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女人,力量 Inspiring Women | 時尚 | 20221130 | match生活網

時尚

Culture 女人,力量 Inspiring Women
Vogue     2022/11/30 00:00
女人值得讚頌,值得喝采,這些在各領域努力不倦的女性讓我們的人生充滿了豐沛且迷人的母性能量。本次我們邀請作家吳淡如、音樂創作人安溥、藝術空間經營者陳薇捷、YouTuber雪力和登山家詹喬愉,聊聊她們身為女性面對的各種挑戰與可能。

安溥,身為母親與創作者

2015年安溥帶著自己的名字蛻殼張懸,2019年宣布結婚生子。年初,她在演唱會上分享自己離開婚姻狀態。十月送上一張意義重大的專輯《9522》,睽違十年第五張創作專輯。

安溥一如往常操持著磁性嗓音,平靜地分享這兩年的路:「我相信,在某一個靈光乍現的時刻,年老的自己過來陪過了我。」不然她應該沒辦法發生那些轉念的瞬間,以至於這兩年能開朗、自在地度過忙碌的工作,當一位媽媽,然後當一名單親媽媽。

生命的全息圖

14至17歲時寫下的歌詞,乘載著對世界巨大的失落與無解,像算不出答案的公式。27年後安溥拾起它們,再遇見那名困惑的女孩,或依然無力回答,但陪著她梳理了起來。新專輯《9522》跨越了安溥27年的時光,青春期的質疑,與成長後的睿智圓潤對折,歌曲化作蟲洞,她與聽者成為時間旅者。「好像轉眼走過的十幾年,只有自己憑著最大的善意去帶自己長大,去承擔好或壞的經驗,才有可能在我現在就要開始老去的歲月裡,遇到一個機會去發現,也許14、15歲的我,在等待的其實是我這個40歲的盟友。」

14歲的安溥聽到大人們談論成為大人的一去不復返,伴隨著感嘆:這就是我生命中最好的時光了嗎?「我小時候問這個問題,是因為我不確定自己能變成什麼樣的大人。」懷有抗拒,當人們給她成長的選擇,她卻意識到一種剝奪。「我們為什麼不能夠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的走一陣子?」當時的她留下一些句子,提出問題。在那之後,安溥帶著她的字句持續申論,走了漫長的時光。

「後來才發現,最好的時光,其實就在你每一天都還願意申論的過程。」最好的時光不是生命中的某一個點,不是一瞬間狂喜,「任何一個單一事件都不足以支撐,讓你的人生有意義,他們是全部加總一起的,是一張全息圖。」看自己的人生就像看一隻小螞蟻,「渺小而精緻,能乘載生命這麼多事……我很尊重我的存在。」


photographed by Weslie Wei & Hedy Chang, styled by Titi Chen, editor Nicole Lee & Yi Chang

絲絨連身褲 EMPORIO ARMANI、尖領襯衫 LOUIS VUITTON

讓一切擁有意義的事
安溥笑說她其實曾經想避免提孩子的事,但無可避免,人生走到此刻就是和孩子綁在一起。而且意義之重,是她過去無法想像。

她細數:一切童年的傷心回憶,青春期的挫折;20、30歲很努力想要安身立命,在這個社會上面證明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必須有用;40歲的此刻放下一些事,想先跟自己相處--「曾經你不曉得這些有什麼意義,那是因為還沒有讓這一切有意義的事情發生,之於我,就是直到遇見一個孩子。」

開始接受自己沒有那麼好

「不只是當媽媽,其實,我沒有一件事情是可以拿出來說:『這件事沒有人比我做得更好。』--我不是最好的詩人,不是得獎最多的歌手,不是世界上最溫馴的女兒。」先是絕望自己沒有一件事可以做到天下無敵,接著就想開了。如果當一名母親也接受自己並非無敵,那麼在各種身份上,在自己用盡努力仍上不去之時,也就接受了。安溥說:「就像我現在,必須去接受小孩不一定能感受到我今天是多麽努力,只遲到15分鐘趕回家我的孩子只會記得:這個禮拜媽媽每天都遲到--他不會知道,我多狼狽或多努力,想要完成跟他的承諾。」

