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直擊》種下一棵櫻花樹!Grand Seiko「雫石時計工坊」與「穀雨」台灣限量版 | 時尚 | 20231016 | match生活網

時尚

《日本直擊》種下一棵櫻花樹!Grand Seiko「雫石時計工坊」與「穀雨」台灣限量版
鏡週刊     2023/10/16 14:15
這是Grand Seiko為台灣市場製作的限定錶款。此錶以春夏交接的「榖雨」為設計發想,以色彩與紋理模擬出雨水滋潤大地,萬物成長、生機蓬勃的景致。錶殼外型則取材自62GS這枚GS歷史第一枚自動上鍊腕錶的經典殼型,定價約NT$195,000,限量100只。

雖然時序已經入秋,然而看到上圖這郁郁青青的綠色面盤,仍然心曠神怡了起來,彷彿皮膚與衣袖都沾染了濕潤的露水霧氣。這一枚腕錶,正是Grand Seiko為台灣製作的區域限定版,取材自24節氣的「穀雨」,限量100只。

GS以自然為本的製錶美學,被運用在各方各面。不僅僅是我們看到以「穀雨春光曉,山川黛色青」的詩詞來設計出手錶面盤,甚至也拿來做為其「待客之道」。

日前,《鏡錶誌》有幸成為第一個拜訪「GS雫石高級時計工坊」的台灣媒體,見證了「The Nature Of Time」的貴客體驗。其詳情為何?且聽我細細道來。

Grand Seiko Heritage Collection SBGH321。GS自2021年即開始推出以「24節氣」為設計概念的作品,以呼應其The Nature of Time的製錶哲學。而此錶是最新作品,特別為台灣市場製作,以春夏交接的「榖雨」為設計發想。其面盤色彩與紋理,模擬出雨水滋潤大地,萬物成長、生機蓬勃的景致。而錶殼則取材自62GS這枚GS歷史上第一枚自動上鍊腕錶的經典殼型,也很有意義。錶徑40mm,搭載9S85 Hi-Beat 36,000高振頻機芯,限量100只。 功能:時、分、秒指示;日期顯示 機芯:自動上鏈機芯 定價:約NT$195,000。

Grand Seiko Heritage Collection SBGH321。GS自2021年即開始推出以「24節氣」為設計概念的作品,以呼應其The Nature of Time的製錶哲學。而此錶是最新作品,特別為台灣市場製作,以春夏交接的「榖雨」為設計發想。其面盤色彩與紋理,模擬出雨水滋潤大地,萬物成長、生機蓬勃的景致。而錶殼則取材自62GS這枚GS歷史上第一枚自動上鍊腕錶的經典殼型,也很有意義。錶徑40mm,搭載9S85 Hi-Beat 36,000高振頻機芯,限量100只。 功能:時、分、秒指示;日期顯示 機芯:自動上鏈機芯 定價:約NT$195,000。

您種下的那一棵櫻花樹
在名建築師隈研吾設計的「GS雫石時計工坊」建築外的草坪上,有一排才剛種下不久的櫻花樹苗,那是購買「Kodo恆定動力陀飛輪」腕錶的收藏家們,所親手栽種的。

由建築大師隈研吾為GS設計的Grand Seiko Studio Shizukuishi(GS雫石時計工坊),造型與周圍自然環境融為一體,木造結構也完美展現日式美學風格。

由建築大師隈研吾為GS設計的Grand Seiko Studio Shizukuishi(GS雫石時計工坊),造型與周圍自然環境融為一體,木造結構也完美展現日式美學風格。
購買了這一只千萬名錶的客人,會先被邀請前來位於岩手縣盛岡市的這座最新錶廠參觀,然後再於東京銀座和光樓上的私密會所之內,由GS高層親手交錶,其過程之尊貴與奢華,還算可以想像。但想不到的是,竟然還有種下櫻花樹這個安排。一直都知道日本人非常感性,但沒有想到感性至此。

