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國、張軒睿、宋柏緯:許光漢的男孩們 In Their Psychedelic World | 時尚 | 20231210 | match生活網

時尚

國國、張軒睿、宋柏緯:許光漢的男孩們 In Their Psychedelic World
Vogue     2023/12/10 00:00
在Vogue 12月號許光漢Icon專刊裡,我們特別訪問了一眾許光漢平常一起玩的快樂小夥伴們。這些人選不僅都在娛樂圈佔據重要的一席之地,也從他們的深入訪談裡,更理解許光漢的內心世界。

photographer Triangle Yang, stylist Titi Chen, editor and text Nicole Lee

talent manager Sylvie Yeh

宋柏緯,亮片高領洋裝、長褲 SAINT LAURENT
國國,皮革裝飾羊毛外套、橄欖綠襯衫、羊毛套頭上衣、長褲、皮革長靴 all by HERMÈS
張軒睿,緞面無袖上衣、長褲 SAINT LAURENT;繫帶長靴 GIVENCHY
落日飛車曾國宏,活躍國際的台灣獨立樂王者

演唱會幾乎場場售罄,在Spotify串流平台上落日飛車(Sunset Rollercoaster)每月有近百萬點閱率。他們的音樂在某些群眾的心裡,已經成為了台灣的聲音,而樂團的主唱曾國宏(國國),更是團的靈魂。

國國穿著我們替他搭配的服裝,梳著油頭,恣意展現自己不同於平時表演時的時髦姿態。拍攝當天他有點感冒,看起來有些疲倦,因為強度超高的一年多全球巡演,終於到了尾聲。他的樂團落日飛車,2011年由國國、尊龍、小甘、浩庭和弘禮五人成團,他們的音樂以慢板的浪漫氣氛營造懷舊的動人感,並且用英文演唱,娓娓道來一首首迷人的故事。或許因為這樣,他們的樂迷不只在台灣,而是在全世界,光是他們的名曲〈My Jinji〉在Spotify的點聽次數就超過了9千萬次。

第一個登上科切拉音樂節的台灣團

落日飛車從2022年開啟了幾萬公里外的巡演,飛往歐美展開「夕陽無限好聽」演唱會。從西班牙、葡萄牙、荷蘭、比利時、法國、英國、美國、加拿大,一路到亞洲,超過37國,今年還登上全球規模最大、最知名的科切拉音樂節(Coachella Festival),獻唱中文歌〈我是一隻魚〉。並與NewJeans、張惠妹同場在日本最有名的音樂祭Summer Sonic演出。

國國說:「巡演的量已經大到我不知道要怎麼辦,很多時候會把開關關小一點,不然資訊量大到一個程度,會沒有辦法消化。」即便在這麼高強度的巡演結束後,國國也沒有停下腳步。「我通常演出結束之後,就會重新把敏感度打開、把心打開,用回憶的方式去想這段期間發生了哪些有趣的事,然後再把它轉化成新的創作。」 

新歌已經催生中

國國說,新歌應該會更關於落日飛車,從團本身的角度去切入,甚至是團員在經歷一年多的全世界巡演後造成的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雖然PTSD感覺比較負面,但因為飛車很常喜歡玩一些負面詞彙卻帶有正面意義的歌,或是反之亦然。反正一切都有可能,過去這段時間都會成為靈感的養分。」 

身為浪漫天團,感性的成分一定還會有,但國國也希望在音樂上做些不同的嘗試。「還是會聽到浪漫的元素,但是我覺得編曲上電子味道會稍微重一點,或許會有點像我們之前做的〈愛錯〉。只是我現在做音樂會希望現場聽起來是一樣的,我也還在思考如何將電子音樂的元素在現場完全複製。」

事實上,除了國國正在規劃的落日飛車全新專輯,他們也與韓國獨立樂團會有全新的合作。今年飛車三月底到首爾表演時,因為遇到當地獨立樂團,開始思考是不是可以一起做歌,「當然Demo的部分有透過網路來來回回,但是大部分我們都會飛去韓國錄音,兩個團一起合作。」

國國笑說,雖然巡演結束,但明年的行程已經很變態,除了與韓國樂團的合作、明年春天的演出,還有一張落日飛車自己的新專輯。國國瘋狂的行程不只如此,他今年還成為了亞洲音樂大賞的策展人。

音樂是最好的國際交流

國國說,這次的策展概念為「以樂會友、深度交流」,邀請來自世界各地的好友音樂人,包含台英混血爵士音樂人Kamaal Williams(吳罕)、香港「懷舊少男」Room307、菲裔「臥房鬼才」Michael Seyer以及他欣賞的本地音樂人,為台灣觀眾帶來精彩演出。