當安溥意識到母親作為一個立體的人,她的童年沒有改變,記憶也沒有變化,可是卻擴出了空間,「它容得下更多面向,然後,你會發現當年發生的事情,其實有不同的碎片慢慢被拼湊起來。這些人、那些愛啊,在這個宇宙裡的存在,已經不是原本妳想的那樣了。」

曾經,安溥把自己當作絕望的數學家,一輩子想找一個宇宙真理,「但你就一個人算一個公式一輩子吧?」現在回望那些看似虛耗的時光,都是需要的時刻,這些時間的聚合物匯聚成了此刻的安溥,好像,14歲的她、30歲和此刻40歲之後的她,一字排開,又聚集疊合。她既是解謎者,也是提問者。是拋棄者,也是探索者,不斷探索她那體內豐沛的女性能量。

平肩露腰洋裝 CHLOÉ

詹喬愉,征服八千公尺高峰的女性登山家

從大學加入登山社開始就迷上了山岳,被暱稱「三條魚」的詹喬愉,不只是高山嚮導,搜救義消分隊小隊長,更是台灣出征海外勇攀八千公尺山峰的登山家。「我不是在山上,就是在去山上的路上。」詹喬愉這麼說。
 
詹喬愉無疑已是台灣首屈一指的國際登山家,她的戰績洋洋灑灑寫下了台灣登山女性的紀錄。她曾登上世界第一高峰聖母峰、第四高峰洛子峰、第五高峰馬卡魯峰等世界級高山,並於今年登上路途險峻、被譽為最難攀爬的世界第二高峰K2(喀喇崑崙2號峰)。這個身高154公分、體重45公斤的嬌小女生,在這個登山風氣不盛的小島上,創造了令人驚嘆的歷史。

「最一開始我的想法只是單純想攀上八千米,呼吸這個海拔的空氣,看見這個高度的景色。這是所有登山者都會想達成的目標。」但攀登八千米以上的世界高峰所費不貲,攀登一座至少百萬起跳的經費讓人望之卻步,包含雇用雪巴、登山許可證,以及所有人的吃住。於是她給自己設定計畫「與詹喬愉登上另一座八千米」,完成十四座八千米高峰,透過群眾募資讓台灣女性登山家被國際看見。「對我而言,每一場攀登都是與自己挑戰,所以每次的攀登都有各自的意義,不是在蒐集高峰,而是一次又一次的突破,無可取代。」

為什麽喜歡山?因為山很美啊

她最初接觸登山是高三時被帶去山上玩,沒想到就這樣開啟了她愛上山野的契機。在平地見不到的野生動物和至高點的美麗景色,讓她印象深刻,也因此在大學時選擇了登山社,沒想到進入社團後,讓她有了初次的震撼教育,「那個時候我才意識到登山不只是郊遊、健行、野餐,而是一種存在很大風險的極限運動,但也在這些困難中發現自己原來很喜歡挑戰逆境。」

登山社的訓練讓她學習到不使用GPS、只用地圖跟指北針拿開山刀開路、揹20幾公斤的行李走在溪谷好幾個小時、迅速判斷哪一條稜線要上切……。後來登山成為了她最有興趣的事,無論有沒有社團活動,她每個週末都在爬山,拿到各種相關證照,如溯溪、攀岩、急救,甚至是工業繩索技術。詹喬愉逐漸將登山變成了一種生活方式,也因為這樣,她還在畢業前加入山難救助協會北區搜救委員會,將自己的能力轉化成幫助人的方式。

雖然愛上了登山,但她從來沒想過這可以成為一種職業,社會風氣不盛,加上父母只覺得這是個「興趣」,畢業後她嘗試了幾個工作,卻沒有一種符合她渴望登山的慾望。後來她在2010年加入北區搜救委員會和義消分隊,參與山難救援,也讓她在幫助群眾的同時,更認識台灣的山系,也在誤打誤撞下,逐漸走上了專業登山家之路。

高領斗篷 CHLOÉ

離死亡最近的一次

即便登山超過十餘年,經驗豐富如她,也曾有過與死神交手的經驗。詹喬愉回憶起2015年和隊友在吉爾吉斯技術攀冰。她因一時疏忽沒有綁好繩結,墜落山谷掉在冰河雪槽縫隙中,獨自一人在零下15度的冰川等待救援,那時候她唯一想的就是怎麼活下去。「我原本不喜歡一個人登山,怕冷、怕黑、怕鬼,但在那時候完全忘記了這些,你根本沒有心情恐懼,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活下去。」