建築大師隈研吾設計的工坊,看起來既輕盈又充滿穿透感,呼應機械錶的結構美學。草坪處的樹苗就是由VIP客人們剛種下不久的櫻花樹苗。

建築大師隈研吾設計的工坊,看起來既輕盈又充滿穿透感,呼應機械錶的結構美學。草坪處的樹苗就是由VIP客人們剛種下不久的櫻花樹苗。
錶廠導覽員說,第一代Kodo陀飛輪總共製作20只,所以這裡將會種下20棵櫻花樹,位置都已經留好了。

他遙望遠方的岩手山說:「讓我們稍微期待一下5年之後吧!」腦子裡已開始想像這裡佈滿粉紅花海的景色。而站在一旁的台灣GS品牌總監,則悄悄地用手機傳出訊息:「某某先生,您種的那一棵櫻花樹,長好快喔!」

位於GS錶廠旁的「WakuWaku森林」,其造景以及設置的昆蟲旅館、雨水過濾池等設計,能維護當地的生態平衡,也提供附近小學校來此見習。在此並可以遠眺岩手山的景色。

位於GS錶廠旁的「WakuWaku森林」,其造景以及設置的昆蟲旅館、雨水過濾池等設計,能維護當地的生態平衡,也提供附近小學校來此見習。在此並可以遠眺岩手山的景色。
GS在這兒種下的不止櫻花,還有白樺。「白樺面盤」是GS最著名的設計之一,為其9SA5機芯錶款創下驚人的銷售成績;而岩手縣最有名的白樺樹林,位於久慈市的平庭高原,雫石這邊並沒有,所以新種下了幾棵。事實上,GS根本就在錶廠旁打造了一座森林,取名為WakuWaku(日文為令人興奮雀躍之意),提供給小學生研究生態,給昆蟲居住,並做為野生動物穿越的獸徑。

而這一切都來自於GS製錶哲學「The Nature Of Time」。其涵意可從兩個方面解釋:一是探索時間的本質,以手錶的機芯結構為時間做精密準確的計算;另一則是從大自然與季節變化獲得啟發,在設計美學上做感性的詮釋。

Grand Seiko雫石時計工坊的大門以日式的木製格柵,展現出沉穩內斂的設計風格。

Grand Seiko雫石時計工坊的大門以日式的木製格柵,展現出沉穩內斂的設計風格。

建築大師隈研吾設計的錶廠建築,以日本杉木與赤松構成,一走進大廳,迎面撲來的木頭香氣,彷彿就是導覽的第一個部分。

建築大師隈研吾設計的錶廠建築,以日本杉木與赤松構成,一走進大廳,迎面撲來的木頭香氣,彷彿就是導覽的第一個部分。
就連GS這座於2020年啟用的全新錶廠,也都傳達同樣的訊息。在造訪之前,我們已看過無數次的照片影片,但都遠遠不及踏入現場感受到的那種悸動。一走進門,日本杉木與赤松的香氣迎面而來,彷彿就是導覽的第一個部分。整座錶廠也與周圍自然環境融為一體,在這個寧靜空間內,製錶師和參觀錶迷都可以真正接觸到「時間的本質」以及其大師級工藝的理念。

被選中進入新錶廠內工作的製錶師,都是經過社內認證制度評鑑的技藝最精湛者,所以也象徵了榮譽與鼓勵。

被選中進入新錶廠內工作的製錶師,都是經過社內認證制度評鑑的技藝最精湛者,所以也象徵了榮譽與鼓勵。

此次到日本GS錶廠參訪,我特別試戴GS SBGH321 台灣限定版到現場拍照,向錶廠內製作出這枚絕美腕錶的製錶師們致敬。

此次到日本GS錶廠參訪,我特別試戴GS SBGH321 台灣限定版到現場拍照,向錶廠內製作出這枚絕美腕錶的製錶師們致敬。

而全新錶廠除了用來組裝新錶款(例如9SA5「和牛」機芯,以及最新發表的9SC5計時機芯),也象徵榮譽與肯定,被選來新廠工作的製錶師們,都是廠內的佼佼者。GS社內有嚴謹的內部認證制度,為製錶師們設立金、銀、銅質獎章,鼓勵他們不斷地磨練其工藝,也獲得在更美麗的環境內工作的機會。

