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through of the Year 阮經天 用電影角色釋放自我 | 時尚 | 20231230 | match生活網

時尚

Breakthrough of the Year 阮經天 用電影角色釋放自我
GQ雜誌     2023/12/30 12:00
從《命中註定我愛你》《艋舺》再到《周處除三害》,阮經天在各種角色之間游刃有餘,與其說是尋求突破,倒不如是說他總能在其中讓情緒恣意流動,縱然偶有迷失,但始終能藉著表演,找回與角色合而為一的自己。

文─陳怡寧 攝影─周墨 企劃、服裝造型─萬洪昀 藝能關係經理─葉宜欣

「有沒有發現,我現在已經不會一直笑了。」說出這句話的阮經天,語氣坦然平穩,眼神沒有流露出一絲被斷章取義的擔心:「有一段時間我太容易在乎別人對我的看法,看不出來對不對?因為我總是用笑容去掩飾我的不安。」時隔多年沒見,這位當初年僅28歲就擒下金馬影帝的天才演員,如今已不再總是堆滿笑臉、口氣高亢的刻意寒暄,而是隨著歲月的打磨,更加懂得讓思緒貼近內在的脈搏流動。「我以前是一個想太多的人,我很希望被別人理解,但後來我發現,連我自己也不見得了解自己,所以我慢慢就可以理解了別人的不理解。」在外界看來,可能會覺得現在的阮經天變得更從容了,但其實他只是接受了自己,屬於阮經天這個人的好,與不好。

徜徉在文本幻境中  小津安二郎有一本書上面寫著:『人永遠呈現的東西是跟心裡是反面的』,越在乎的東西,就得裝作越不在乎,越難過的時候,就得笑得越厲害,更多時候我覺得是這個樣子。」愛上大量閱讀,也是阮經天更認識自己的方式之一,他恣意徜徉在各類文本之間的幻想之海內,享受自行詮釋箇中含意的自由:「我喜歡有想像力的東西,文字、影片都是,這個過程它可以很自我一點,你的想像不用去符合別人的期待,小時候常常想迎合這個嘈雜的世界,但後來發現這樣挺累的,不如抽出時間跟自己相處。」

當然,演戲也是一種他用來逃離的方式。

「我其實好像不是逃進去……但也許你也可以這樣說,我認為進到一個劇本、進到一個角色裡面,是一件極度具有安全感的事情,在那個時候,無論各式各樣的情緒,都可以得到抒發,甚至可以去享受那種壓抑的感覺。」

《周處除三害》是阮經天睽違多年重新回歸台灣影壇的作品,上映後不只票房叫好叫座,多數人更對於他在劇中精湛的演出給予極大的肯定,不久前,知名電影人李烈在網路上分享了與阮經天之間的互動幕後,也意外揭露了《周處除三害》的選角故事,兩人之間亦師亦友的難得情誼,引發不少迴響:「我當初一看到劇本的時候,我越看越入迷,覺得很多事情怎麼這麼巧合?那個巧合的原因在於我能夠理解那個角色,能夠理解陳桂林這個人。」

Gucci丹寧外套
演戲,是唯一能說話的機會

透過陳桂林的口,那些十年來說不出口的話,都可以藉由這個角色,毫無違和地釋放出來:「我想把這個角色做好,因為某些程度上,我覺得這是我大概唯一能說話的機會。譬如說你過得有多不好、你有多失落、你有多難受,這些事情用嘴巴講顯得很矯情,但是角色可以,角色可以幫故事說說話、幫這個時代說說話, 或者是幫你記錄最當下的狀態。」

每一個專業演員都有自己的一套進入角色的方式,阮經天的獨門秘訣又是什麼呢?「我自己的方法一直都是比較潛移默化一點,我需要靠時間。從剛開始認識到這個角色的聲音,然後慢慢的,做著那個角色的事情,因為我覺得人的大腦其實滿厲害的,常常都會告訴自己一些事情,然後讓自己真實的相信這些東西。」聽起來,有點像是……催眠?「導演他那時候問我,你現在生活過得怎麼樣?我說,前幾年有一些迷惘、一些憤怒,或是讓自己不是很舒服的一些狀態。然後他接著說,不好意思,想要請你回到那個很憤怒、很被遺棄的狀態。」

除了透過共感進入角色狀態,阮經天還用了一個土法煉鋼的方式,開拍前一個月,天天都穿著劇中陳桂林的衣服,無論天氣如何,都沒有換下來。「隨著衣服穿著穿著,你也習慣鏡子中自己的模樣,慢慢你會變成一個那樣形式的一個人。」

殺青後,阮經天才跟導演自首,坦言拍戲拍到一半,可能是太累了腦子一片空白,有一度竟然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越來越陌生,忘記自己為什麼要穿這樣?甚至忘記自己為什麼是陳桂林?像是失去了對這個角色的想像力,沒想到導演竟然認為,那段就是他演得最好的一段:「我事後再回頭看,才驚覺自身的感覺跟角色當時的狀態其實是重疊在一起的。有點奇妙吧?」