「也該是時候為這塊土地的文化環境做出一點貢獻。前幾年因為疫情,很多媒合都停留在網路上。我這次來做策展人,是第一次疫情結束後可以有更多交流。從推廣者、廠牌、音樂節的主辦方到音樂人,大家能夠真的見面聊天,雖然講見面三分情很矯情,但我覺得真的是這樣。」

國國以他過往的經驗分享,本地音樂產業需要成為一種文化,大家一起在這個場景裡茁壯,然後邀請不同國家的夥伴們,一起讓創作環境變得更好。

國國的朋友都是帥哥?

在今年十月底,當許光漢驚喜出現在國國的結婚照片裡,大家也才發現,原來光漢的隱藏好友還有國國。「其實一開始會認識,就是他拍我們〈Vanilla Villa〉MV。他當時演了幾個劇,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誰,後來認識之後才發現,雖然他長得很帥,但也算是一個冷面笑匠。」

後來熟起來的原因是拍完MV後碰上疫情,大家沒辦法出國,許光漢剛好就住在落日飛車工作室附近,一夥人就常常聊天、Hangout。而對於國國而言,光漢又是怎樣的存在呢?「他很沉穩,看得出來是滿深思熟慮的一個人。不過我偶爾還是會想看到他不顧一切冒險的樣子,但可能礙於他的身分,或許比較困難。」

國國與許光漢印象最深刻的回憶,是落日飛車線上音樂節「夕陽小鎮」。「光漢很認真地跟我們練了幾次團還獻唱。雖然我們費用不高,可是我還是有給他。結果在我們公司尾牙的那一天,他就把我給他的費用回包一個紅包。他雖然常常不苟言笑,但真的是暖男,完全可以體會,如果是女生會扛不住。」

國國繼續說:「像他和廣辰很喜歡爬山,會把我揪去,但我都覺得很痛苦,尤其跟他們去過之後更討厭。他們常常覺得那座山強度超低,可是我覺得超高,我感覺他們好像很喜歡看我尬不住,然後在山頂吆喝我的名字,要我加油。」

雖然笑說不願意再跟他們去爬山,但國國希望未來有一天,或許可以跟光漢在音樂上有所合作。「光漢出道很早,但成名是一段時間之後,所以他是真的辛苦過來的。辛苦過的人會非常珍惜機會,然後很照顧團隊,對於自己的想法不會綁在最前面,他們通常會先跟著flow走。所以未來如果有機會在音樂上合作,我也會非常期待。」

電光藍連帽外套 FERRAGAMO

makeup Nash, hair Fran Lin
張軒睿,我不想打安全牌

2016年因飾演《狼王子》一炮而紅,以稚氣的花美男樣貌和自然演技,成為了戲劇新星。總是以佛系態度面對演藝事業的他,現在也開始多了一份積極,在不同角色中找尋新的可能性。

2018年,張軒睿以《我的男孩》入圍金鐘視帝後,一舉證明了自己在表演上的躍進,而後他以《華燈初上》裡的鄰家男孩何予恩一角,獲得廣大關注。不過他不甘心被定型,在今年夯劇《不良執念清除師》裡,雖然只是客串,但將邪氣、反派氣息的角色詮釋得十分到位,被網友盛讚演出了「披著天使外衣的惡魔」。

男男戀的嘗試

在當下熱播的Netflix《此時此刻》〈完美的躲避球比賽〉中,張軒睿又有了新的挑戰。這回他的角色黃少廣和楊銘威飾演的學長葛嘉豪,上演了一段性別越位的男同志戀曲。不只是劇情有趣,這個新奇的組合更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十幾天的短暫拍攝中,張軒睿與楊銘威一拍即合,也充滿著男男間意外的美好化學反應。

「我沒有和男生談過戀愛,所以對我而言,這個角色頗突破,也滿新鮮的。角色少廣內心的變化很有意思,導演也給我們很多空間發揮。」張軒睿說,演這部劇,其實最意外的就是那場貨真價實的躲避球賽。「每個人的心就像躲避球賽一樣,你可以選擇主動出擊或閃躲。導演以這樣的方式來詮釋同性愛心中不安的感覺,我覺得很貼切。」