後來詹喬愉熬過了26小時,等到救援隊來時,她的左腳神經已經受損癱瘓,她非但沒有失去登山的勇氣與信心,還在隔年2016年,花了一整年的時間在她最喜歡的奇萊北峰復健,把登山的感覺找回來,然後在2019年登上了聖母峰。「我覺得登山最難的是心理素質,你如何在困境中面對挫敗?如果真的想做一件事情,體能反而是所有的天賦裡面最好練的,只要克服了對危險的恐懼,其他的事情都沒有這麼困難。」

正妹登山家又如何?

常被媒體報導稱作「正妹登山家」、「登山女神」,詹喬愉坦言,現在對這些標籤已經比較麻痺了。「剛開始出現這些報導的時候,大家會把焦點放在你的外表而不是你做的事。以前會在意,現在已經釋懷了,只希望大家能夠思考男女性登山者在生理上的差異如何克服。我從以前就抱持著上了山不要成為別人的負擔,因為我是個體型比較小的女生,能夠背負的重量相對輕,所以就盡量把自己的體能練起來,做到我可以達到的最好狀態。」

就像是詹喬愉景仰的前輩,台灣攀岩界的一姐李虹瑩就是她一直嚮往的目標。憑藉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出屬於自己的路。別人覺得女性登山者有其限制,沒關係,詹喬愉直接用紀錄證明給所有人看,或許就像她說的:「我也會害怕,我也會膽怯,但我還是想選擇繼續向前走,因為那是我最想做的事情。」

針織長洋裝 CHLOÉ

雪力,妳的存在就是價值所在

雪力Sherry有個如小說女主角的本名夏瑄澧,而她用「力」自我表態。斜槓身份YT頻道《雪力的心理學筆記》除了提供心靈休憩地,MBTI十六種人格分析更是熱門話題。
 
女強人的過往

透過社群認識雪力的粉絲,知道她是位專業「心理人」,然而這只是她眾多身份之一。攤開雪力人生履歷,她同時也是百彥國際發展顧問創辦人、curaJOY 基金會共同創辦人、台灣女董事協會成員、開平餐飲學校執行顧問,還是三個孩子的媽。以現今的定義來說,是不折不扣的「女強人」。雪力說:「從小看著母親在婚姻裡模樣,我感覺她並不快樂。她不斷告訴我女人要自強,千萬不要靠男人,自己要有事業。我幼時的成功圖像,就像是80、90年代許多電影中的女強人,單親身份帶著一個小孩,在高樓大廈裡上班,覺得自己無所不能。」

哥倫比亞大學心理與社會學雙學士畢業,在美國廣告公司擔任媒體策畫七年,2005年回到台灣創立行銷公司,十年後返回家族事業,創立開平餐飲學校國際部,與國際間交流合作,成績斐然。「女強人」的人設至此,堪稱完美,直到45歲那年,有了重大的轉折,「當時在家族事業越做越不開心,找不到自己的價值,後來回去哥大念心理學碩士。」
 
在脆弱中找到堅強

在心理學世界中,雪力自我實現的不只是高階文憑,而是對於書中論述背後意義,更加通透,雪力說:「隨著年紀增長,才真正了解那些書中邏輯,與其說心理學理論對我造成怎樣的影響,不如說我在生命的印證中,學會些什麼,一路上都有不同啟發。」

建設前必有破壞,「女強人」人設的崩塌,對雪力來說是很好的經驗體悟,「過去總想表現很強,不能曝露脆弱一面,到最後整個就崩潰了。後來才發現,脆弱並沒有不好,當你已經在谷底時,做什麼都不怕丟臉,敢去嘗試任何新東西,最後做不來也沒關係,學到經驗才是真的。」

原來,除了受母親影響,父親對於雪力軍事化嚴格教育,也轉化成她過去看似堅強,實為壓抑的性格,雪力接著說:「以前討厭粉紅色、討厭洋娃娃,喜歡黑色覺得自己很酷,這就是我強硬的人設。但當我接受自己的少女心和特別女性的一面時,就像火山爆發,連自己也無法想像。倒頭來就會發現,過去的堅強都是假象,要學習在脆弱中找堅強。」語畢,雪力拿起粉紅色水鑽環保杯,那閃閃發光的Paris Hilton Style,或許是她口中不壓抑的最好證明。

