金又極軟,因此宇舶採用Ultrasonic超音波儀器,以高速撞擊原理來進行切割與研磨。

這樣的解釋讓人豁然開朗,原理其實非常簡單,但重點來了。Mathias說:「但是這種材質的加工卻非常困難。因為陶瓷很硬,但黃金很軟。假如我們用雷射去切割,其溫度達2萬度,結果黃金被蒸發變氣體了,用鑽石刀研磨也不行,研磨過程產生高溫,黃金也會被熔化。」

後來他們終於找到解決方案,利用一座特別製造的Ultrasonic「超音波」機器,以每秒5萬次的高速撞擊方式,來為魔力金材質進行切割與研磨。但是,其加工速度非常慢,一天只做得出一個錶殼。「一年只做得出365只手錶,這根本不夠支付我們的研發費用啊!」Mathias說。

後記
宇舶錶廠的研發部門牆上,畫上各種化學方程式與壁畫,象徵著品牌的融合精神。

在宇舶錶廠研發部門的牆壁上,畫滿了各種壁畫、化學方程式與有趣的圖案,這些Mathias與他的組員們親手所繪。其中一個光頭人物肖像,很顯然就是錶壇傳奇經理人Biver先生了。他手指著大家,搭配旁邊 The Art Of Fusion 「融合的藝術」這句品牌精神標語,彷彿還在不斷督促大家,努方精進,別忘了品牌創立時的宗旨。這就是宇舶,這個有可能是地表上最前衛、最先進、最具前瞻性眼光的品牌製錶廠。當其他品牌,都沉浸在復古氛圍之中不斷地往回頭望,就只有他們,很堅定地向前走,往未來邁進。

【點擊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新錶2022】六角魅力!HUBLOT Big Bang Samuel Ross陀飛輪腕錶
【新錶2022】收集色票般的研發力!HUBLOT材質和顏色的持續深化
《錶壇焦點》彩虹太陽花配上藍寶石水晶殼!HUBLOT村上隆錶款也出絕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