GS製錶師每個人桌上有配有一部顯微鏡,每個人都透過顯微鏡組裝機芯,而不只是放大鏡而已。

GS製錶師每個人桌上有配有一部顯微鏡,每個人都透過顯微鏡組裝機芯,而不只是放大鏡而已。全世界最昂貴的製錶工坊
而用來組裝製作GS機械錶的,還有另一個工坊。其環境也許沒那麼舒服,但非常尊貴而且昂貴,那就是位於銀座和光百貨樓上的Atelier Ginza。

位於東京銀座十字路口的「和光百貨」是SEIKO集團的產業與事業體之一,也可以說是SEIKO的根源地。

位於東京銀座十字路口的「和光百貨」是SEIKO集團的產業與事業體之一,也可以說是SEIKO的根源地。
這裡是全世界最昂貴地段之一,把工坊設在這,做的當然是最複雜最昂貴錶款「Kodo恆定動力陀飛輪」才符合「坪效」。只有三位製錶師被選來這裡工作,包括Kodo機芯設計者川內谷卓磨、組裝大師平賀聰,與女性金牌製錶師工藤幸枝。他們每人都能從無到有,獨立組裝出一枚完整的Kodo錶款。

GS位於東京銀座和光百貨樓上的Atelier Ginza,在世界最昂貴地段頂樓的小隔間內,製作GS最複雜昂貴GS品牌旗下最昂貴與最複雜的Kodo恆定陀飛輪錶款。

GS位於東京銀座和光百貨樓上的Atelier Ginza,在世界最昂貴地段頂樓的小隔間內,製作GS最複雜昂貴GS品牌旗下最昂貴與最複雜的Kodo恆定陀飛輪錶款。
事實上,銀座和光百貨的樓上,我在2019年時就曾經造訪過。這個寬廣的大廳空間,平常都閒置著,只有特殊的大型活動才會使用。例如我上次造訪時,其實是來這裡參加Grand Seiko的女性品牌代言人天海祐希的記者會。當時即感到非常地震驚,在如此昂貴的銀座精華地段,竟然空著一個大宴會廳不用。SEIKO集團的服部家族真不愧是日本著名「老錢」家族之一呀!而如今,他們總算隔出一個小空間加以利用,有了產值。雖然,Atelier Ginza工坊才剛成立不久,其隔間方式稍嫌簡單了一點。但畢竟已起了頭,未來也許會有更詳細的規劃。

Kodo機芯設計組裝師川内谷卓磨(左)與KodoKodo外裝設計師石原悠(右)在Atelier Ginza工作的情形。

Kodo機芯設計組裝師川内谷卓磨(左)與KodoKodo外裝設計師石原悠(右)在Atelier Ginza工作的情形。

在GS Atelier Ginza展出Kodo恆定動力陀飛輪的原型T0機芯。

在GS Atelier Ginza展出Kodo恆定動力陀飛輪的原型T0機芯。
從2012年即開始投入Kodo恆定動力陀飛輪的研發,如今從雫石工坊被調過來東京工作的Kodo機芯設計組裝師川內谷卓磨說:「這裡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地方,我覺得在這個工作室工作,是一件非常特別的事情。因為這裡正是SEIKO的誕生地,對此我感到非常地自豪。」

他說的這段話,讓我忍不住聯想到「江詩丹頓」隱身在日內瓦的小閣樓上,默默地打造出全世界最頂級錶款的「閣樓工匠」。而Grand Seiko如今也做到了,在東京銀座全世界最昂貴的十字路口的小隔間內,向全世界發出聲音:他們已達到製錶世界的最頂級的水準了。

更多鏡週刊報導
【GS小學堂】回應一個持續了16年的盼望
《新錶2023》讓Grand Seiko機械錶復活的關鍵心臟!GS發表9S機芯誕生25週年限量錶
《鐘錶與奇蹟2023》傾注60年功力於一身!Grand Seiko Tentagraph高振頻三日鏈計時碼錶

更多鏡週刊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