高領套頭毛衣、皮革過膝裙 CHLOÉ;粗跟短靴 BURBERRY

MBTI正確使用方式

目前已經有20萬訂閱的YT頻道,超過一半影片是關於MBTI的解說應用,雪力說:「MBTI其實是一種模板,不同成長環境、經濟背景以及國家文化,都會造成不同的結果。事實上,我更希望的不是MBTI給大家的定義,而是透過它更加了解自己,對於往後該怎麼走、未來可以如何成長?有更清楚的規劃與方向,對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犧牲奉獻與人生勝利組

站在「心理人」的專業角度,雪力對於現代女性的困境與焦慮,又有怎樣的解讀與觀察?她說:「我以為這世代已經沒有『犧牲奉獻』的存在,但放眼望去似乎還是很多。尤其是對家庭來說,女性必須要有貢獻,才算是完整自己的個人價值,如果為了某人犧牲奉獻,卻得不到對等回報,就會難過失落,以至於最終成為『情緒勒索』。女人們要知道,自己的存在就是價值,不是來自於犧牲奉獻了多少,妳要夠愛自己,才能夠去愛別人。」

除此,雪力對於「人生勝利組」的迷思,也有話想說:「看到很多人事業、家庭等等多方兼顧,就把對方當作成功典範,但記得大學時一位法官學姐在演講時提到『你可以擁有所有事情,只是不能同時得到』。人生的確就是不斷取捨、選擇的過程,誰過得比較好,那就是看個人造化。要成為十項全能太難了,要適時放過自己。」

而對於汲汲營營追求「完美」,雪力認為不如追求「完整」,「我認為完整是一種喜悅的狀態,年輕時追求能夠量化的事業與金錢,那時我們都忘了靜下來問自己,得到了之後,你真的開心嗎?現在你應該問自己,到底想不想要?並且去接受內心的答案。」

如果要說「女力」,雪力則用「Open minded」來詮釋屬於自己的定義。「用不同角度看事情,就會有截然不同的發現。而「失敗不是真的」,是我想要跟大家共勉之的座右銘。過去總執著在失敗本身,現在認為人生是跑馬拉松,失敗是讓你休息或反省的逗點,它是一個嘗試,是一個讓人累積知識的必經過程,一旦轉念後,就不會用失敗來定義全部的自己。」

高領套頭毛衣、白色長褲 LONGCHAMP;戒指 私物

photographed by Weslie Wei, makeup Shin Tsai, hair Chian from HAIRMOSA.LAB, text by Kim Wang

陳薇捷,藝術即自由

TAO ART共同創辦人Vicky(陳薇捷)透過多元策展使大眾對藝術產生共鳴,進而為女性議題發聲,並探索美學的各種可能。

藏於內湖區辦公大樓中的新穎藝術空間TAO ART,距離正式落成僅快三年,可每檔展覽均吸引了許多人潮,更為本地藝術社群注入新能量。TAO ART為共同創辦人、主理人Vicky和父親的願景,分別喜愛收藏當代藝術與古藝術的兩人,各有分野的美感與品味,形塑了這方藝術愛好者的世外桃源。Vicky說:「TAO ART像我們彼此的人生故事,某個階段的我們在關注什麼、喜歡什麼、想分享什麼,這是空間很重要的脈絡,因為我們是跨世代的收藏空間。」
 
藝術應引發觀者共鳴

自2020年開幕以來,TAO ART已辦過各形各色的展覽,一般民眾均好奇,藝術空間主理人是如何選擇合作的藝術家?Vicky解釋:「結合古典美學與現代藝術是TAO ART重要的特點之一,但只是參考,而不是絕對。」除了風格、創作脈絡以及過去的相關合作對象,合作藝術家是否適合台灣的藝術生態也是考量的因素之一。「我們並不希望只做前衛到大家看不懂的藝術展覽,」Vicky繼續說,「證明自己走得很前面沒有意義,因為那無法引起人們的共鳴,我們希望讓每一位來訪欣賞藝術品的人,都能感同身受。」好展覽必須引發觀者共感,而藝術與商業間的平衡點,也是經營藝術空間的永恆命題。對Vicky而言,商業性反而為每次策展增添了挑戰。「如果無視商業,只是展出自己喜歡和收藏的作品,相對來說比較不需要考量觀眾接不接受。」Vicky繼續說道,「但今天我們有更多專業的考量。我們有TAO ART主理人的立場,同時也擁有身為藏家的不同觀點。當初我和父親一起創立這個空間時,這就是他給我的課題。」