用角色覓得安身之處

阮經天說自己最大的缺點,是容易想太多、太在乎別人的看法,但這些敏感,都源自於他的感情豐沛:「其實,我常常無數次都想要離開這個行業,有時候是覺得達不到自己心中所預期的東西,但是睡一覺起來,心情又變了,又忽然對未來充滿希望。有時候會被困擾的也是情感豐沛,可是會讓我心情很愉悅的也是情感豐沛。」 雖然他時常在自我懷疑與鼓勵自己之間拉扯,然而身為一位演員,這樣的個性特質,或許就是他得以在各種不同角色之間游刃有餘的秘密武器吧。「我小時候拍戲很喜歡追求一個東西,那就是『起雞皮疙瘩』。其實每一個角色,他都是我。雖然題材不一樣,人物的設定不一樣,但是在很多的當下,都是自己人生觀念的一個詮釋。」「前兩天我跟導演聊天,他問我記不記得當下發生的事情?我坦白說,其實拍戲的當下很多時候是茫然的。對於當下發生的事情挺模糊的,我甚至不記得在鏡頭以外發生了些什麼事情,好像在那個時候,那時候我活的世界是陳桂林的世界,是《周處除三害》提供給我的一個安身之處。」

風衣外套;半開襟衫;丹寧褲;靴子,都是Gucci
成熟之道:及時悔悟與糾正

其實,阮經天的安身之處,除了角色裡,又何嘗不是在這些他重視的人的笑容裡,與家人感情緊密的他,不時在社群上分享與媽媽、弟弟出遊的合照,與爸爸之間像朋友般互開玩笑的訊息往來,更是讓他在攝影棚內笑彎了眼:「我每次看到我弟深深為我演的角色著迷,就很有成就感,因為他不是每部戲都這樣,還有我媽媽發自內心的開心,我也很滿足。有一次我們在劇組,那天是我們終於完成了一場大家都很在意的戲,然後有工作人員跟我說,烈姐在偷偷擦眼淚,哇,我那天超有成就感!」

很多人說阮經天變成熟了,但他自己會如何評論成熟這件事呢?他的答案,不是我們所想的內在成長,也不是心態如何轉變,而是更實際的:「我做錯事,一定會立即去修正。」在他眼中,成熟不代表就會減少犯錯,但他不會再像以往那樣拘泥於面子或情緒,而錯失了彌補的機會。

如果要選出阮經天人生裡最重要的三段時光,他第一個想到的,是小時候在眷村裡無憂無慮玩耍的日子:「那構成了我一部分的本質。」其次,便是第47屆金馬獎,但他也坦言,得獎後反而帶給他更多的自卑感:「那是我從未預料過的事情,我從未想過在這個看似只是混口飯吃的行業裡,能夠獲得眾人的認可,我明白自己與眾不同,但卻還未做好迎接那份不同。」第三件改變他人生最重要的事情,莫過於最愛的爺爺離世:「在我看來,人生的三大時刻是關於珍惜所擁有的,害怕失去的時刻;尤其害怕那一刻光芒的消失,直到現在。」

成長並非一個瞬間,它是由無數片刻、體驗和學習所組成的脈絡,是時間在我們身上留下的痕跡,但對阮經天而言,爺爺的離開,就是這片脈絡的初始:「有一天我和媽媽回家整理家裡的時候,才發現,爺爺抽屜裡面都是我的剪報,無論我是好是壞,任何大大小小的報紙都都被他小心翼翼收藏起來,在那個當下你覺得,你失去了你唯一的避風港。我覺得那個長大不是瞬間,是突然覺得自己應該要長大了。」

想做一個更好的人

現階段的阮經天,重返台灣大銀幕,重回了金馬獎舞台,更重新找回了自己對演戲的初衷,問到現在的他,對下一個階段有何想像?他說,他只想做一個更好的人,一個讓他在乎的人都感到快樂幸福的人。41歲的他,不再用笑容做為保護色,而是將注意力轉向值得花費心力的人事物,並且更懂得與生命裡的缺陷共處:「以前會很慌張覺得自己怎麼跟他們不一樣?現在慢慢也沒有那麼想掩飾了,反正每個人的樣子都不太一樣,對吧?」坦誠面對了自己真正的模樣,不再過於苛刻的隱藏自己,期許未來的此刻,他依舊像沉澱多年的琥珀般,散發內斂卻耀眼的光。 

我以前是一個想太多的人,我很希望被別人理解,但後來我發現,連我自己也不見得了解自己,所以我慢慢就可以理解了別人的不理解。

以前會很慌張覺得自己怎麼跟他們不一樣?現在慢慢也沒有那麼想掩飾了,反正每個人的樣子都不太一樣,對吧?

我認為進到一個劇本、進到一個角色裡面,是一件極度具有安全感的事情,在那個時候,無論各式各樣的情緒,都可以得到抒發,甚至可以去享受那種壓抑的感覺。

短袖西上裝;長袖襯衫;丹寧褲;黑色皮鞋;戒指,都是Gucci。