演得過癮最重要

除了參演《此時此刻》,今年張軒睿被觀眾津津樂道的就是《不良執念清除師》的驚喜客串。喜歡看紀錄片的他,一直以來都喜歡在串流平台上看兇殺紀錄片,這次因為這樣的角色找上門,讓他終於有機會好好發揮。他說:「雖然理解這個角色後會覺得滿不舒服,因為他的人格帶有自戀跟自我中心,會永遠覺得自己是對的,別人跟他想法不一樣就是錯的,但我在劇裡跟主角敬驊有一個激烈的辯證,演得很過癮。」

對張軒睿而言,角色來了就是挑戰,而這種非常規的可能性,就像不按牌理出牌的人生,永遠都是好玩的。「如果有更多不一樣的選擇的話,我都會想要去嘗試,我不會想打安全牌。」就像他之後與邱澤、陳意涵合作的《永生密碼一九七》也是台灣極少有的類型片。故事是帶著穿越感的科幻劇情,既懸疑又燒腦,加上許多動作場面,更是張軒睿從沒嘗試過的片種。他侃侃而談拍戲時的一些趣事,你能感覺到,相較於過往,現在的他對於演藝事業更積極,更知道自己想要什麽。

「我其實覺得做演員好幸福」,張軒睿說:「可以因為這份工作感受到更多,隨著不同的故事、不同的角色性格和背景,體驗到更遼闊的想法,也會更認識自己。像我就不是可以坐在辦公室一整天的人,我有點過動坐不住,演員這個職業讓我能夠一直嘗試不一樣的變化。」

我的男孩成為我的好友

也因為演員這份職業,讓張軒睿、章廣辰和許光漢成為了演藝圈的超級好朋友。這三個大男孩因為拍《我的男孩》而認識,當時拍第一天收工之後,張軒睿生平第一次鼓起勇氣搭訕他們,從那時候,他們就時常一起聊天,一起體驗各式各樣的事情。 

他們總是混在一起,什麼都一起做,之前也會在空閒時間去爬山、踏青。「我印象中滿好笑的一次就是我們玩Just Dance,幾個大男生在電視機前面跳,但是我們都不太會跳舞,我一直打到光漢,他也一直撞到我,後來搞得兩個人又氣又好笑。」對於張軒睿而言,許光漢是個特別的存在:「他很善良,很照顧身邊的所有朋友,也很低調、自律,我覺得他的特質是很珍貴的。」

如果朋友中有誰的戲劇作品要播,他們也會約在一個地方一起觀賞。「我們都會互相鼓勵成長,他們有時候也會扮演嚴師。光漢大我兩歲,像是哥哥,因為我比較幼稚,我是四個人(我、廣辰、光漢、溫貞菱)裡面最不成熟的,最像弟弟,所以他們才叫我大寶。也因為他們,讓我在工作上學習到很多。」

電動宅男轉身演員

曾經說過自己容易緊張,沒有安全感的他,過去最喜歡的就是打電動,常常一打就是沒日沒夜。他也坦言因為社恐、個性懶又宅,很多時候都待在家裡,連食物也是叫外送,但現在的他學習多出去,看見不同的世界,他說:「感覺好像換了新的眼睛,看到的人事物都更深刻,我也更能感受當下,而不是把自己關在家裡。」

「我之前因為打電動浪費太多時間,有一種跟現實世界脫離的感覺,我現在才發現原來時間這麼多,以前真的都浪費掉了。」現在的張軒睿除了工作之外,每天都會好好找時間去咖啡廳看書,偶爾做做運動,感受一天的踏實幸福。

邁入30歲的他,也開始將原本的懵懂迷惘,轉換成工作和生活的挑戰。他說:「既然世界是這樣、生活總是在變化,那就接受吧。我後來才理解到,自己是能夠改變的,要拉自己一把。也要積極爭取,不能總是等機會來臨。」

綠色迷彩外套、淺蘋果綠寬褲 LOUIS VUITTON
繫帶長靴 GIVENCHY

makeup Bella, hair Josh
宋柏緯,影歌雙棲的才華創作人

宋柏緯是演藝圈特殊的存在,在戲劇之外也不斷探索身為音樂創作人的可能性。他最近的作品,無論是電影《環南時候》又或是個人專輯《一天的交界》,都享受著創作者和表演者的雙重樂趣。

今年稍早演出《黑的教育》獲得一致好評,宋柏緯今年又在高雄電影節開幕電影《環南時候》擔任主要角色。這部帶點奇幻感的電影,結合同性和穿越元素。「我演的是保守年代裡的年輕男同性戀,再加上他是乩童,被稱為神明的小孩,更壓抑心中情感自由的發展,所以這個角色有蠻多心理的壓力與衝撞。」