經營藝術空間並非Vicky和父親的本業,一切都是對藝術的興趣和熱情使然,才促成TAO ART這樣的夢想空間。「我們不像許多經驗豐富的藝廊有幾十年的資歷,所以我們永遠不會有準備好的一天,學習過程中難免會遇到挫折與失敗,而如何從中吸收改進才是最重要的。或許這也是為何,我們在大家眼中沒有包袱和框架。」從純粹的藏家轉變為藝術空間主理人,過去只是單純欣賞藝術品,現在懂得觀察展覽周遭的細節鋪陳,而在個人心態上,也有許多轉折。「現階段的我想親身體驗這個生態的每一個環節,除非親自下去做,不然永遠無法真正體會。我不想永遠只當一個旁觀的藏家,能夠成為分享資源和資訊的角色,對我來說很有趣也很有意義。」Vicky這麼說。

彩色毛海上衣、水藍色雪紡洋裝 FENDI

美感沒有好壞

過去曾於Parsons求學的Vicky,求學時受紐約豐沛的城市活力所感染,原以為會順著初衷成為服裝設計師,卻意外走上藝術之路,從在學校選修各領域知識,平日參觀藝術家工作室或是到美術館看展,接觸不同的藝術形態。可Vicky認為,這些並非擁有美感的必要經歷,時間的累積反而更為重要。Vicky說:「我甚至不認為要有美感才能有好的收藏。透過吸收不同的養分、資訊去找到獨有的品味更加重要。」

「我有認識藏家就是喜歡怪美、醜美的元素,那未必是主流價值下的美,可對他來說那就是美。」Vicky繼續說,「多接觸不同的藝術形態,不用侷限自己,唯有透過吸收多元的知識,才能擁有跳脫大家想像的獨特美感。」
 
以藝術關注女性議題

TAO ART創立時台灣疫情剛爆發,當各行各業都受到波及之際,Vicky反而從困境中看見轉機。如今,TAO ART對Vicky來說,除了透過策展介紹藝術的美好,同時也為女性發聲。Vicky表示自己不論在收藏或是做展覽方面,一直以來都很關注女性議題,如空間創辦第一年,便做了四位年輕女藝術家群展,呈現此世代30到40歲之間女性如何觀看藝術;第二年則迎來《潛存說》,找來音樂家王榆鈞、藝術家王德瑜和劉文瑄,三位女性藝術家之間的情誼令Vicky深受感動。「大家督促彼此相互扶持完成更好的創作、為了共同的目標一起努力。《潛存說》是感性、好玩、也很有意義的展覽。」Vicky也額外分享道,自己深受草間彌生與香奈兒女士兩位傳奇女性的啟發。前者在飽受精神疾病折磨的狀態下,將疾病轉化為創作的動力,在女性藝術家不被肯定的年代證明了自己身為女性的價值與意義;後者則以服裝解放女性的身體,讓她們得以透過時尚感受到自由的本質。「或許對很多人來說,這需要很多勇氣,但她們在那樣年代和情況下都做到了,我們怎能做不到?」對Vicky來說、獨立、有想法、不隨波逐流,不安於現狀而能突破自我,永遠是她對自己的期許。