因為演的是乩童,所以在飾演和學習時有很多禁忌,宋柏緯也為此片禁慾、吃素,挑戰他從沒有嘗試過的角色,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宋柏緯覺得劇本很感人,是為了傳達兩代間的隔閡。「我們對上一輩的印象,可能就是家裡的靠山,但我們很難去理解爸爸或上一輩心裡的脆弱。透過電影的穿越,跟爸爸一起長大,我覺得是很有趣也很有意義的事情。」

動人新專輯《一天的交界》

從加入落日飛車的夕陽音樂開始,宋柏緯就開始了正規的音樂創作之路。他2021年發行的第一張專輯,不是華語流行樂,而是非常考驗市場反應、全輯無人聲的BGM專輯《Outline Vol.1》。對宋柏緯而言,這只是完美地反應了他身上濃厚的非主流氣息,而現在,首張演唱專輯《一天的交界》無疑是獻上他對音樂的熱愛。

以澎拜浪漫的鋼琴開場,中段加入電子效果音,同名歌曲〈一天的交界〉聽起來酥麻又迷人,正如同專輯文案--害怕長日將盡,又醒在無法辨別的時刻。對於時常日夜顛倒的創作人而言,大家或許都頗有感觸,而這剛好是宋柏緯個人的完美寫照。

「對我來說《一天的交界》反映了一種正在中間的狀態,好似在一個縫隙之中。可能是白天和晚上,可能是想像或現實,也很像是戲劇裡的角色跟日常生活中的我,或許是因為這樣,我對交界的概念很著迷,才會慢慢發展成這張專輯。」

這樣交界的概念也延伸到宋柏緯在主流和非主流文化間轉換的可能。他在戲劇上有時是主流電影中的主角,但回歸到音樂上,他搖身一變,以時髦的新潮音樂和另類MV影像,分享他在地下文化裡感受到的底蘊和養分。

與光漢的酒精約定

也因為這樣對音樂一往情深而加入落日飛車的音樂廠牌,柏緯也開始跟許光漢變得熟悉,開始一起出去玩。事實上,他在大三拍網拍的時候就認識了許光漢,但那時候只是知道對方,後來比較熟是因為一起拍了落日飛車的〈Vanilla Villa〉。

「我覺得他是一個超級暖男,把自己照顧好之外,把大家也照顧得滿好。然後真的很全面,他在生活的各項技能都能做好,之前在倫敦遇到他的時候,就覺得他適應力很高,感覺無論什麽都難不倒他。」

因為跟共同朋友都玩在一起,柏緯笑說最喜歡跟光漢一起去喝酒,「我覺得他最可愛的地方是,有時候看他臉覺得他應該有六七分醉了,可是他還是很可以導航,就是好像有一個他坐在腦袋裡在操控自己現在的一舉一動,酒品非常好,所以我從來沒有看過他喝醉。」

用音樂創作展露地下文化

因為音樂讓他獲得了很多,所以現在的宋柏緯更想用音樂突破,毫無保留,就連《一天的交界》的封面也不是傳統定義上的美,而是一種前衛的衝擊。過去的宋柏緯無論是在戲劇角色或是出席任何活動,都會有想像中完美的樣子,現在,他可以透過音樂創作,去挑戰或共存一種交界的狀態,「我覺得也算是在對抗一種東西,不是對抗主流的審美,比較像是對抗我想像中的自己。」 

宋柏緯說:「我覺得戲劇和音樂創作真的超不一樣的。在演戲的過程常常有情緒的戲,其實那就是很多自己的部分,但這樣得到的成就感跟在音樂上完全不一樣。音樂上的創作更私密,在做完的時候,真的有體會到你把一件事情說出來,然後有人聽到,他可能是共感或是給上反饋。整體是一種互相給予的過程,也是治癒的狀態。」 

現在的他,雖然也享受集體創作的戲劇,但想將重心更多放在音樂上,「我更喜歡音樂的創作狀態,很像你同時是編劇、導演又是演員。創作,就像是編劇,然後要唱的時候就是演員,做MV的時候又成為導演,以我控制慾有點強的那一部分來說,我是真的很喜歡。想多花一點時間繼續耕耘這一塊,但戲還是會接,不設限任何可能。」 

宋柏緯即將於2023年12月20號於The Wall Live House舉行「一天的交界」發片專場。

藍紫混色外套、黑色連身衣 GIVENCHY

makeup Nash, hair Fran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