尖領西裝背心、條紋羊毛長褲 LOUIS VUITTON;酒紅色尖頭鞋 BOTTEGA VENETA;戒指 私物

吳淡如,女人要正視自己的無能為力

社群專頁標註為藝術家,吳淡如把每一個面向發揮得淋漓盡致。身為女人,她把人生活成一門不斷演進的藝術,成為那不願隨波逐流的關鍵少數。

找到有光的那一面

無論是從電視節目、著作,甚至是繪畫認識吳淡如,都能感受到她如寶藏般的底蘊。儘管這些年淡出螢光幕,以家庭為重,不過經營起Podcast或是臉書粉絲團,依舊有聲有色。與粉絲分享時事、理財、育兒、生活、感情、健康等,都有自己獨到見解,日常抒發式的散文日記,也讓人有所領悟。不禁讓人好奇,如此敏銳的眼光,究竟如何能這般信手捻來?吳淡如說:「說真的,我並不是每樣都做得很好。人生是兵來將擋的問題,考驗從來沒有斷過,只是盡量成為一個解決問題的人。我喜歡思考與求知,不喜歡總是企圖用微薄的能力,在浮世現象裡面企圖找到一個原則,可以遵循,可以讓自己過得快意一點,同時可以協助迷惘中的人一起過得順暢那最好。」

回答如此謙虛,卻是字字千金,她繼續說:「人生就是不斷地在解決問題,爬過一座又一座山,辛苦的時候表示我們正在上坡。其實不確定自己眼光是否敏銳,不過我企圖往正面看,找到有光的那面。」

《人生實用商學院》的必修課

Podcast頻道命名為《人生實用商學院》,是因為吳淡如認為,活在一個商業世界,每個人的行為或多或少與商業有關。身為資深媒體人,吳淡如坦言終於能夠「做自己」了,她笑著說:「說真的,我很不喜歡為了收聽率或收視率嘩眾取寵的感覺。」

過去的20年,吳淡如曾主持各類型節目,但不是她能夠控制的,正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節目中某個受訪者的人生或是某個觀念,是某位觀眾沒想到的,但透過節目豁然開朗。對我而言,把對人生或者解決經濟問題有用的觀念,清楚而通俗的表達出來非常有趣外,我也在這樣的複習中,真正明白了某些事理,非常有成就感。」

豹紋長外套 H&M CHERISH WASTE;白襯衫、綁帶皮褲 TOD’S

理財,越早越好

經濟財富自由,是吳淡如在「商」領域上,不斷灌輸給女人的重要觀念,對於總有些人把擅於理財當成是「精明壞女人」這點讓她感到十分納悶,吳淡如說:「不懂理財卻又活得很好的人,是受到上天眷顧的吧,不過並不多。」

而對於理財這點,她以過來人的經驗分享道說:「20歲要量入為出,開始學會存股或基金。30歲如果不是家裡經濟狀況好,得開始為自己未來的窩打算,如果35歲沒搶下一房,未來很難用收入趕上房價。40歲要開始為退休後做打算,選擇高股息的股票長期儲存,讓自己的資產變多。50歲的女性多半已經脫離職場,不建議抱著領一筆退休金就可以活下半輩子的想法,不管錢夠不夠用,得去找件自己喜歡的事,同時也盡量有現金流的工作做,不一定要去上班,個人用半輩子培養出來的專長和技能很重要。」

別為自己設天花板
聊及女力,從居里夫人、德瑞莎修女到自己的祖母,都是吳淡如的典範,她進一步對「女力」詞意解釋道:「現在太多人在談這個,反而讓這詞顯得空泛,我認為女性本身就是充滿力量的,除了力量,我認為也應該包含行動力與相信自己的能力。除了要相信自己的能力,也能夠承認自己的無能為力。」

其中的「無能為力」,是自我困境的探問與反思,她說:「女性的困境如果是現實層面的,就只能更積極地去超越與奮鬥。但如果是來自精神層面的,妳就必須了解自己的能力,鼓勵自己,不要為自己設天花板。」那麼,回頭看看過往的自己,也曾遭遇困境嗎?她說:「我以為沒有,但是一直有。總是過了好些年,直到忽然發現自己超越原來的天花板後,才知道自我設限的柵欄也挺多的。」她用不斷學習與思考來作為困境的正解,要看見自設的天花板很難,因此要持續鍛鍊自己看見天花板的「視力」才行。

如果要送給女性一句話,會是什麼呢?吳淡如不假思索地說:「不管環境怎樣,都要做你自己。無論短程或是長程,都要持續奮戰,可以戰敗,但不要投降。同時,別太為難,別過度承擔,時時刻刻照護好你的身心,才是勇敢走下去的秘訣。」

銀色亮面襯衫、同款長褲 H&M STUDIO;尖頭高跟鞋 ROGER VIVI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